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奥妙全在一包蒙汗药

蒙汗药是《水浒传》里的“常用药”,孙二娘是用此药的老手,她在十字坡开店,过往商旅不知有多少人被她麻翻,做成了人肉包子啊!不过,她的用药几乎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全靠酒与色两样最原始的武器——酒去勾引馋虫,色去迷乱心智,药只是最后一击罢了。如果客人不馋、不好色她就无计可施了。
吴用智取生辰纲则大为不同:
黄泥冈上,精明、谨慎的杨志最后还是中了计,虽说只是喝了半瓢,但还是“软了身体,挣扎不起”。而其他人,更是头重脚轻,一个个面面相觑,眼睁睁看着吴用等人把生辰纲装上车,起不来、动不得、说不了。蒙汗药是晌午喝下的,杨志等人到二更才醒,麻醉时间是长达十多个小时啊。
计谋成功的关键是用药时机的把握、下药方式的选择还有众人天才的表演。
试想让晁盖等人学孙二娘直接在这黄泥冈的树林里开店,杨志会上当吗?肯定不会。荒山野岭开店非奸即盗,除了艺高人胆大的武二郎谁敢来住呢?连出发歇息的时间都要适时调整的杨志决不会如此粗心。晁盖等人扮着贩枣的路人,就是托儿啊,是来打消杨志的重重顾虑的。对于白胜的出现杨志一直高度戒备:卖的肯定是蒙汗药!晁盖等人喝了一桶啥事没有——证明那一桶是没下药的,同时进一步勾发杨志的属下想喝酒的兴致,杨志的武装解除了一层;其中一人假装占便宜又在剩下的一桶里舀了一瓢来喝——证明那一桶也没问题,手下欲借酒解馋止渴的是想法再也扼制不住了,杨志自己也彻底没了戒心。他们万万想不到吴用在树林拿着装了药的枣瓢出来不是偷酒而是来下药的。试想如果一开始在这一桶里下药岂不是要麻翻自己人?如果两桶里都下药,那就是智力低下了。
蒙汗与迷香不同,后者纯粹是歹徒用来迷小姐的:在窗上戳个洞拿根竹管一吹里面的人就倒了,则要行非分之事了,可恶。蒙汗药则还可用来干些好事,如:李逵在沂岭杀死四只老虎,惊动了当地村民,同时也惹来了麻烦,被李鬼之妻告到县衙,因而被沂水县衙抓捕。为救被抓的李逵,朱富知道沂水县来押送的都头李云是不喝酒的,于是把蒙汗药拌在肉里,李云勉强吃了两块,肉刚下肚,眼见随从纷纷跌倒,自己口中急叫“中计了”,不待上前,身不由己也瘫倒在地,软作一堆,眼看着李逵被救也无力去管。
麻翻的都是男人,那为什么不叫“蒙汉药”呢?从字面意义上解释就是把汗蒙住了的药。这种药物可以抑制汗腺分泌汗液,麻醉神经,使肌肉松弛无力,服下后,人便处于失去知觉的昏睡状态。
蒙汗药的前身是什么呢?它刚开始的时候就是用来谋财害命的吗?其实不然,在远古时代,它是医生进行外科手术的麻醉剂。《列子·汤问》中记载有起死回之术的神医扁鹊在给人做手术时,为避免疼痛,先让人饮下一种“毒酒”,使其处于迷死状态。《后汉书》中说东汉神医华佗发明了“麻沸散”。传说“麻沸散”是由曼陀罗花、生乌草、香白芷、当归、川芎、天南星等按照一定比例配制而成的。此外,华佗还从扁鹊行医的经历中得到启示,手术前,将酒和“麻沸散”混在一起让病人吞服,酒助药力,这样能够更好地让病人全身处于麻醉状态,因而减少了病人的疼痛感。
疼痛、痛苦生活中在所难免, 我们特别需要这样一包蒙汗药:它可能是领导规划的蓝图,可能是事后亲人的安慰,也可能是作家的“心灵鸡汤”……总之,能让人短暂昏迷,忘掉痛苦。但是下药时机、用药方式都要讲究。再说也不能多用,否则你就成剪径掠货的强盗了。要做吴用或武松,不可只做孙二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