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漫谈》2019年09月03日

克宫:普京9月5日将与马来西亚、蒙古、日本和印度领导人进行工作早餐
【莫斯科消息】据相关媒体8月30日报道,俄罗斯总统助理乌沙科夫向记者表示,普京9月5日将与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印度总理莫迪以及蒙古总统巴特图勒嘎进行工作早餐。
日本非洲峰会暗指“中国债务”,首次纳入安倍印太构想
【东京消息】据媒体报道,日方主导的第七届非洲开发会议(TICAD)于8月30日在横滨落幕。该系列会议成果文件首提“自由开放印太倡议”,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后也对非洲国家“债务危机”表示忧虑。这两项举动被外媒视为在对中国“含沙射影”。
克宫:普京与安倍将在东方经济论坛期间讨论双边合作与和平条约
【莫斯科消息】据相关媒体8月30日报道,俄罗斯总统助理乌沙科夫表示,俄罗斯总统普京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将在东方经济论坛期间讨论俄日双边合作与和平条约。
【小编】这几天在中国周边有两场大型国际会议正在举行,一场是在俄罗斯远东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的东方经济论坛,另一场是在日本举行的第七届非洲开发会议。
本来这两场会议不应该引起我们的过多关注,但小编发现,在美国独力难支的情况下,在欧盟相关国家在东北亚方向就所谓朝鲜问题、南海问题、香港问题等冲着中国“补刀”后,从这两场集中于东北亚方向的、一方由日本主导,一方由俄罗斯主导的两场国际会议,似乎总有一点“变了味道”的感觉。
●前所未有“有形化”的大欧罗巴计划
【时事漫谈】在讨论今天的问题之前,我们不妨回顾一段法国总统马克龙8月26日发表的一番言论,即:
马克龙对多国外交官们表示:“我们正在经历西方霸权的终结。”上周末,他在法国大西洋沿岸的比亚里茨市主持了七国集团(G7)会议。他将中国和俄罗斯的崛起称为世界格局发生转变的现象。
另外,马克龙公开表示:“我们如果把俄罗斯推向孤立,加剧紧张局势,或使其与其他大国比如中国结盟,对我们没有好处。”他还呼吁西方对与莫斯科的关系进行“反思”,否则欧洲将被困在“美国和俄罗斯战略斗争的舞台”之上。
通过上面这段话的内容,我们不难看出的是,在欧洲方面似乎“一夜之间突然认识到”俄罗斯对其的重要性之后,在西方整体的威逼利诱之下;俄罗斯与伊朗在大欧罗巴计划之新中东多边安全框架加入的程度、似乎正在不断加深,这种加深,经过上面的变化,已经让大欧罗巴计划前所未有的“有形化”了。
●西方此时于东北亚方向、开始有意刻意强化俄话语权的真实目的
在这种情况下,当美国一方在东北亚问题上表现的越来越吃力的情况下,欧盟终于开始在东北亚等方向,基于欧美高度合流的基础,开始悍然、公开地站台美国,对中国“补刀”。而在这一过程中,西方利用俄罗斯错误至今的全球战略、不切实际的大国沙文心态、甚至帝国心态,在大欧罗巴计划的加持下,开始“有意”去刻意强化俄罗斯在东北亚、尤其是朝鲜问题上的话语权。
大家都知道,之前在东方时事解读的评估中,俄罗斯在东北亚方向或朝鲜问题上是否能够“有所作为”,关键看国际社会是否愿意让其“有所作为”。如果我们在这个层面上看前文中我们提到的所谓西方开始“有意”去刻意强化俄罗斯在东北亚、尤其是朝鲜问题上的话语权,其不仅符合俄罗斯目前那份错误至今的、不切实际的全球战略、帝国心态,同时也是大欧罗巴框架对始终放不下帝国心态的俄罗斯、开始提供某种“实质性支撑”的具体表现。
换言之,正是因为俄罗斯没有排除加入大欧罗巴计划,或甚至在内心深像法国总统马克龙说的那样开始盘算“回归欧洲”,这才使得俄罗斯在本来“没什么戏份”的东北亚方向、朝鲜问题上,有可能、甚至已经准备借助欧盟针对中国补刀的机会,在东北亚问题上再度“上镜”一把。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次西方开始“有意”去刻意强化俄罗斯在东北亚、尤其是朝鲜问题上的话语权的做法,在东方时事解读的观察与评估中,虽是欧洲方面直接出头以策应,但却明显得到了美国方面的默许。
●西方俄罗斯之间似乎突然找到了某种战略与战术的默契
换言之,某种意义上讲,俄罗斯出于及其复杂的战略心理,与处理中亚、南亚问题类似,于东北亚方向与西方之间,做出一种战略协调的趋势或姿态。至少在抵消、削弱中国在东北亚方向、尤其是朝鲜问题上的影响力方面,通过全方向施展“胡萝卜加大棒”对俄罗斯进行威逼利诱的西方,与承压与引诱之下的俄罗斯、似乎突然找到了某种战略与战术的默契。
