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龙珠:两条小鱼儿的快乐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哦!!

两条小鱼儿的快乐
马龙珠前几日,我从石佛寺家里带回四条活蹦乱跳的小卿鱼,那是弟弟专门让捎回来给我的孩子们的玩物。孩子们见到鱼,异常兴奋,连忙把厨房里的红胶桶装了清水,用来作为饲养这四条鱼的鱼缸,并不时地换水,用馍屑和面包屑来投喂它们。看他们欢喜精细的样子,不禁让我想起了专心喂雏的鸡妈妈或鸟妈妈们,孩子天生是有颗烂漫童心的。就在当天傍晚,其中的一条小鱼已经翻起了鱼肚白,他缓缓地张翕着嘴巴,奄奄一息,儿子见状急得大叫。赶忙伸手把它捞起来捧在手心,问我咋办。我讪讪地坏笑着说:“你给他做人工呼吸呗!”儿子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还是给他输氧吧!”说着忙寻来一根喝牛奶的细管子对着水桶咕咕嘟嘟一阵猛吹……不就是一条鱼吗,何至于此?我在心里苦笑着,对孩子的天真善良,感到既无奈又同情。但终于在吃晚饭的时候,这条鱼还真地翘了蹄儿。我迅速捞起这条四五寸长的小鲫鱼,三下五去二就把它刮鳞剖肚收拾干净,准备和弟弟给的那些已经开剖好的鱼一块用调料腌了,给孩子们做炸鱼干吃。而儿子则站在一边,嘴巴不住地啧啧着:“妈,你刮下的鱼鳞那可是它的皮肤啊,它会有多疼,你知道吗?你这样太不人道了吧?”我当时也没有太多的在意,只是很无奈地笑笑说:“你老外婆曾说过,鸡鱼本是一道菜,他们生来就是给人吃的,没有什么的,再说这扔了多可惜呀!”但在孩子看来,这却是感同身受,残忍无比,十恶不赦!女儿也在边上附和着说:“就是,咱妈就是残忍,记得早些年的时候,姑逮回来一只可爱的斑鸠,妈妈嫌它屙屎脏,二话没说把它拔光了毛,准备捏了吃,我当时都急得哭了,妈真是一个没有爱心的人!”儿女的话多少让我有些惭愧,其实我的所做所为,仅是为了给孩子们补给一点营养,让他们也体味一下我小时候吃过的无比鲜活的美食记忆。但却在无意间暴露给了孩子们一种肆意的残忍,一种不懂得珍惜小动物的可恶的冷酷。或许在这方面,我真地应该反思改正,并虔诚地向孩子们的爱心学习。但在时光的扉页,这一切都曾被我鲁莽地怱视了,葬送了……不过,好在孩子们童真的爱心胜于我,在这一点上,我感到既羞愧又欣慰。四条小鱼,仅剩三条了。孩子们对它们更是呵护有加。儿子每天做完功课,总会站在小桶边,小心地给它们投食,像注视一件宝贝似地看它们忽上忽下地游。并不时用手碰碰桶,直到把这三个小家伙吓得四散逃跑,儿子便咯咯咯地坏笑起来……女儿对这几只小鱼更是宠爱之至,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便是把鱼桶拎到阳台上,先观赏戏逗一番,然后才开始早读。有时还不忘为鱼们拍一些美照发到她的朋友圈里。这三条小鱼俨然成了我一双儿女不可分隔的好朋友,鱼快乐着,孩子们也快乐着……但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就在喂养的第五天,其中的一只小鱼又翻了身,这时候一双儿女吓得惊慌失措,像抢救的医护人员那样手忙脚乱地一会儿拿出它,一会儿又放回去,像抢救一个生命一样,又是换新水又是用笔管往水里吹氧气。“他大概是饿了吧,赶快给他弄点馍屑。”儿子说。“哪是的,分明是严重缺氧。”女儿吼道。但一切似乎都是徒劳,这条小鱼在虚弱地挣扎中,停止了它微微开合着的呼吸,瞪着那两只小玻璃球似的留恋世界的眼睛,身子渐渐变得僵硬了。儿子试探地问我:“妈,对这条鱼该怎么处置呢?”其实他在心里已早有了答案。我不假思索地答道:“扔到窗外喂猫!”“你不觉得那样太残忍吗?”儿子反驳我。“鱼儿既然死了,就要发挥它最后的功能,拿去喂猫也好让它的牺牲具有一定的价值呀。”我语重心长地想要说服儿子,可儿子坚决不同意。最后我们一致商量,还是把它埋了吧。于是我用塑料袋迅速把这条鱼装啦,准备拎出去,以免招引苍蝇。谁知儿子这时候快走几步拉住了我“别慌,让我给这条鱼超度一下吧。”于是,他煞有介事地像佛家弟子那样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看到他可笑的样子,我不仅有点泪眼潸潸了。无独有偶,我又忆起去年春天,侄儿给他死去的苍鼠作冢,大哭一场并用纸片立碑的事;还有儿子在赵河公园看到桃花飘落,掘土葬花的细节……唉!孩子们的世界,大人们是真心的不懂呀!但作为一个小孩子,能有如此悲悯的童心,我认为实在是一件至纯至善的好事,而非一种成人化的迂腐。从这些事上,我确实也应该感到心灵的反思——面对生命,尽管它是以一个微不足道的生命,也应该倍加珍视。万物有灵,一切众生皆平等,这是佛法赋予我们的精髓。目前,原来的四只小鱼变成仅有的两只了。在儿女的精心饲养下,这两个小东西也渐渐地长大。它们每天都在红胶桶里自由地奔突游弋,时上时下,时左时右,俨然一副“吾心安处即故乡”而游哉悠哉的样子了,孩子们在课余时间也找到了十足的乐趣和无边的寄托。女儿还专门在网上为它们订购了水族增氧泵,还虔心敬意地从楼下捧来一些沙子,洗净,然后撒入桶底,说这是为了给鱼们制造一个原生态的生活环境,好让它们自由地在沙里栖息,那意思好像“沙暖睡鸳鸯”的诗句所描绘的意境似的。一个18岁的高中生了,竟然还天真的问我:“妈,这鱼怎么不睡到沙上呢?我给它们铺的这沙床多暖和!”“鱼有鱼的快乐与选择。或许他晚上就会睡到沙上吧。这些都是我们人类无法知道的。”我答。儿子在给它们喂玉米糁、喂面包屑的时候问我:“妈,你说这些鱼吃得美,喝得美,他们快乐吗?”我柔柔地望着他那双清澈的眼睛回答说:“《庄子.秋水》里不是有一句话,叫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吗?鱼自有鱼的快乐,人自有人的烦恼,人也有人的快乐,鱼也有鱼的困惑。这些都是我们人类无法彻底而真切地理解的谜一样的东西,因为我们根本就不属于心理相通的同一物种……”窗外春暖花开,鸟鸣啁啾,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台洒下缕缕金丝,映照在鱼儿们的小桶上,水面上也泛起了起伏的鱼鳞似的金光。两条小鱼自由自在地游游来游去,张着两个拼音o似的小口,怱而吐几个晶亮圆润的水泡,急而又捉迷藏似地躲到水底去了。似两条透明轻灵的黑黄色的小墨线,又像两艘清澈敞亮的小船。我想大概它们是快乐的罢,因为自养了这几只小鱼之后,我们全家人都和它们一样快乐起来了,特别是我家的那两条善良悲悯的“小鱼儿”……(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马龙珠,镇平县作协会员。生于1978年,石佛寺人。曾任教于枣园镇,现就职于王岗乡中心校。一位虔诚的文学爱好者,偶写诗歌散文以自娱遣怀,或与文友共飨。
总 编:孙宗信 曹向辉副主编:李华凌 张瑞敏执行主编:小 微 裴雪杰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牛永华
杨朝惠 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 涅阳三水
徐志果 马龙珠
来稿要求:原创首发,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
投稿信箱:279169517@qq.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