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校飞:父亲病了

父亲病了 文/葛校飞
2020年10月4号,国庆假期已过半,早晨6:30弟妹打来电话:姐,你今天早点回来吧,带咱爹到医院去复查下吧,爹最近一直头晕,我们说啥,人家也不听,不肯去医院,一直在家里躺着,也不怎么吃饭”。穿上衣服,顾不得洗脸先回家吧。
进屋看到爹正睡的香,没叫醒他,自己在一边等。九点钟了,该出发了,带着爹和去年的病历又一次来到老地方,竟然有些忘了,爹说在八楼,直奔哪里。等电梯时看到有人推着担架经过,还不停的哭,心一震思绪一下拉回到去年夏天……
2019年夏,一个平常不能再平常的炎热夏日,早晨我像往常一样,吃过早饭,带上孩子一起去上学,当第一节课快要结束时,电话铃声响起,妈妈的呼唤,课间十分钟,抓紧时间回个电话:喂,娘,咋了?
“恁爹病了,在县医院呐,你有时间赶紧过来吧,”
虽然娘没说爹到底咋了,但我知道要是真的没事,娘断不会在我上课期间给我打电话的。因为娘总说:上好课,比啥都重要,让孩子们学到东西才是老师最应该做的,因为娘小的时候没怎么上过学,所以无论何时说起娘从没给上课时间的我打过电话。这次……电话还没放下,泪已经喷涌而出,因为父亲之前身体就不太好,有心血管后遗症,其实心里一直有这个预想,但是当这天真的来临,心里还是不想接受!
跟领导请好假,安顿好孩子们,飞似的跑到医院,看到爹的第一眼,心里稍微平静些了,爹意识清晰,就是脸色不好,蜡黄蜡黄的,像生了病的孩子一样,没了往日的严厉和话语,静静的坐在问诊区,等待医生的询问。看到孤单地坐在椅子上的父亲,心里难受的很,父母用青春和一切养育的孩子,如今都在过自己的生活,眼前竟没有一个儿女,幸亏有娘的陪伴,不然当真要羞愧死了。
医生的询问,一步步进行着,听医生的话音我初步判断父亲是心血管系统的疾病,有可能是堵塞。这个年龄段这是最常见的了,心里虽有了预期但还是不愿接受。
问诊完毕,拿着医嘱单先是验了血又验了尿,接着转战到ct室,核磁共振是最后一项了。在门口等待时,娘说爹早上没吃饭,最近几天一直食欲不太好,知道我们兄妹几个都忙,就没告诉我们,听完娘的话,心里愧疚啊!父母永远怕给孩子找麻烦,啥事也自己扛,孩子永远在父母的心尖尖上。
我跟娘说我赶紧趁着等待时间去买点吃的吧。看到街上这么多买吃食的,竟然不知道该给父亲带些什么!因为不知道爹爱吃什么!算了,带几个包子吧,再拿几瓶喝的水,赶紧回去吧。付完钱刚转身,电话又响起,娘的电话:快来吧,嫩爹看着精神不太好。撒腿就跑,啥也顾不上了,赶到娘身边时,爹正吐的厉害,脸色更难看了,喝几口水漱漱嘴,强忍做了核磁共振,刚出门口就整个人都有点瘫软的架势,我和娘一边一个人扶着爹往医生处走,可是竟没走动,爹整个人没了意识,嘴巴吐了起来,头歪到一边不睁眼了,心再次紧了起来,我让娘看着爹,自己飞跑着去找急救室,叫来了医生。需要把爹抬到担架上,推到急救室,90斤的我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和医生一起把爹抬上了担架,又飞跑着进了急救室。泪,这时已经跟着脚步飞了起来……
急诊室里医生拿着一张表找找签字:病危通知书!手不停使唤了,连自己名字也忘了怎么写了。“签啊,赶紧的,家属不签字我们是没法继续治疗的”长这么大第一次见病危通知书,以前只在电视里见过,慌乱中签了自己的名字,赶紧回去看父亲。
医先给父亲看了脉搏,听了心跳,紧接着扒开眼看了又看,不是啥突来的病,病人最近是不是没怎么吃饭?低血糖了,晕了,又加上做检查,体力没跟上。听到这话,我流着泪竟笑了。
赶紧先输液吧,一瓶葡萄糖和盐水,爹又睁开了眼。“爹,这样躺着行不?用不用头下再枕个东西,”其实来的急,啥也没带,看到别人没用的枕头先给爹用着吧,要吃东西吗?口渴吗?还有啥地方不舒服?”
爹摇着头,啥也不需要,静静的看着瓶子里的药慢慢的滴着。心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一团乱麻。
爹没事了,总算松了口气,娘突然扭头出了门,也不说话,怎么了这是?
我跟着出门,看到娘在一个僻静处偷偷抹泪,看到我过来,赶紧掩饰,我只看着抱了抱娘,并没说话,可能是我越不说话娘越控制不了自己:真是吓死我了,怕嫩爹今天好好的来了,回不去了……
泪再一次决堤,哎,啥也别想了,赶紧回去看看爹吧,爹还在睡觉,医生把我叫到一旁,说了好多,先办住院,再准备其他东西,让医生把方案拿出来,继续跟进治疗。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一整天米水未进,光输了十几瓶的药水,这个心里疼啊。这时已经是下午了,姐姐赶了回来,弟弟一小时后也相继回来了。看到姐姐和弟弟我感觉自己整个人也要跟父亲一样瘫倒了,心里一下也不知是看到爹没事放松了,还是看到姐姐他们心里压力释放了,通俗点说:泄了心劲儿了。
一个整个夏天在医院和家之间来回奔波,但并不觉得累,因为每天都能听到爹和娘相互之间每天跟我说着彼此的坏话。心里其实挺美的。爹白天在医院里输液,娘陪着,晚上娘带着爹在附近热闹的地方看一看,爹身体好了,心情也跟着舒展开来。
(爹出院了,我们姐弟几个聚在一起仔细研究了父亲病了这件事:以后不管是谁,有多忙,必须每个月轮流回家看父母,陪父母,这一年家里永远要有人在,父母身边永远有人陪伴)
爹一辈子在农村,没有啥惊天动地的事迹,平平淡淡。更没有许飞歌曲里父亲的散文诗,他只有一手的老茧和满脸的皱纹,这老茧和皱纹带着鬓角的白发陪我们姐弟一起度过了平凡却难忘的无数春和夏。

作者简介:葛校飞,河北邯郸人,是一名教育工作者,平时和孩子接触的较多,所以本人性格较活泼,具有较强的亲和力,所以孩子们都喜欢亲切的称她为小飞老师。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苏立敏|赵合|何凤山|苏正南|徐欢|王路梅|周绍明|解成宝|王胜|李连贵|张瑞|闫志梅|闫宪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xrhycwx@163.com
诗词:xrhycwxsc@163.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