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家访谈 | 青少年自杀之殇——奥利维耶.杜维尔先生访谈录(二)

点击蓝字
关注雪堂
◆ ◆ ