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文韵 | 文本解读:童年记忆的温暖小调——从儿童阅读角度分析《冬阳·童年·骆驼队》

//冬阳
//童年
//骆驼队
铁初

语记

童年记忆的温暖小调
——从儿童阅读角度分析《冬阳·童年·骆驼队》
文/解泠萱
《冬阳·童年·骆驼队》是一篇优美的诗化散文,它能成为小学课本中的经典,也得益于其从儿童的角度去描写一幅幅温馨而又带着淡淡哀愁的童年绘画。文章用朴实的语言营造出了充满童趣、深沉广阔的空间和气氛,对于小学的教育有着独特的价值。
01丰富多彩的童真童趣体验
对于小学教育来说,学生的接受能力尚且有限,而且此时的他们更多地处在一个梦幻、充满想象和童趣的时代,课文选材非常重要的一个点就是文章要能引发儿童的阅读兴趣,而林海音这篇文章很 好地做到了这点。文章采用了儿童第一人称的叙事手法,通过儿童的眼光和口吻来展现一幅幅生动有趣的童真画面。
正如儿童总能从平常的事件中挖掘出成人想象不到的乐趣,文中的“我”也从“老北京冬天人们卖煤与买煤”这件事中发现了别样的乐趣。
“我站在骆驼的面前,看它们吃草料咀嚼的样子:那样丑的脸,那样长的牙,那样安静的态度。它们咀嚼的时候,上牙和下牙交错地磨来磨去,大鼻孔里冒着热气,白沫子沾满在胡须上。我看得呆了,自己的牙齿也动起来。”
这段文字中的“那样……那样……那样……”充分地展现了儿童的语言,将童真童气体现的淋漓尽致,符合小学学生的阅读以及说话习惯。而其中描写的“我”学骆驼咀嚼,也是儿童们会时不时做出的行为。这样的描写和场景更能吸引住学生,从而让他们从中得到童真的体验。
“一定是拉骆驼的人们,耐不住那长途寂寞的旅程,所以才给骆驼带上了铃铛,增加一些行路的情趣。”“骆驼也脱掉它的旧驼绒袍子啦!它的毛皮一大块一大块地从身上掉下来,垂在肚皮底下。我真想拿把剪刀替它们剪一剪,因为太不整齐了。”
丰富的想象、完全不同于成人的解读、看似幼稚的想法,这些都是儿童们最深切的体会。当学生们阅读到,作者通过儿童的角度去展现出的一个别开生面的世界时,仿若如鱼得水,这是他们最熟悉的世界,也是最梦幻的体验。
02故事性的叙述
狭义上的散文,其主要特点是“形散神不散”,写法多样却又不离中心,有一贯穿的线。本文的题目非常特殊,由三个词用“·”缀连起来。“冬阳”点明了时间,又埋下了伤感与温暖交织的情感基调;“童年”则是本文的主旨——对不再的童年的回忆;“骆驼队”则是本文的一条线索,从开头引出全文,又在结尾结束全文。
文中用几个时间名词把内容串联起来,“冬天又干又冷——冬天快过完了, 春天就要来了——夏天来了——夏天过去, 秋天过去, 冬天又来了”。随着时间的瞬移,作者把回忆中难忘的几件童趣事情都一一交代出来,这为本文更添上了几分故事性的色彩。
小学生接触的散文并不多,而且很难接受那些形散、以描写和勾画意境为主的散文。当这样一篇具有故事性叙述的散文出现在他们的阅读视野中时,它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进入散文阅读的引领者”了。充满童真童趣的语言、并不乏味的内容、优美富有诗意的画面,这些都能更好地让学生们去逐渐接受散文这一文体。
儿童阅读的角度与成人不同,他们很难第一眼就去关注文章内在的主旨和深奥的感情,但如果一篇文章能够通过一串有趣的故事和真切的童真体验慢慢诱导儿童走进构架起的世界里,然后让文章的幽邃的情感浸润到儿童内心,这或许会更加难忘。
本文所表达的对童年回忆的怀念和感伤,直接抒情小学生很难理解和感同身受,但是通过一个有头有尾的故事性叙述,虽然减弱了散文“散”的特点,却更能让学生心领神会到其中的深情。
而本文也将一种全新的叙述方法带进学生们的阅读视野,其笔调更接近小学生的阅读和写作水平,又有不同,它以一种更容易接受的方式让他们学习到崭新的叙述事物。
03活泼优美的诗化语言
儿童语言不似成人那般复杂,他们的语言更加淳朴简单、多有重复和单句,但同时又具有丰富的想象力,甚至在面对同大人相悖的想法上,他们也会执拗的去坚持自己看似并不可能的想法。
一篇好文,其语言就像打开这篇文章内里的钥匙,或质朴、或华美、或深奥、或生动活泼,不论哪一种都是带领学生走进其中的“导师”。这篇文章的语言简练朴素,非常直白却又蕴育良多,能够让学生们更快的进入文章。
“那样丑的脸,那样长的牙,那样安静的态度。它们咀嚼的时候,上牙和下牙交错地磨来磨去,大鼻孔里冒着热气,白沫子沾满在胡须上。”
在描写骆驼的样貌时,那些简单直白的修饰词,短小的句子,都是儿童们直言不讳、单纯的语言习惯,作者在写作时充分照顾到了这一点。
“它的毛皮一大块一大块地从身上掉下来,垂在肚皮底下。我真想拿把剪刀替它们剪一剪,因为太不整齐了。”“看它从不着急,慢慢地走,慢慢地嚼,总会走到的,总会吃饱的。也许它天生是该慢慢的,偶然躲避车子跑两步,姿势很难看。”
“慢慢地、慢慢地、慢慢地”“总会……总会……”“一大块一大块”,简单地重复,却又不失美感,仔细阅读你更能从中读出韵律和节奏感。虽然小学生并不能分辨出,但是语言的本能会让他们更易沉入其中,也更易收到其情感的感染。
本文的语言多白描手法,淳朴却不死板,充满了活泼风趣。
然而除此之外,文章还充满了诗一般的美好。文章没有华丽的词藻,人物对话也都是浅显的语句,没有深奥的充满哲理性的启示,只是普通的字句搭配却奏出了最优美的乐章。
“冬阳”为全文抹上了一层明橘色的亮光,在灰白的冬日里,如同太阳般温暖的情感是“我”记忆力永远无法磨灭的东西;“童年”则构成了一个时空意境,其具有的特殊含义将儿童读者们瞬间拉入那个充满了赤子之心的时代;“骆驼队”勾画了一个具体的画面,一串带着驼铃的队伍自悠远的远方走来……
不仅仅是诗化的语言,在关于驼铃的讨论上,“我”也给出了一个儿童普遍能接受的、憧憬的美好结局:
“不是的,爸!它们软软的脚掌走在软软的沙漠上,没有一点点声音,你不是说,它们走上三天三夜都不喝一口水,只是不声不响地咀嚼着从胃里倒出来的食物吗?一定是拉骆驼的人们,耐不住那长途寂寞的旅程,所以才给骆驼带上了铃铛,增加一些行路的情趣。”
《冬阳·童年·骆驼队》能够成为小学课本中的经典,并非偶然,实非必然,老少咸宜。它不单单能够将年幼的学生引入优美的散文圣殿,在培育人格品质方面,其作用也不可小觑。
-END-
编辑|张明月 刘海宁
审核|马 瑞 李章鑫
铁塔语文学刊
立足中原,做研究型教师
▇扫码关注我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