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德明:怀念H君

怀念H君 文/吴德明
得知H君被癌魔吞噬的消息是一个时晴时阴时雨的日子,冷风嗖嗖吹在脸上身上,生出几分凉意。阴冷的天气与五月末的气候有点不太相称,使人的心情颇有压抑之感。而蓦然获悉H君的不幸离世,除了深感意外,更使我压抑的心愈发悲凉了。我和他曾经的交往以及他的一些大事小情在我的脑海里渐次浮现开来……
我与H君相识于一九八二年。那年,师范毕业的我因得到工作分配的消息晚,到尚义四中报到时已是暮秋时节。记得是周六的上午,我刚把行李在办公室兼宿舍铺好,与先于我报到的两位师范同学在分别百余日后谈兴正浓,进来一位中等个子的陌生男子,向我微笑道:“小吴来了?”我赶紧起身应答让座。他一边落座一边又问:“路上冷不冷?”经同学介绍,我知道来者是H君。H君坐定后自我介绍:“我也是今年张北师范毕业的,你们是普师班,我在民师班,咱们其实是同学,只不过当时没接触。”“同学”一下子拉近了我和H君的距离,消除了陌生感。接着我们互通了年龄及家庭住址等情况。仔细打量,H君不胖不瘦,浓眉大眼,微黄的脸膛给人以沉稳老练之感,说话不紧不慢,声音适中而清晰。初次接触,时间虽短,交谈也不很多,但对刚刚入职的我来说,陌生的H君在第一时间主动到我办公室嘘寒问暖,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对他有了一见如故的感觉。
那年,二十五岁的H君已经娶妻成家,并有一个可爱的女儿。他的家离单位二十多里远,所以和我这个单身汉都吃住在学校。他的办公室工作时间三位教师办公,夜晚他独自住宿。冬日长夜漫漫,他的宿舍成了我们谈天说地的绝佳场所。教语文的H君和教历史的我都爱好文史,多少个繁星满天的深夜,我们在油灯下山南海北无所不谈。我们谈文学、历史、哲学;论人生、理想、事业;聊工作、婚姻、家庭。令我佩服的是:他虽长我六岁却显得很成熟,许多方面比我懂得很多。无论聊什么,他都说得头头是道,很有条理,而且往往有独到的见解。他曾经和我说过:每天夜晚休息后,无论多困也不急于入睡,先回顾当日都做了什么事?有哪些收获?有什么经验教训?不足之处怎样改进?而后计划明天该干的事。他说如此习惯已坚持好多年了。那时我就想:这样的有心人,此生一定会做出一番成绩的。果如我所料,后来的H君无论干什么工作,都尽职尽责,成绩斐然,赢得社会各界充分肯定,这是后话。在日益频繁的交往中,我内心深处已然把H君当作了学习榜样,我为结交了一位品正行端的同事加朋友而倍感欣慰。
H君与人为善,人缘极好,社交组织能力强。尚义四中规模不大,教师二十多人。那时,学校没有电力资源,课余文化生活匮乏。下午课外活动时间玩篮球是爱好篮球的教师主要的活动项目。而会玩篮球的教师不足一个球队的人数,往往要添加几个学生方能凑个整场。记得有位中年老师篮球打得好,大概是年龄原因而不爱活动。大家一次次叫他上场,他却呆在办公室以种种理由不肯出来。可只要H君亲自相邀,也不知使用何种“计策”,对方必能“乖乖就范”,于是大家玩个痛快淋漓。事情虽小,却也折射出H君较强的社交组织能力。或许与他的好人缘有极大关系,大家对他都留情面。
H君祖籍山西浑源,解放前他的父亲由浑源流落到尚义东部一带,解放后任大队支部书记。根红苗正的H君从小接受党的培养教育,高中毕业后,在家乡中学当了民办教师。虽然挣的是工分,总算有了一份职业。他工作积极肯干,不分份内份外,得到了大家一致认同。课余时间他认真学习中学各科文化知识,期待有机会成为一名公办教师。机遇垂青那些有准备的人,一九八零年在张家口地区师范学校招考民办教师时,H君榜上有名,走进张北师范,两年后顺利毕业,光荣地成为公立教师的一员。多年的夙愿终于得以实现,他的人生之路迈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
成为公立教师的H君并没有止步不前,他心中藏着一个个人生奋斗目标,他把加入党组织列入近期人生规划。其实早在考入张北师范前,他就向家乡公社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并已经列入培养对象,后因考入张北师范户口迁走而不了了之。走进尚义四中后,他再次向校党支部郑重交上入党申请书。由于之前已有多位教师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再加上H君在四中工作时间较短,所以被确定为入党积极分子尚需一定时间考验。对党组织向往已久的H君,决定调回家乡中学以便早日投入党的怀抱。我曾经和他说:以你这样的工作干劲,在四中加入党组织只是个时间问题,何必调回?他回答:坦率地说从教从政这两个职业,我更喜欢从政,而从政就要加入党组织;而且,我的家庭出身以及多年来受党的教育,我的内心深处由衷地产生了对党的敬爱,走进党的大门是我多年来的强烈愿望,我想早一点加入组织。
带着这样的信念,H君回到了他曾经工作过的家乡中学,终于光荣地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员,这为他日后走向政坛奠定了基础。后来当谈起H君入党经历时,有人对他说三道四,而我觉得:为早日加入党组织而调动工作,岂能是过错?