事实上,近期一段时间,欧盟在东北亚方向,在朝鲜问题上,在南海问题上异常活跃,上蹿下跳。
●国小妖风大,浅池王八多
联合国安理会在8月27日的会议上围绕朝鲜24日发射2枚估计为短程弹道导弹的飞行物一事展开闭门讨论。
在讨论过程中,美国并没有加入所谓“请求国”的行列,而中俄则对朝鲜进行了辩护。于是,请求安理会进行讨论的英、法、德三国在会后发表联合声明,断定朝鲜实施了“一系列弹道导弹发射”,谴责称“这是违反安理会决议屡次三番的挑衅行为”。
早在8月6日称,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在访问越南首都河内时表示,南海的军事化威胁着争议区域的和平环境,欧盟对此情况表示担忧。
对此,中国外交部则给与严厉回驳:“…当前南海形势总体稳定。中国和东盟国家在全面有效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框架下,积极推动海上务实合作和“南海行为准则”磋商,有效维护南海和平稳定。同时,中国同南海有关当事国保持对话协商,积极管控有关争议。国际社会对这些事实有目共睹。”
不难看出的是,以上东北亚方向、南海方向出现的种种乱象,显然都出现在欧盟介入东北亚、南海问题替美国“补刀”之后。这也是之前东方时事解读反复提请大家欧盟在所谓与印度就共同监控印度洋达成所谓合作协议之后,高度警惕其可能介入东北亚方向的主要原因。显然,其带来的这股充满负能量的“妖风”的影响力是不应该被忽视的。
值得强调的是,欧盟“补刀”带来的影响力是实质性的,绝非动动嘴皮子。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中国要正视这股压力。
如果我们从这个层面再去观察俄罗斯总统普京9月5日将与马来西亚、蒙古、日本和印度领导人进行工作早餐、这对“其南亚政策”早已经被导出所谓安全区的俄罗斯而方,也就是一种逻辑发展的必然了。
显然,这种趋势或姿态对于中俄战略互信而言是一种损失。而如果我们将中俄战略互信问题延伸到南亚问题的话,当然也可以将其看做是,俄罗斯之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继续朝向不利于中国的方向再次滑动的一种具体表现。显然,在欧盟已经跳出对中国悍然“补刀”且又同时高喊“俄罗斯对欧洲不可或缺”的最新背景下,这种滑动、尤其值得我们高度警惕。
日本再次于最后一次战略投机的问题上表现出军事安全层面紧靠西方的一面
如果我们沿着这个思路去思考问题,目前正处于最后一次战略投机之中的日本,显然除了我们经常说到的,在经济层面越来越依赖中国、靠向中国的同时,在欧盟跳出来为美国“补刀”之后,尤其在西方开始“有意”去刻意强调俄罗斯在东北亚、朝鲜问题上的话语权之后,也类似于中亚方向的阿富汗,东北亚上空显然弥漫着一股削弱、抵制、打压中国之东北亚影响力的氛围。
显然,作为西太安全框架锚点也好,作为美日军事同盟重要成员的也罢,基于最后一次战略投机,在军事安全层面紧靠西方,并以此为条件、筹码对中国讨价还价的日本而言,这种氛围令日本“闻起来”是“真香”的。
这恐怕是日本在所谓日本主持的日本非洲峰会上对中国非洲政策横加指责、指桑骂槐、满嘴都是西方爱听的腔调的主要原因之一。
●俄罗斯的南亚政策或继续向不利于中国的方向滑动
显然由于欧盟介入东北亚、南海问题,在美国力不能及的情况下对中国、朝鲜补刀后,原本与南亚方向,中美在传统军事与安全层面呈现出的这种“奇怪的对峙”正在因为欧盟的介入而慢慢向“对峙状态解除”、且不利于中国的方向滑动。
可以说,从某种意义上说,欧盟“补刀”的影响力,通过大欧罗巴计划的夹持,尤其是通过越来越深入该计划的俄罗斯的“杠杆作用”而得到了一定的强化和放大。
而从俄罗斯总统普京与马来西亚、蒙古、日本和印度领导人进行的所谓工作早餐会不难看出,从南亚、东南亚、东北亚所有和中国“有过节”的国家都被西方借用俄罗斯调动起来,大有从另一层面、也就是从中国周边、去继续展开“天下围攻中国”之意。
●“再谈”西方至今始终不敢将欧盟投入到经济、特别是金融对抗中国的序列中来
不过,东方时事解读想要强调的是,真正想实现“天下围攻中国”是要有一个前提条件的,那就是西方要最终完成金融防火墙的全面构建,从而最终完成实质性消化俄罗斯本身的进程。
而对于国际社会而言,在这个前提条件所衍生出的种种问题上,俄罗斯的这份帝国心态,西方可以利用之,国际社会同样可以利用之,正所谓:寇可往、吾亦可往!
