【况味如歌】李聪慧|秋叶之语

诗人简介:
李聪慧,网名水墨蝶衣,女,陕西省西安市蓝田县人,出生于70年代,作品散见于《中国诗赋》《榆林诗词》,《陕西诗词》及四川,浙江,内蒙,黑龙江等省市诗词刊物。
秋叶之语
题 枫
霜过寒枝瘦,枫红寂寞林。
丹流青女袖,霞染素娥襟。
雨洗胭脂浅,露凝绯色深。
多情应念我,借尔寄痴心。

以一首《题枫》来引出这即将飘落的秋叶之语……
如同流沙的日子,不经意间在指缝间悄然泻落。如同这突如其来的的秋天。

今年的秋,似乎来得太快,太急。在猝不及防的盛夏里,一场接一场的雨水浇灭了如火骄阳,如注浇灌的青葱枝头,日夜啜泣,点滴霖霪。潮湿的空气使每一粒尘埃都漂浮不起,静静服帖于泥土,安然沉寂于角落。也使每一个角落都忧郁成疾,滋生出点点霉苔。秋,就这样让雨水,沿着盛夏被强牵而来……

来不及收起的短袖长裙,就被失宠的搁置一边,失落冷清地瑟缩一角。伸手触摸的瞬间,这些飘逸的衣衫,竟凉透了纤纤指尖。忙碌的日子,总是转瞬即逝。来不及回头一瞥,昔日的如钩残月已丰满地泛出清幽的冷辉。

总以为,还有些时日的树梢深绿,却已逐渐斑驳泛黄,随风飘落!在匆忙奔走的脚步里,不知不觉间,已踏入了雾霭沉沉,重露薄霜的暮秋深处了。几许惆怅,几多伤感顷刻注满心怀!

每每在晨曦的浅梦中,听着窗外街道上扫帚沙沙的划落,心,便会被刻画出些莫名的惆怅和丝丝隐痛,不禁发出;不知几许落尘埃的轻叹!这一丝惆怅,落进心底,化作一怀莫名的悲哀。

花开花落,枝繁叶疏,季节在无声地自然中轮转,替换着。秋天,是诗意的,亦是忧伤的。愁,心之秋也。诸如“人烟寒桔橘,秋色老梧桐。”“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古人留下诸多的诗句,是何等的悲凉。就这样的悲凉,却是我喜爱的季节,喜欢秋雨滴答梧桐的凄清,喜欢秋叶飘然而落的凄美。喜欢秋水妩媚的清凌。喜欢秋月皎洁的冷幽。也许,在我的骨子里,就是如此的悲凉萧瑟。

行走在深秋的林间小径上,倾听落叶的婆娑低语,那些别离枝头的凋零,在飘落的瞬间,定也会是刻骨铭心般切肤之痛。在我们眼里看到地,只是它已蜡封的心头创口。在经过初春至夏日的烂漫成长,到了暮秋时节,对生命,已经趋于平淡坦然,已可以安然地面对自然赋予地一切。又或许,面对西风的无情摧残,无奈、却又不得不甘愿悄然坠地,落入尘埃,这、可是她最终的归宿?或许是爱,才使叶子充满了别离的勇气。也许是爱,才那么潇洒的飘飞,翩然蝴蝶的飞舞后,那样静美,那么稳妥地安卧于树的脚下,心甘的化作春泥来回报。这一坠地的刹那之美,足以穷尽了我的笔墨词汇,却慷慨毫无保留地丰满了丹青之韵。

人生,不也如此么?在转瞬即逝的生命里,由不谙世事的天马行空,到风雨洗礼过后,逐渐趋于平淡安稳的中年人生。虽说也是多事之秋,却也能够从容坦然地面对自然地赋予。无论风霜雨雪,秋风飒爽。生命,也必将有一天浓绿后转黄,那么飘飘洒洒地落地,不知葬身于哪一角落!秋,浸润着的是从远古的时空隧道里传来的凄色忧伤。

秋风起了,萧瑟地和着这个凄凉感伤的话题。也许,我对秋的理解过于冷清凄楚。可就是偏偏眷恋这冷清怅然的枯黄,喜欢这水岸摇曳的蒹葭飞雪,喜欢清秋的安静,和飘落的无悔抉择。在我的眼里,秋天的落寞沉寂,正是心如秋水明艳静,心若秋叶安若然。
本篇插图源于网络若有侵权敬请告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