一九八四年秋,H君怀着满腔热忱重返四中,任初三年级两个班语文课兼其中一个班班主任。在班级管理上,他强化管理,严格要求学生。针对学生的不同个性特点,个别谈话。对学困生进行家访。他自己处处起表率作用,要求学生做到的,他首先做到。付出得到了回报,一个学期下来,这个全校有名的后进班,一跃成为先进班级,学生学业成绩、班级纪律、文化活动等均走向全校前列。在语文教学上,他采取启发式教学法,激发学生学习兴趣,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他重视学生阅读与分析能力培养,抓好学生习作练笔。开展读书活动,鼓励学生多读书、勤积累、细观察、常写作。他注重教会学生有效的学习方法。一系列教学方法的改进,收获了成果,他的教学成绩在中考中名列全县前列。
一九八六年秋,H君调入尚义某乡任副乡长,实现了从政愿望。一年后到张家口地区党校脱产学习,毕业后被安排到尚义坝下某乡任政府乡长。在安排同期毕业的领导干部时,只有H君一人由副科晋升为正科,这足以证明上级领导对H君的器重。同年底,H君升任某乡党委书记。在基层工作十多年后,H君又重返教育战线。在任县教育局长的六年里,他呕心沥血,足迹遍及全县所有学校,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制止“三乱”现象,净化教育环境,减轻学生及家长负担。普九、普实成果进一步巩固,全县各级各类学校硬件建设长足发展。加强师德建设和教师素质提高培训,教育教学质量大幅提升,开拓了尚义教育教学工作的新局面,在尚义教育发展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章。
自一九八六年秋与H君分离后,因行业不同和工作地点相距偏远,十几年中我与H君只有过三次接触。其中一次是上世纪末,他和原尚义四中的部分老师到大青沟我家中看望我,熟悉的面孔,亲切的交谈,仿佛我们又回到了当年在四中的青春岁月里,让人激动不已。H君出任县教育局长后,我多次参加H君主持的会议,亲耳聆听他实事求是、说理透彻、干脆利索的讲话,每每此时,我为他人生理想的实现由衷地高兴;为他不懈奋斗的精神而感动。
二零零七年七月,我所在的大青沟镇中学被撤并到尚义第三中学。面临领导班子的调整,有着二十五年工龄积劳成疾的我,想找个相对轻松的岗位。在H君的办公室谈了我的要求,他听后笑笑说:“我记住了,你的意思我会考虑。不过这需要开会研究,你也要做好两套准备。”走出他的办公室,我有点失望和伤心——这事不就是你的一句话吗!还需要研究?人家现在当官了,不是咱当年的同事了!没想到一个多月后的全县教育工作会上,我的要求实现了。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胸襟窄了些,错怪了H君。其实,以H君为人为官准则,不论对谁,在不违背原则的前提下,还是很人性的。如果违反规则,不管是谁,都不能胡来。
我与H君相处的几年间,我们不是酒肉朋友,也没有利益上的相互利用。我们只是真诚的对待对方,我们追求向往真善美,以得一知己而快乐,正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如果以世俗的标准衡量,我们可能算不上最好的朋友,但他所给予我的全部是正能量的东西,他是我最钦佩的人之一。毫不夸张地说:在我的三观确立过程中,他的思想言行给予我的影响是很大的,遗憾的是我与他相处的时间太短了!
最后一次与H君相见是三年前他儿子的婚礼上,那时他已离任县教育局长。他按上级规定办事,前来贺喜的人不多,只是过去的一些老朋友和老同事。我向他夫妇道贺,他问了我及家人的近况。本想和他多聊聊,限于场合和时间只好作罢。谁曾想,那一次竟是永诀。
六十三岁的H君不幸离世,我既感意外又很痛心。他的早逝,不禁使人觉得:生命脆弱,世事无常,来日并不方长。世人都应珍惜今天,活好当下,做些该做的力所能及的的事,少一些人生遗憾,多几分精彩人生!
天堂没有苦痛,愿H君安息!如果有来生,愿和H君仍做同事朋友。
作者简介:吴德明,尚义县大青沟镇小学教师。闲暇时读书写作,只为充实生活。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张 帅|孙丽君|闫 宪|醉仙子|王胜|黄建平|苏立敏|耿亮吉|宋红梅|刘爱军|王殿君|邵燕云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xrhycwx@163.com
诗词:xrhycwxsc@163.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