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文韵 | 文本解读:《最后一课》的儿童视角和自省意识分析

《最后一课》的儿童视角和自省意识分析
文 | 李文惠
摘要:都德《最后一课》创造了短篇小说的艺术典范,是爱国主义教育的典范,因此选为初中教材经典篇目。本文将从儿童视角和忏悔意识方面对小说文本进行分析。
关键词:儿童视角 忏悔意识 文本细读
《最后一课》是法国作家都德的作品,在语文教材的多次改编中得以保留,可见其影响力之深。小说以小弗朗士的儿童视角来反映普法战争这一重大社会问题,并通过韩麦尔先生与小弗朗士的忏悔以及主人公心路历程的成长来唤醒人们的爱国之情和强烈的民族文化认同感,对中学生具有启发意义。
所谓儿童视角,首先是指小说采取第一人称叙述 ,还体现在小说独特审美氛围的营造上,韩麦尔先生不同于往日的穿着和神态、一些稀客的到来和郝叟老头的表现等等都通过“我”的眼睛捕捉到,带有鲜艳的“儿童色彩”。此外,表现亡国之恨的小说本来应当是悲剧,但《最后一课》用独到的视角为文本增添了一丝稚拙天真的情趣。与此同时,文中大量出现的自我忏悔和反省用对话或作者的心理描写展现在读者面前。从现代小说的叙述理论来看,“我”既是小说的线索人物,也是作者的代言人之一,“在充当形象角色的同时也扮演者叙述者的角色”在童真的同时又不失深刻,依我见,此为经典之所在。
文中有很多细节值得我们推敲咀嚼,以下依次分析。
那天早晨上学,我去得很晚,心里很怕韩麦尔先生骂我,况且他说过要问我们分词。可是我连一个字也说不上来。我想就别上学了,到野外去玩玩吧。
“怕”是小弗朗士的情感,既写出了学生对老师的恐惧、敬畏,又从侧面暗示出韩麦尔先生平时的严厉。“他说过要问我们分词”写出了韩麦尔先生教学的认真负责。“可我连一个字也说不上来”写出了“我”平时上课并没有认真听讲,与后文作者在意识到这是最后一课时的认真形成的鲜明对比埋下了伏笔。“我想就别上学了,到野外去玩玩吧”,寥寥几笔的心理描写,将一个对待学习不思进取,毫无悔意,且天真烂漫的孩童形象生动地展现在读者面前。
天气那么暖和,那么晴朗!
通常在迟到时,大家往往着急赶路。而这里单独成段的环境描写,写出了作者即使知道自己迟到了,依然悠闲的心境,表现出“我”对上学的满不在乎,向往懒散自由的生活,这是孩童的天性。
画眉在树林边宛转地唱歌;锯木厂后边草地上,普鲁士士兵正在操练。这些景象,比分词用法有趣多了;可是我还能管住自己,急忙向学校跑去。
在作者看来,“画眉唱歌”、“士兵操练”与学习自己的母语相比都是极有趣的事情。首先,这句写出了一个儿童的天真,作为一个孩子,他并没有意识到战事的吃紧,不知道战争的残忍。其次,作者对自己的母语法语的态度,令人扼腕叹息。“可是我还能管住自己,急忙向学校跑去”,说明“我”并不是一个毫无规则意识的人,是有朴素的价值观的——上课是正事,虽然无趣,但也不能被有趣的事情耽搁。可是迟到已是有错在先,急忙跑去学校是应该的,而作者用“还”字,似乎带有一种引以为豪的孩子的稚嫩。陈孝英先生认为:“都德的幽默温和、纤细,是谦而不虚,仿佛只是用绣花针轻刺一下而已。”
我走过镇公所的时候,看见许多人站在布告牌前边。最近两年来,我们的一切坏消息都是从那里传出来的:败仗啦,征发啦,司令部的各种命令啦——我也不停步,只在心里思量:“又出了什么事啦?”
“我”虽然知道“一切坏消息都是从那里传出来的”,但小作者对“坏消息”的认识显然是刻板的、僵化的,他不明白那些所谓的“败仗、征发、司令部的命令”真正意味着什么,有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从他内心的思量可以明显的看出来,但这也符合一个孩子单纯的心性。“又”字写出了当时法国社会的频繁动荡、变故迭起、人心惶惶,同时也暗示将有大事发生,引出下文。
铁匠华希特带着他的徒弟也挤在那里看布告,他看见我在广场上跑过,就向我喊:“用不着那么快呀,孩子,你反正是来得及赶到学校的!”
