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观沧海》与《沁园春·长沙》的相似之处

浅谈《观沧海》与《沁园春·长沙》的相似之处摘要:
《观沧海》与《沁园春·长沙》(上阙)的开篇相似,两位诗人都是心怀雄心壮志,在秋天登高观看江河壮景;写法相似,用“观”“看”统领下文,情感在景象的不断铺垫后畅然抒发;题材相似,都属于颂秋之作,只可惜前者结尾平平,而后者更胜一筹。
关键词:
观沧海;沁园春·长沙;比较阅读
近日在上《观沧海》,与学生共同总结出“观”字具有统领全篇的作用时,突然想到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中的“看”字也有相似的作用,进而马上又联想到两首诗词的开头何其相似,又都是颂秋之作,两首诗词之间存在哪些共同点呢?带着这个问题,开始了如下探索……
一、开篇:都是诗人登台亮相
细读《观沧海》与《沁园春·长沙》的开篇,会发现有太多共同点:两首诗词都写于秋天时节,两位诗人都登上了一处制高点(曹操登上碣石山,毛泽东立在橘子洲头),以同一姿态观看同是江海一类的壮丽景色。
就连登高远望的心情,恐怕也是相似的。
曹操当时挥师北上远征乌桓,打算肃清袁绍残余势力。五月誓师北伐,扫清北方群雄,七月出卢龙赛,解决了日后南下统一全国的后顾之忧。此时的曹操意气风发,特意登上当年秦皇、汉武也曾登过的碣石山,其壮志豪情可见一斑。
而毛泽东写《沁园春·长沙》那年,革命形势不断高涨,群众运动风起云涌,毛泽东直接领导农民运动,意气风发,心情很是舒畅,他重游橘子洲,面对气势恢宏的湘江秋景,虽也曾发出怅问,但更多的则是豪迈气概,是雄心壮志。
总之,两首诗词的开篇都点明了时间、地点、人物,看似平淡,实则不然。诗人面对滔滔江河,澹澹沧海,他们的心中充满豪情,即将喷薄而出,特别是“临”“独”二字,塑造出了登高远望的诗人形象,富有画面感。接下来,他们又用同样的写法来写所见的景象。
二、炼字:都用一字统领下文
如本文开头所提,《观沧海》用“观”字统领全诗,突出了诗人的开阔视角和广阔胸怀,由此也可看出开篇还有总起全诗的作用。曹操先是看到沧海景象,这些景象动静相宜,既有汹涌荡漾的海水、风吹草木的悲凉声、不断翻腾的巨浪,还有高高耸立的山岛、遍地生长的草木、长势繁茂的百草。
这些景象从宏观到微观,无不体现出壮美。先是远观沧海,看见突兀耸立的山岛点缀在平阔荡漾的海上,更见其壮阔。再是近看山岛,虽然已是草木凋零的时节,岛上却“树木丛生,百草丰茂”,俨然一派生机盎然的样子。又细看水波,只见萧瑟的中的海面竟风涌云起,波浪滔天,丝毫没有半丝悲秋的景象。
曹操再是看到日月星辰的景象,这些景象虚实结合,显得雄奇壮丽。太阳和月亮的运行,好像是从浩瀚的沧海中发出的,银河星光灿烂,好像是从浩淼的海洋中产生似的。诗人写的虽是日月星辰之景,实为抒发心中万丈豪情。此时气吞宇宙不再只是沧海的气势,而是诗人的气势,正因为有了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和昂扬奋发的乐观气度,诗人才有了如此宏伟的想象和气概。
前面的动静结合的种种景象正是为了这一刻的情感喷发做铺垫,诗人的情感是由弱到强,由散到合的,由平静逐渐高昂,是逐步积蓄累进的。同样的,在《沁园春·长沙》中,词人铺垫如此之多的“自由之景”,也是为了后文总结句的情感抒发。
如果把“看”字去掉进行朗读会发现气势不及带有“看”字的效果,那是因为没有“看”字我们会感觉“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这六幅画面是单独地存在的,没有全景的效果;而有了“看”字统领后面的七个句子,我们就会感觉是一口气看遍六幅美景,这些美景一下子尽收眼底,从而充分感受到湘江秋景图的美轮美奂和壮阔气势。
更值得赏味的是,六幅美景都带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遍”“尽”“透”“争”和“万”“层”“漫”“百”写尽了万物的自由之态——只有一座山红了是没有多少气势的,要千万座山红个遍才有气势;同样的,层层树林都要一丝不剩地染尽,满江的水要蓝就蓝个透底,成百上千的大船要在江上繁忙地穿梭,这样才能体现出“万类霜天竞自由”,也就是万物都在秋色中自由地生活。
同样的,“击”字写出了矫健有力的老鹰在辽阔的天空里自由地飞翔,“翔”字用拟物的写法把鱼在水里游泳写得像鸟在空中飞翔一样,而且是在浅水里游,让我们感觉它随时要跃出水面,飞到天上一样,都体现了鹰和鱼自由的姿态。
