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买书再不乱扔腰封了

以后买书再不乱扔腰封了。估计不少读者朋友的第一反应:你在说什么,不扔腰封这是说笑吗,厌恶透了妖封……每次一说到腰封,大家有吐不完的槽。比如腰封就是鸡肋、被腰封划伤过、可不可以把腰封做成书签别再浪费资源了……所以,今天写这篇不成样子的文章,那是顶着巨大压力,先正衣端坐,深呼吸,给自己助助功。之前已有不少关于腰封的媒体报道,有的甚至是专文,从腰封历史到痛说腰封现状。所以,就不准备再长篇大论论述腰封种种,就随便说点。很多人厌恶腰封,主要是画蛇添足夸张得离谱,比如下面这个:
这腰封让人喷饭,简直行为艺术,很想认识这书编辑,问问创作这腰封的良苦用心。这种腰封,厌恶得“可爱”,多有收藏价值——至少以后回顾腰封史,可以记上一笔。市场上,这种哗众取宠的夸张腰封, 不在少数。我曾花整整一个下午,收集各种腰封、吐槽腰封,如果展示出来,恐怕会让大家迷乱了。打个岔,既然这腰封上提到梁文道,就多说几句。梁文道,一度被大家亲切称呼“腰封小王子”,离“登基称帝”只一步之遥。可能很多人也听过梁文道的真实经历:一次,他打电话给某出版机构,问为什么未经同意就在所出书上写梁文道推荐,对方说:中国不是只有你一个梁文道啊。也是,这辩驳,佩服。腰封在,看书不方便,容易滑落,分散注意力。所以,干脆就直接扔掉腰封阅读,同时拿掉护封的估计也不少。不过这好比脱衣服睡觉。你看,窦文涛一脸嫌弃吐槽:“以后能不能别弄(书封)这玩意了,这种东西实在是很麻烦很讨厌。”
窦文涛说的“书封”,在出版术语上叫“护封”,跟腰封是不一样的。不过,根据他的吐槽实况,猜想他所厌恶的包含了腰封。02腰封种类很多,如果拿其他出版机构的书说事,似乎不厚道,所以,干脆挑选几本理想国的作品。不知道各位看完下面的腰封,作何感想?有认为不错,或喜欢的吗?——这样问时,好像有点心虚,隐约听见大家传来的声音:即使过得去,也一脸鄙弃,反正要扔的。当放大晒出这些腰封,有可能引致读者对作品的反感乃至舍弃——而原本作品是适合 Ta 翻阅的。出现这种情况话,那不是成罪人了,即使顺利踏进理想国公司大门,编辑们会不会游屋抗议——轰走,轰走,这里不欢迎你!
史景迁《追寻现代中国》
格罗斯曼《生活与命运》(新版)
巴尔瓦《小手》《光明共和国》
双雪涛《聋哑时代》(完整新版)
班宇《逍遥游》
林棹《流溪》03当选择晒出上面几种理想国书腰,也想到编辑们如何看待腰封的问题。前两天,看到某编辑发的一则朋友圈:
为了腰封,编辑们可谓煞费苦心。对很多编辑而言,看着就这么一点腰封,在文案上花费的精力,旁观者无法想象。甚至可以说,编辑的功力,最直接外观的,体现在腰封上。但即使用心做出的腰封,难免还是会被读者吐槽批评。那这又怪谁?怪读者不体谅?要说吧,有好腰封,就有坏腰封,既然到了读者那,好坏就交给读者评价。有读者会疑惑:既然那么多人厌恶腰封,为什么还要做腰封?简单点说,因为腰封对销售有作用。书虽带有某种崇高属性,到底是商品,谁都想卖得更好。腰封相对是最直接有效体现一本作品的内容和卖点。对于普通读者而言,逛书店时,往往翻开一本书,先是被其腰封吸引。换个角度看,我们在电视上网络视频上看到各种商品广告,如果大家容忍接受,是否也宽容对待腰封?——是的,腰封相当于书作为商品属性的“广告”。如同广告有优劣之分,书腰自有好坏之分。至于其他额外烦恼,如被书腰划伤——走路还有不小心摔倒。如果腰封对你来说是鸡肋,那扔掉又何妨,包括理想国的这些书腰,不喜欢那就扔呗。不过从收藏价值来说,一本书他日成“稀贵”之物,有无腰封的差价相差三五倍都是可能的。不管喜不喜欢认不认同书腰,有一点大家应该达成共识的:幸好,书腰上的文字没有印在书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