“反正你是来得及赶到学校的”,铁匠的话看似在劝小弗朗士慢点跑,实则反映了千万法国民众的心声,“来得及”反映出法国普通民众对待教育消极怠慢的态度,“来得及”和“最后一课”时间上的对比,与后文韩麦尔先生所说的法国人对待自己文化的态度相呼应,“大家天天都这么想:‘算了吧,时间有的是,明天再学也不迟。’现在看看我们的结果吧。唉,总要把学习拖到明天,这正是阿尔萨斯人最大的不幸。”
平常日子,学校开始上课的时候,总有一阵喧闹,就是在街上也能听到。开课桌啦,关课桌啦,大家怕吵捂着耳朵大声背书啦……还有老师拿着大铁戒尺在桌子上紧敲着,“静一点,静一点……”
“平常日子总有一种喧闹”既写出了班里学生难以管理,又与后文教室里的安静形成对比,表明今天是不同寻常的一节课。“老师拿着大铁戒尺”与第一段人物性格相吻合,深化了韩麦尔先生严厉治学的形象。
我本来打算趁那一阵喧闹偷偷地溜到我的座位上去;可是那一天,一切偏安安静静的,跟星期日的早晨一样。我从开着的窗子望进去,看见同学们都在自己的座位上了;韩麦尔先生呢,踱来踱去,胳膊底下夹着那怕人的铁戒尺。我只好推开门,当着大家的面走过静悄悄的教室。你们可以想象,我那时脸多么红,心多么慌!
大家都有这种体验,迟到时想要悄无声息地溜进教室,不想引人注目,这一心理描写非常真实。“偏”字写出了事与愿违,与平时形成强烈的对照。“踱来踱去”写出韩麦尔先生的心事重重;“只好”写出“我”的无奈和恐惧。
可是一点儿也没有什么。韩麦尔先生见了我,很温和地说:“快坐好,小弗朗士,我们就要开始上课,不等你了。”
韩麦尔先生反常的温和和平日的严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反映出他内心的悲痛,并且希望给同学们上好最后一节法语课的心情。
我一纵身跨过板凳就坐下。我的心稍微平静了一点儿,我才注意到,我们的老师今天穿上了他那件挺漂亮的绿色礼服,打着皱边的领结,戴着那顶绣边的小黑丝帽。这套衣帽,他只有督学来视察或者发奖的日子才穿戴。而且整个教室有一种不平常的严肃的气氛。最使我吃惊的是,后边几排一向空着的板凳上坐着好些镇上的人,他们也跟我们一样肃静。其中有郝叟老头儿,戴着他那顶三角帽,有从前的镇长,从前的邮递员,还有些别的人,个个看来都很忧愁。郝叟还带着一本书边破了的初级读本,他把书翻开,摊在膝头上,书上横放着他那副大眼镜。
“漂亮的绿色礼服”、“领结”、“礼帽”和后面交代的“只有督学来视察或者发奖的日子才穿戴”的“只有,才”表现了韩麦尔先生对最后一节法语课的重视。“镇上的人……个个都很忧愁”忧愁的原因可能是大家后悔以前没有好好上法语课。
我听了这几句话,心里万分难过。啊,那些坏家伙,他们贴在镇公所布告牌上的,原来就是这么一回事!
“坏家伙”表现了一个孩子对于战争残酷的初步认识,和对德国侵略者的不满和谴责。“原来”写出了作者的恍然大悟。
我几乎还不会作文呢!我再也不能学法语了!难道这样就算了吗?我从前没好好学习,旷了课去找鸟窝,到萨尔河上去溜冰……想起这些,我多么懊悔!我这些课本,语法啦,历史啦,刚才我还觉得那么讨厌,带着又那么重,现在都好像是我的老朋友,舍不得跟它们分手了。还有韩麦尔先生也一样。他就要离开了,我再也不能看见他了!想起这些,我忘了他给我的惩罚,忘了我挨的戒尺。
这里符合大多数该年龄段儿童的一点是,大多数儿童其实都知道学习的必要性而不能克服自己贪玩的天性,也照应了第一段中“我想要不别上学了,出去玩吧”的心理,但在这一刻,他贪玩的特性转化为懊悔,他真正意识到了自己之前的错误在于明白什么是正确的却不能自控,这种“我本可以”的懊悔让他对即将分别的法语课程及其老师产生了不舍之情,是主人公的内心成长。
可怜的人!