同样需要关注的还有“竞”字,它有“竞相”和“争相”两个意思,但显然词中的万物既不是共享自由的关系也不是彼此争斗的关系,而是万物觉得自己自由还不够,它们还要比较谁比谁更自由,就好像许多大船在江面上自由穿梭还不够,它们还要比一比谁走得快,这又进一步加深了我们对“自由”二字的理解。
和《观沧海》一样,《沁园春·长沙》也采用虚实结合的写法,“自由六景”都是经过作者眼中筛选过的,都是作者心胸的投射,都染上了作者情感的色彩,词人的内心充满豪情,想大展宏图,因此他看到的一切景象都是自由奔放的;另外,由于点面的对比,当个人的情感被放置在广阔的空间背景下时就会显得愈发的强烈,所以词人把景象的背景写得越广阔,他所传达给读者的自由乐观的感情就越浓烈。
综上,我们同样可以看到毛泽东以“看”字为统领,围绕“自由”二字,有展有收,有具体意象有总体特征,意脉由平到浓,由个体到聚合,不断积蓄,最终传达出内心的壮志豪情。
三、题材:都是经典颂秋名篇
两首诗词虽都写于秋天,且曹操还强调“秋风萧瑟”,毛泽东强调“寒秋”,却丝毫没有传统的悲秋情结。
在《观沧海》中,诗人所展现的景象几乎都带有壮丽的特点。海水是宽阔浩荡的,山岛是高高挺立的,树木和百草是无处不在,生机勃勃的,画面宏阔,活力无限。即使写到草木在秋风的吹动下发出悲凉的声音,紧接着一句却又写到海中翻腾着巨大的波浪,很明显前一句是为后一句做铺垫,而且也在后一句的衬托下变悲凉为悲壮,变哀情为壮情。更不用说“日月”“星汉”句所体现的雄心壮志和乐观气度。
在《沁园春·长沙》上阙中,即使词人在开篇特意点明秋是“寒”的,可接下来的描写却写到了红遍的万山,尽染的层林,碧透的满江,丝毫感受不到“寒”的气息。即使词中出现了“霜天”,即寒冷的冬天,但它又用“竞自由”来修饰,可见这一片天空不但不寒,反而气势万千,奇伟磅礴。
若说遗憾之处,可能《观沧海》的豪迈情感一以贯之,没有变动,而《沁园春·长沙》的情感,不管在诗词内部线索还是外部句法标志,都发生了一定的变动。
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孙绍振教授认为,诗歌之精彩在于情感的瞬间转变。在《沁园春·长沙》中,继“万类霜天竞自由”抒发壮志豪情后,毛泽东瞬即发出“怅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此时作者心中有了暂时的失意。词人看到了自然界的一切生命,都各自拥有生存发展的广阔空间和自由意志,可是同样生存在这里面的人类却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却要彼此恶争不断,杀戮不断,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当然这种失意只是暂时的,因为后文词人又自问自答,通过对往昔生活的回忆,展现了自己雄姿英发的战斗风貌和豪迈气概。
在这里词人的情感是有变动的,而且以疑问句作为变动的显性标志,更加突出其情感,而《观沧海》却只是以一句诗歌合成时所加的套语结束,不可谓不可惜。
作者简介:
刘锦华,硕士,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现任教于浙江省杭州市下沙中学,在《中华读书报》《语文教学与研究》《中学语文》《班主任之友》《中小学班主任》《语文教学研究》上发文数篇,并指导学生在《中学生天地》《七彩语文·初中》《少年学报》上发表习作数篇。
声明: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公号立场无关。配图源自网络,版权归著作权人所有,如有侵犯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图片。
敬请您关注公众号”安东之子”,"安东之子"是《中国教师报》《语言文字报·语文周刊》《作文合唱团》《语文报》《鲜素材》《学语文报》《课堂内外·创新作文》《读写天下》《现代写作》《作文与考试》《学习报》《学习周报》《中学生阅读》《新锐作文》《三悦文摘》《佳作》等报刊的采稿基地,其中原创的教研论文为中文核心期刊《中学语文教学参考》《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用稿来源地!敬请您转发,欢迎您关注,更欢迎大家赐稿!真诚地感谢您,祝您工作顺利,阖家幸福安康!(赐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