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红雨:葬

点击上面“蓝字”关注我们


文/张红雨

清明扶着季节的窗,半卷心事,半面已亡。 ——题记
清明在望,绞尽脑汁,却不知道该祭奠和思念谁,既然在飘渺红尘中,了无牵挂,不如将自己埋葬。 曾几何时,我爱上孤独;曾几何时,我恋上寂寞;曾几何时,我喜欢上一首首伤感的歌曲;曾几何时,我沉醉于一种落寂的意境而无法自拔。生命中总是呈现灰色,让我如斯伤感忧郁。春夏秋冬,伴着我落寞的年华。我情愿与世隔绝,任时光匆匆,伤痕累累;凭外面的世界车水马龙,芸芸众生。夙念深爱,我只想画地为牢,与世隔绝,了却余生;并且固执地认为这也许是我唯一的美丽。 锦瑟年华,有我独舞的清影;坎坷尘路,有我单调的脚步。挽歌阙阙,只是我一个人在孤独地倾唱,任一滴滴清泪划破我漠然的脸庞,凭一抹抹忧伤疯狂的滋长。人生如戏,我却不曾粉墨而登场;素面真心,在孤单的舞台上演绎着不为人知的渴望。
我已经习惯于一个人。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走过漫长的人生路,更习惯于一个人营造着一份地老天荒。在我单调的背影下,有着晨风的匆忙,带着夕阳的浓妆。而一个疲惫的人儿呀,始终是这样的悲慽忧伤。 渴盼安之如素,心如止水,但是谈何容易。风儿翩翩,雨儿缠绵,花儿凋残,烟花浪漫······一切的一切怎么会了无痕迹。不曾平静的水面总会拟或是涟漪轻荡,抑或是卷起千堆雪。其实,更准确地说,心如明镜,万紫千红的大千世界总能在心湖中折射出缤纷摇曳的色彩。 时常想,走过岁月,斑驳也好。生命中注定了一些遭遇和无奈,对于无能为力的人和事,我也不会去仰望和强求。毕竟一个多愁善感的人,更渴望在阳光下释怀。渐渐地,我尝试着学会微笑,让所有的岁月都在心中释然。虽然我还是那么沉默,虽然我还是那么淡然 ,但是我会尽量控制住自己的大喜大悲,控制住自己伤感流泪。 岁月静静地流淌,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那些妖娆明媚的青春,伴着我的寂寞和我的愁,渐渐地堆积如山,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既然脆弱的生命无法负重那么多爱之深责之切的殇痛,就把这一切的一切,包括我的灵魂和肉体,一起埋葬。
死亡在我看来,并不可怕。生命的尽头,也不一定是惶恐;这样的归宿,也许是人生圆满的终点和解脱 。在那薄薄的晨霭之中,在那惨淡的月光之下,我总是把目光锁定在荒郊野外的那座座孤坟。看那坟头碧碧的青草,依依拂人的枝条,虽然有点萧索,有点凄楚,但在孤寂人儿的心中未尝不是一种美,毕竟也许这些就是他们不死的情愿。 一个孤独的灵魂,一个可有可无的世人,身未亡,心已死 ,既然生无可恋,死无可依,就让我把自己埋葬,了却生命中的爱与恨,悲与痛。 风轻轻拂过,我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那个我,一颗驿动的心已渐渐地停止跳动。伴着片片落花,我开始微笑,香冢之下葬着一个未死之人。 清明,我知道没有人会来缅怀和祭奠。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
张红雨男 1998年7月毕业于南阳广播电视大学英语系。毕业至今一直在镇平县晁陂镇中从事英语教学工作。
总 编:孙宗信曹向辉副 主 编:李华凌 张瑞敏执行主编:小 微裴雪杰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 牛永华 杨朝惠 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 涅阳三水 徐志果 马龙珠来稿要求: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投稿信箱:279169517@qq.com 微信号:lanxinhi8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