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与风景(城市暴雨成海)

环境与风景(城市暴雨成海)
中考命题:
当你徜徉在绿杨荫里的滨江路,当你蜿蜒在九曲迴肠的登山步道,当你飞驰在翻山越岭的高速铁路······你是否能想象大雨滂沱中的城市汪洋或艳阳高照下泽国变戈壁?你是否愿观赏过北京的“新八景”:“二环观海”、“水上机场”、“地铁瀑布”?你是否“到武汉大学去看海”?你是否领略过新东方威尼斯——长沙的独特“魅力”?······
人类究竟需要怎样的生存环境?什么样的环境才能称得上是风景?当风景“遭遇”环境,我们又当如何?这些已然成了现代社会无法回避、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阅读以上材料,请任选一题作文,除诗歌外文体不限,不少于600字。
1.请以“风景这边独好”为题写作。
2.请补充题目“ ,让生活更 ”完成写作。
3.请以“今年2012”为话题写作。
写作指导:
当年,我们观看《2012》,电影中天崩地裂、天塌地陷,地球成了人间炼狱。我们惊悚、惊惧;今年,2012来了,一切依旧,令人恐惧的灾难并未降临,我们开始轻松谈论,玩笑面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城市建筑林林总总、鳞次栉比,都市人流摩肩接踵、熙来攘去。大江截流、移山填海、“嫦娥奔月”······我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营造了一道又一道风景。但我们是否思考这一切的改变对我们生存的环境意味着什么?
什么样的景象才能算做是风景?什么样的独特风景才能撼人心魄?我们要认真想一想。
“这边的风景独好”,写作之前,我首先就要思虑清楚的当然是那个“独”字,是独一无二,还是无与伦比,我们要好好思量,因为两词有微妙的差别。以牺牲周边环境为代价的风景,不要也罢。我相信风景不仅要景象独特,更要与环境保持和谐的关系。因为不仅我们需要风景,我们的子孙也需要,我们不仅需要转瞬即逝的昙花,更需要永恒不变的菩提。风景的开发者应该想一想,风景的欣赏者也应该思一思。
上海世博会的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重庆园博会的主题是“园林,让城市更美好”,西安世界园艺博览会以“天人长安·创意自然——城市与自然和谐共生”为主题、以“绿色引领时尚”为理念······不约而同地提到了城市与自然,我们不禁要问:环境与风景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吗?“美好”,是现实,还是一种美好的愿景,抑或是对现实的不满呢?追求可持续性发展的理念应该扎根在每一个城市建设者的头脑中。只有这样,生活才会更美好!
“今年2012”我们必须要好好想想:我们的广场要建好大?我们的铁路要多快?我们是否要移民火星或土星6号?我们是否要去“潘多拉星球”再现《阿凡达》?“2012”来了,我们是否还没来得及对爱人说“我爱你”,是否还没来得及对父母说“感谢你”,是否还没来得及对你的朋友说“我想你”······这是欧美大片惯用的技法,这也是纪录片与文艺片的区别。有人物的出场,单调的画面才会变得灵动,有情感的注入,干瘪的事实才会变得鲜活。
写作这三个题目都不可脱离我们要讨论的根本话题“环境与风景”,只不过切入的角度不同,运用的材料不同,立意的方向不同而已,否则就有走题的嫌疑。

王萍舟
晨风微微拂过,涟漪顺势抹过细沙。
太阳还未露面,但它的前奏——泛黄的光晕却在海面晕出一层温暖。
鹅黄沙滩的尽头有两个不起眼的原点,一黑一白,安静地点缀在那里。
“真准时啊,那孩子天天陪着他,不知道念叨些什么?”
“肯定是椰林、日出呗。椰林没了,老人只剩日出了。这远来的孩子倒乐于陪他,这一老一少,天天坐在这儿,挺好的。”
准备出海的渔人忙碌地检查渔网,时不时嘀咕一两句。
“哇噻!”一声赞叹,像云雀划破沙滩的静谧。
白衣少年鼓着兴奋的眼盯着老人手中的照片,“真有这么美丽的日出?在大城市,明媚的阳光也难觅啊!”少年情不自禁地大声嚷嚷。
“在芭堤雅,这不稀奇呢。我都看了一辈子啰。”老人有些惬意。
“太好了,我也要像你们这样天天守着看,看个够。”少年激动得手舞足蹈。
“不知你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哎……”老人突然想起什么。
“给我讲讲,爷爷,再给我讲讲!”少年并未留意老人眼里滑过的伤楚。
“你看这张,五更的天,还微微泛着白,也没掩住蓝的娇媚,那天定是个好天!”
“还有这张,先有阴雨,阳光很晚才从海平线后懒懒伸开,向沙滩散漫,美得没话说。遥远的海平面也被它染得银白,满满的温暖都快要溢出芭堤雅。”
……
老人慈爱地回忆着,陶醉在仿佛还是昨日的美景里。脸上不觉荡起微笑,岁月雕镂的皱纹挤在一起,有说不出的幸福。
“咦,这么茂密的椰林在哪儿啊?”少年疑惑地指着照片中那块耀眼的葱绿。
“这……”老人难过地闭上双眼。
“轰……”一阵巨大的机械摩擦声锯断了老人的思想。老人皱着眉愤恨地望向沙滩东边——那个曾经良多趣味的椰林的遗址。
椰风送爽,鸟语花香,生机勃勃。这是老人对它半年前的印象。
海风有些大了,吹红了老人干涩的眼,泪水无声地溢出了脸上的沟壑,肆意流淌。
出海的渔人归来了。甲板上晾着空空的渔网。
“今天又没收获吗?”老人问得平静。
“哼,连半个鱼鳞都没有!”打鱼人冷哼着从船上抱出的一大堆白色泡沫和塑料口袋硬生生地扎伤了人们的眼。
乌云缝里漏出的余晖,给密布的高楼大厦镀上一层有些灰暗的金光,霓虹又增添了它的鬼魅。
泰国最大的城市化小镇芭堤雅特别热闹,成千上万的游客慕名而来,都想亲眼目睹这世上最美的夕阳。
老人和少年却在忍睹一场盛大的死亡!
教师点评:
说实话,这篇文章让我感动欣喜!
由于这次的热点话题,不便于抒情,很容易因为说理而显得干涩,面目可憎。此文却将我们带到了有海水、蓝天、沙滩、阳光的芭堤雅,想想都觉得惬意!还有那老人、少年,我们不禁想起海明威笔下的古巴小海湾。生活在那里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无限浪漫。
椰林没了,沙滩也快没了,海水也将没了,这是最后的盛宴,读到此,我们又不禁掩面叹息!
文章原来的题目是《日·墓》,我觉太过伤感,遂改成了“日”,但愿它能升起人们心中的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