“可怜的人”单独成段,既可指上段中的“我”,再也不能学法语的无奈和后悔莫及;也可指下段的韩麦尔先生,这是他的最后一节法语课;亦可指阿尔萨斯人民,他们即将与自己的祖国告别。独立成段没有具体的指向性,但更可以诱发读者思考。
他穿上那套漂亮的礼服,原来是为了纪念这最后一课!现在我明白了,镇上那些老年人为什么来坐在教室里。这好像告诉我,他们也懊悔当初没常到学校里来。他们像是用这种方式来感谢我们老师四十年来忠诚的服务,来表示对就要失去的国土的敬意。
“懊悔”、“感谢”和“敬意”是在场所有人心境的概括。他们“懊悔”的原因和小弗朗士相同,在即将失去之时才懂得珍惜;“感谢”源于内心的认知,四十年来忠诚的服务值得被感谢;而“敬意”作者没有正面的描写,应当是小弗朗士的第二次成长,他意识到语言文化和民族、国土的重要。
你们的爹妈对你们的学习不够关心。他们为了多赚一点钱,宁可叫你们丢下书本到地里,到纱厂里去干活儿。我呢,我难道没有应该责备自己的地方吗?我不是常常让你们丢下功课替我浇花吗?我去钓鱼的时候,不是干脆就放你们一天假吗?……”
“你们爹妈……到纱厂里去干活”写出了法国底层人民的悲哀,不懂得改变命运的方式正是学习,忽略知识,轻视教育,应当反思。而韩麦尔先生偶尔对工作的怠慢也体现了上文提到的大多数法国人对国语的态度“算了吧,明天再学吧,时间有的是”。阿尔萨斯人的悲剧不单单是由侵略造成的,也是对他们忽视自己语言和文化的警告。
接着,韩麦尔先生从这一件事谈到那一件事,谈到法国语言上来了。他说,法国语言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最明白,最精确;又说,我们必须把它记在心里,永远别忘了它,亡了国当了奴隶的人民,只要牢牢记住他们的语言,就好像拿着一把打开监狱大门的钥匙。说到这里,他就翻开书讲语法。真奇怪,今天听讲,我全都懂。他讲的似乎挺容易,挺容易。我觉得我从来没有这样细心听讲过,他也从来没有这样耐心讲解过。这可怜的人好像恨不得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在他离开之前全教给我们,一下子塞进我们的脑子里去。
“最美”、“最明白”、“最精确”三个“最”字极言韩麦尔先生对法语、对自己国家和文化的热爱和敬意,体现了先生高度的文化认同感和文化自信心,如同我们对待汉字的态度。“亡了国……大门的钥匙”,这里运用了比喻的修辞手法,“监狱”本指把人们囚禁起来的处所,这里比喻普鲁士对法国人民的统治和封锁。“打开监狱大门”比喻赶走侵略者,人民重新获得自由。“钥匙”用来比喻法语,在韩麦尔先生眼中,语言是民族的象征,不忘记本民族的语言,就不会忘记自己的国家,这样的信仰可能就是韩麦尔倾心教学数十年的原因吧。“塞”字有“用力放入,挤入的意思”,包含强烈的主观情感,如果换成“放”就会比较平实,不能表现出韩麦尔先生渴望我们勿忘本国文化的强烈的主观愿望。
语法课完了,我们又上习字课。那一天,韩麦尔先生发给我们新的字帖,帖上都是美丽的圆体字:“法兰西”、“阿尔萨斯”、“法兰西”、“阿尔萨斯”。这些字帖挂在我们课桌的铁杆上,就好像许多面小国旗在教室里飘扬。个个人那么专心,教室里那么安静!只听见钢笔在纸上沙沙地响。有时候一些金甲虫飞进来,但是谁都不注意,连最小的孩子也不分心,他们正在专心画“杠子”,好像那也算是法国字。屋顶上鸽子咕咕咕咕地低声叫着,我心里想:“他们该不会强迫这些鸽子也用德国话唱歌吧!”
