帘子

号称今年最强寒潮汹汹来袭,但我们不怕,因为贴心的年级领导为我们每个办公室的门上装了挡风的帘子。央视说“要想防寒不靠抖,棉裤身上必须有”,须不着,有帘子。俺们躲在帘子背后欢欣鼓舞、斗志昂扬、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帘子是军绿色的,崭新的,办公室一下子就变成行军大帐篷了,每一位坐镇其中的老师立马就成了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至少是个队长、军曹什么的。管它什么军衔,我们都霎时变利索了,连平常千娇百媚的柔弱女子也帼国不让起须眉来,最明显的标志就是不再吹空调,不再穿大衣,不再围脖子了,尤其不用穿老棉裤,秋裤嘛,爱穿才穿,她一进门大喝:“热,我王小儿热啊,去啊,抓“敌营”抓两个舌头回来老娘审一审!”“怎么回事?我昨天就给你们下达了作战命令,怎么今天早晨还没动静?搞元旦晚会?敌人会因为我们庆新年就不进攻吗?想当年蒋介石刚发表了新年讲话,英明的主席来了一个针锋相对的新年贺辞,要不,你们也来一篇?”
教材是兵法,教辅就是作战手册,教室是训练场,考场就是战场,我们这些办公室呢?就是战地指挥所。校长至少是大校师长,年级主任是中校团长,班主任则是上尉连长,普通老师就是各级大大小小的指挥员,学生是冲锋陷阵的炮灰了,大家还记得《我的团长我的团》中的炮灰团还有那个死啦死啦团长吗?腾冲、南天门,令人热血沸腾啊!考试呢?就是实弹演习,注意:演习阵亡的人是不能算战斗英雄的,只能称烈士。所以,死也要给老子死到真正的战场——考场上上去!如果你一不小心踩了雷,战死了,长官就会对另个炮灰说:“来,王二狗你就是九连连长了!就是战死也不能给老子拉稀摆带好!”王二狗在门帘子抹了一把因为最强寒潮冻出清鼻涕行了一个伪军式的军礼说了一声“是”就想来握长官细皮嫩肉的手。长官嫌弃地躲开了。王二狗尴尬笑了,露出了熏得焦黄的老鼠牙。他刚躲到一楼的新装了防偷窥玻璃的厕所的格子间里过足了烟瘾。其实,我们这么拼都是为了帘子——面子。
帘子不仅可以挡风挡雨,还可以挡噪音。以前的铁门虽然密闭性好,但开关时吱吱呀呀的,想干得私密的事都不行,连小偷都犯愁。而今,神不知鬼不觉地进,神鬼莫测地溜,静悄悄、偷偷地干活儿,放枪的不要。门上那些提醒关门的温馨提示就可以揭下来当手纸了。只是有一个问题注意:学生娃儿进门要喊报告哟!否则,猛地就出现在身后,睡得迷迷糊糊的老师会被吓死的。
其实除了门帘外,还有令人遐想的窗帘、浴帘,面纱、遮檐帽、墨镜也都是帘子,还有屏风、影壁,隔墙也是实实在在,除此还有官职、名誉、头衔莫不是。因为人们最怕赤诚相见,它很多容易让人产生赤裸裸的邪念。不过,帘子再厚也是挡不住的,就像纸包不住火一样。这不,今天就有一位明星被迫扯下了挡在脸上自己的屁股帘子:
2020年12月31日零时,郭敬明就当年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的作品《圈里圈外》一事在微博上道歉,并表示将把《梦里花落知多少》的版权收入全部捐赠给庄羽。
几个小时后另一位导师于正也被迫走下神坛给琼瑶阿姨正式道歉了。因为他的《《宫锁连城》也侵《梅花烙》的权。
所以,现实的帘子要挂上,尽管不和谐、有些难看,但实用啊;虚伪的帘子要摘下,虽然光鲜,但没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