显然,正是出于以上的这个棘手的核心问题未能解决的严峻现实,对于西方资本而言,其显然在投入欧盟对抗中国的过程中,仍表现出没有底气、没有决心的一面,而这一点则集中表现在欧盟也仅仅是在传统安全层面跳出来、通过“补刀”的方式战略策应力所不及的美国,仅此而已。而将欧盟全面实质性投入经济、特别与金融层面,与美国一道对抗中国的选项,也就是与中国打全面的贸易战争、甚至金融战争的层面,西方最终还是表现得“权衡再三、轻轻放下”!
在东方时事解读的观察与评估中,在这种情况下,虽然由于欧盟的介入,南亚之“奇怪对峙”的状态有所化解,并再次开始向不利于中国的方向滑动,但这种局面、至少在程度上,仍然在中国的预料与评估的“可控范围”之中。
所谓“可控”的意思就是,西方仍然不敢将棋一步走到“不可逆地导向”全面摊牌的地步。而对于中国而言,只要西方没有决心在中国不可能让步的核心问题上彻底摊牌,比如制造台独(局部)重大事件、或在香港制造大规模流血事件并造成大量人员伤亡令特区政府彻底失去对局面的控制,则中国同样可以在做好自己继续为最后摊牌做充分准备的前提下、也不急于立刻将局势向最后摊牌的方向快速推动。
●基于传统层面与非传统层面内在联系的南亚对峙与半渡而击的细节就是…
需要强调的是,目前我们可以将中国与西方之间在南亚的这种对峙分为传统安全层面(政治特别是军事层面)和非传统安全层面(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两个维度。而目前的状态时,传统军事安全层面的对峙状态开始慢慢被打破,继续向不利于中国的方向滑动,但尚未达到南亚破局的程度;而非传统安全的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也因此而进一步接近形成新的所谓“对峙状态”,显然,从欧盟只是在传统安全层面跳出的情况来看,从害怕从而无意在经济特别是金融上进一步激化与中国矛盾的整个西方的角度来看,这种“非传统安全层面”的同步移动,却又是一种“不利于西方的方向”的移动。
而在东方时事解读的评估中,随着局势的进一步演化,如果西方没有足够的能力或资源继续维系其日益衰落、仅存的金融相对霸权、且没有后续的能力或资源、以实质性阻碍中国攻击性金融布局的进一步展开或提速“进一步展开”之进程的话,则西方要面对的一个残酷局面恐怕就是:在南亚方向基于传统安全层面逐渐走出对峙状态、且滑向不利于中国的南亚破局局面、甚至出现南亚破局局面的过程中,南亚方向基于非传统安全层面的下一步状态,或将最终进入所谓类似于之前传统安全层面的那种“奇怪的对峙状态”。
显然,随着时间的流逝,事态的进一步发展,聚焦于南亚问题的国际形势的具体演化,其实是在两个维度上同时展开的并改变的,即:是在传统安全维度与非传统安全维度之间同时展开的,其展开的结果,也意味着这两个维度的形势状态必然会是“同步且动态改变”的。
如果我们继续进一步解释这个微妙的动态变化,那就是,一旦在南亚问题的传统安全层面走出对峙状态从而继续滑向不利于中国程度达到一个临界值,则基于传统安全层面的南亚破局或将形成,但也就意味着当时的俄罗斯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将做出对中国不利的调整。
一旦这种局面出现,则中国会视南亚破局的后续发展情况与形势具体演化的综合评估,会对一系列的政策进行调整。
而在东方时事解读的观察与评估中,这种调整的方向将朝向继续挤压西方与非传统安全层面、也就是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的腾挪空间的方向发展,进而在客观上表现出如下特点,即:迫使“仍然不敢在实质性解决俄罗斯问题之前就与中国在经济特别是金融上全面交手,也就是全面摊牌的西方、也顺势进行政策调整,转而如2015年7月流火8月未央时类似,将矛头转指俄罗斯,从而将俄罗斯送上被西方实质性消化快车道。
●西方的卧榻之旁岂容猛“熊”酣睡?
上文中我们提到,俄罗斯所谓的帝国心态对于国际社会是一把“双刃剑”、但对于西方而言何尝不是如此?