“帖上都是美丽的圆体字……就好像许多面小国旗在教室里飞扬”,可以看出“我”对法语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转变,与之前认为其枯燥难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此外,将字比作国旗,是“我”第一次将母语与自己的国家联系起来,作者开始认识到语言就是民族的象征。“钢笔在纸上沙沙地响”是以动写静,用细小的声音衬托出教室气氛的低沉。“他们该不会强迫这些鸽子也用德国话唱歌吧”,这是孩子独特的思维方式,但也表现出对德国统治者的不满和嘲讽。其次,鸽子是和平的象征,体现出“我”和法国人民对和平的渴望以及对“文化自由”的向往。
我每次抬起头来,总看见韩麦尔先生坐在椅子里,一动也不动,瞪着眼看周围的东西,好像要把这教室里的东西都装在眼睛里带走似的。只要想想:四十年来,他一直在这里,窗外是他的小院子,面前是他的学生;用了多年的课桌和椅子,擦光了,磨损了;院子里的胡桃树长高了;他亲手栽的紫藤,如今也绕着窗口一直爬到屋顶了。
“四十年来……如今也绕着窗口一直排爬到屋顶了”,重述了韩麦尔先生对学校的不舍,对国土的不舍,运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几处景物描写暗示韩麦尔在这里消耗的时间之长,更能表现其内心的悲痛和眷恋。“亲手栽的紫藤”既体现了韩麦尔先生志趣高雅,又写出了他对学校的用情至深,视如自己的家一般。
忽然教堂的钟敲了十二下。祈祷的钟声也响了。窗外又传来普鲁士士兵的号声——他们已经收操了。韩麦尔先生站起来,脸色惨白,我觉得他从来没有这么高大。
“钟声”和“号声”宣告了阿尔萨斯人民从此和自己的国家告别了。“韩麦尔先生站起来,脸色惨白”,站起来表达了先生对祖国的敬畏和深深的依恋,“脸色惨白”则写出了韩麦尔先生内心悲痛至极却无可奈何的愤慨。“我觉得他从来没有这么高大”不是因为“我”以前没有注意到老师的高大,而是我成熟了,终于懂得国家之于人民的意义,语言之于民族的意义。成长后的“我”理解了韩麦尔先生对于法语的感情,是他的爱国之心令作者感动而敬佩,因此先生的形象变得伟岸起来了。
“我的朋友们啊,”他说,“我——我——”
但是他哽住了,他说不下去了。
他转身朝着黑板,拿起一支粉笔,使出全身的力量,写了几个大字:
“法兰西万岁!”
韩麦尔先生“使出全身的力量”来写“法兰西万岁”,这一动作里倾注了他爱祖国的全部情感,“法兰西万岁”是韩麦尔先生的心声,表达了他对祖国必胜的坚定信念,集中表现了法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精神和不屈的意志。
然后他呆在那儿,头靠着墙壁,话也不说,只向我们做了一个手势:“散学了,——你们走吧。”
用这样一连串的动作描写结尾,表达的感情更为深沉,更能震撼读者的心灵,这个手势包含了韩麦尔先生内心深处因国土沦丧而产生的巨大痛苦,也包含了他对自己国家的热爱和对民族语言的眷恋。此时无声胜有声,留给了作者反复回味的余地。
进入教材的文本都是适合儿童学习的典范作品,它表现为“少年儿童的生活和他们精神生命的成长”,最终使孩子形成最根本的国家观、民族观、价值观等。学完这篇课文,希望中学生可以有所启发,增强自己的文化认同感和爱国主义情感,明白一个民族遭受异族侵略欺侮,应当得到同情,但是一个民族不能自立自强,也应当自省寻找原因。如果说《最后一课》是一篇爱国主义的经典,那么他最大的特色就在于引导人们将浓烈的爱国深情熔铸到深刻的自省与行动中。
新闻丨上好“学前第一课”, 谱写学科教学新篇章———河南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学前第一课”系列讲座圆满完成铁塔“百味” | 叙述分层有韵味,形式里面藏深意——《装在套子里的人》铁塔前沿 | 寓庄重于戏谑——《围城》语言的幽默讽刺艺术铁塔文廊 | 以“钱”观人——祥子的堕落
图文 | 李文惠
编辑 | 马 瑞 李章鑫
审核 | 张明月 刘海宁
分享
点赞
在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