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个税8号文的背后:两次国务院会议的督促

中国财税浪子注释01:注意两个背景——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的精神
《国务院关于促进创业投资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16〕53号):创业投资是指向处于创建或重建过程中的未上市成长性创业企业进行股权投资,以期所投资创业企业发育成熟或相对成熟后,主要通过股权转让获取资本增值收益的投资方式。从国家政策层面来说,更倾向于对创业投资进行鼓励,此前出台的诸多财税政策也是直接面向创业投资。财税【2019】8号文也是一项面向创业投资的重大财税政策。
笔者认为,财税【2019】8号文的出台,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功不可没。一次是2018年9月6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一次是2018年12月12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
1、2018年9月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将保持地方已实施的创投基金税收支持政策稳定,由有关部门结合修订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按照不溯及既往、确保总体税负不增的原则,抓紧完善进一步支持创投基金发展的税收政策。
在这次常会会议之前,各地实务中对于合伙企业转让所投资项目股权取得的股权转让所得如何征税可以说是五花八门。有的按照个税中的财产转让所得,适用20%的比例税率;有的按照原个税法中的“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所得”,适用5%-35%的累进税率。甚至在同一个直辖市的不同区,税务机关都会有不同的理解。还有的地区,由当地金融办牵头发布文件允许适用20%的比例税率,当地税务机关也参与了文件制发,但具体执行的基层税务机关却明确不予认可。由于在2018年8月31日修改第七次修改个人所得法之前,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所得只要达到10万元以上的应纳税所得额就适用35%的累进税率;2018年10月1日以后,改为只要达到50万元以上的应纳税所得额就适用35%的累进税 率。但对于股权投资类合伙企业而言,其一旦退出某项投资,形成的股权转让所得很容易就达到最经营所得的高档次税率。
令人遗憾的是,9月6日召开的这次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结合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的修订完善创投基金税收政策,却由于计划修订之中的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的难产而没有得到及时回应。新的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直至2018年12月18日才成文,2018年12月22日晚间才匆忙向全社会正式公布。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不仅明确了对合伙企业自然人合伙人来自中国境内注册的合伙企业的所得纳入经营所得,还对经营所得范围、税基确定、申报方式进行了制度层面的统一规范。
另外还有一个特别需要提及的地方在于,国务院常务会议开放的政策通道是针对创投基金,而实务操作中存在类似问题的不仅仅限于创投基金,合伙制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也受到相关政策的挑战。
2、2018年12月1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进一步明确了针对创投企业的所得税优惠政策,旨在进一步加大对创业创新的支持力度。会议决定:从2019年1月1日起,对依法备案的创投企业,可选择按单一投资基金核算,其个人合伙人从该基金取得的股权转让和股息红利所得,按20%税率缴纳个人所得税;或选择按创投企业年度所得整体核算,其个人合伙人从企业所得,按5%—35%超额累进税率计算个人所得税。这一次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其实已经确定了创投基金税制的崭新模式,但是却也再次将政策适用主体确定为创业投资基金,而没有面向广大的合伙制私募股权投资基金。
从9月的常务会议到12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历时三个月之久,国务院财政、税务主管部门也是终于给出了一套崭新的创投税制方案。这次常务会议其实已经确立了创投合伙新税制的新框架,但由于会议当时修订中的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尚未颁布,相关具体政策也就没有马上出台。新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正式颁布施行后,2019年1月10日,财税【2019】8号文正式面世,新文件出台虽然历经波折,但也恰逢其时,更是对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精神的最终落实。在理解新的财税【2019】8号文时,我们也需要将相关条款放在2019年新的个人所得税法及其实施条例的大背景下予以统筹考虑。
财税【2019】8号文确立的单一投资基金核算模式,实际上是部分认可了此前各地的一些特殊做法或者土政策,此前已经有不少地区在地方人民政府的授权或者默许之下允许股权投资类合伙企业自然人合伙人应分得的股权转让所得按照财产转让所得征收个人所得税,延续这些地域性政策体现了9月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的不追溯、不加负的总体原则,有利于减少税制改革的阻力。财税【2019】8号文确立的年度整体核算模式保持了经营所得计税规则的统一性,也有利于进一步优化和健全我国的合伙税制。两种核算模式允许纳税人与创投企业做出选择,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新税制的灵活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