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我这吃瓜群众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轻抚着408室的阳台。而室内却因为文希严的贫嘴变得硝烟弥漫。刘凌锋怒目圆睁,文希严也比青蛙小不了多少。可惜中间隔着龙清扬,他们只能干瞪眼,双方在各自的阵地对垒了好几分钟,终于小龙同学受不了刘凌锋之怒火的炙烤和文希严嬉皮笑脸地调弄,一溜烟儿跳上了自己的床。“等的就是这一刻!”我在脑海里呐喊。大战一触即发,我假装做清洁,找好位置,准备慢慢欣赏。
只听咔嚓一声,刘凌锋挥师北上,一眨眼儿,“北伐军”就直逼得文希言仅剩下一条栏杆为凭啦。而文希严毫不示弱,又向刘凌锋挤了挤,不过,双方的海拔差就更明显了。
又经过了几秒的漫长等待,刘凌锋的左手闪电般地向文希严的肚子发起了进攻,瞬间击破了小文右手设下的数道防线;接着右手一扬,把文同学回援的左手打得落花流水。文希严见左翼失利,右翼又战败,只得全线撤退。刘凌锋岂肯放过?集中全部兵力直逼敌军总部——脑袋。文只得放弃后撤退的念头,勉力反击。哪知这刘这手半路就转了方向,直击文之小鸡腿······哇啊,“兵不厌诈”,估计这刘凌锋是刘伯温的后人,或许还亲自受过刘伯承的点化吧!
电光火石之间,刘凌锋一侧身,瓦解了文希严的两次反扑。突然,他借重力加速度,绕到文之后背,抓起文挂在栏杆上的秋裤,胳膊一抡,一道灰色闪电向我直击过来。我下意识一埋头,它贴着我的头皮掠了过去。“太险了!”没等我叫出来,刚刚还睡得像尊雕像的叶戈阳不知何时已经坐了起来,轻松收下了盟友送来的战利品。可怜的文希严失了尊严又折了秋裤啊!可已经没有人在乎他在喊些什么、做些什么了。就算连那班主任也谈之色变的“白色恐怖”——寝室违纪记录单也阻止不了事态的恶化了。平时一本正经、正襟危坐、义正辞严的叶戈阳此时正玩弄着文希严那可怜的秋裤,就像一位猎人在玩弄着刚捕到某只倒霉的小兽。突然,他毫无征兆一挥右手,秋裤飞了出去。那秋裤本欲拥抱蓝天,无奈中间隔着个灯管(后面还有天花板),于是它就华丽丽地由冒险家变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颐养天年以为能寿终正寝的灯管化作一阵玻璃雨哗啦啦地落下,可怜的我正在灯管下津津有味地观战呢。
我以旁观者和受害者的身份提醒各位野心勃勃的伟大统帅:下次作战,别伤及无辜,行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