虽然美方(欧盟)方面基于大欧罗巴计划的战略诱骗(包含相应配套的威逼利诱手段),成功的将俄罗斯很大程度上、空前地拉“近”了大欧罗巴计划,虽然法国总统极尽阿谀奉承、谄媚肉麻之能事再次强调俄罗斯对欧盟的重要性、甚至是不可或缺性,但俄罗斯的这种相对独立自主的国家意识、虽然不切实际但却执念颇深的大国心态、甚至帝国心态是西方绝无可能接受的。
正所谓,卧榻之旁岂容猛“熊”酣睡。所以,对于西方而言,在中国做出一系列政策调整之后,其当务之急恐怕就是如何在最短时间之内完成对俄罗斯的实质性消化,这种实质性消化对于俄罗斯而言可能是主动的融合,也可能是被动的被西方吃的毛干爪净。
●仍然是那句老话,西方在完成实质性消化俄罗斯之前是无法绕过半渡而击的
而对中国而言,一旦相关政策进行了调整,也就意味着西方与俄罗斯将因“西方消化俄罗斯进程进入 快车道”而立刻且同时地面对一个所谓的“半渡而击”的“半渡”问题,或者是西方对俄罗斯的实质性消化进程进入不可逆转状态,或者是俄罗斯不堪忍受西方的实质性消化而作的奋起反击进程进入不可逆转状态,而在“西方消化俄罗斯进程进入 快车道”开始、再到这些个状态达到不可逆状态之前的阶段,即是我们谈及了很多很多次的中国对“半渡而击”的所谓“动态评估阶段”。
需要额外说明的是,这种动态评估将根据局势的演化综合判断,或者较长,如几个月或半年,也可能很短,几个小时或者几天。
如果我们将半渡而击的过程投射到南亚破局问题,基于传统安全层面与非传统安全层面于两个维度动态变化的观察与评估上,不难看出的是,在南亚问题基于传统安全层面的对峙状态被打破之后,尤其是滑向不利于中国的方向、且最终可能达到临界点南亚破局的状态之后,因两个维度之间彼此密切的联系,非传统层面的状态、就极可能将从原来的非常接近对峙迅速转变为对峙状态。
●半渡而击之后的国际局势很大程度上将回归中东全面破局所致力的局面
而一旦最终半渡而击达成之时,则南亚问题基于非传统安全层面的对峙必然将被中国主动打破,从而令全球格局彻底滑向对西方残存的相对霸权、尤其是金融霸权“一击必杀”的方向,并且同时就此启动南亚方向基于传统安全层面的“复位”进程、显然,在这个复位进程中,以巴基斯坦为例子去说明问题的话,作为复位进程的重要一环,在传统安全层面与非传统安全层面,同时对巴基斯坦进行“落水捞人”进程,也就可以伺机展开了。
在东方时事解读的观察与评估中,这种半渡而击极可能是从所谓非传统安全、也就是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率先发起的,并带动传统安全层面的“复位”,进而彻底颠覆目前既有的西方霸权、尤其是金融霸权主导的世界既有格局。
而所谓的“复位”进程,如果从南亚方向扩展至其它方向,那么,很大程度上意味着那个时候的国际局势将很大程度上回归所谓“中东全面破局”所致力的局面(请大家仔细理解),即无论因为主动因素也好,被动因素也罢,因金融霸权被根本性打倒而失去其它世界霸权的西方,或被迫与国际社会一道在多极化、大民主的层面上、去开诚布公的探讨未来世界的新格局、新安排。
在这个问题上,东方时事解读倒很是希望今天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届时还能记得自己所说“资本主义的民主不行了”的“意思”、并身体力行!
●再谈“人不渡河,河自渡人”
需要说明的是,上面的时事演化推导过程是基于南亚问题传统安全层面状态的变化而演化的,如果在这个过程中,西方始终没有足够的能力、决心最终促成南亚破局,或在这个过程中,因为国际社会不断注入变量、甚至动量的冲击下始终无法促成南亚破局的话,则在所谓“人不渡河,河渡人”的层面上,中国必将会继续“攻击性金融布局”的层面上,不断加速将“时间之河”向前推进。
如果是这样,那么对于半渡而击的两个标的而言,或对西方也好,对俄罗斯也罢,他们的选择仍然是要么选择“半渡”——西方实质性消化俄罗斯进程进入不可逆或俄罗斯奋起反击进程进入不可逆、要么选择继续等待“时间之河”来“渡人”。

微信号: 东方时事解读 (idongfang1314)
网站:http://www.dongfangtime.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401413107
微博:http://weibo.com/u/5401413107?source=blog
QQ群:东方时事解读政经学群 (514392786)
东方时事解读QQG (814124829)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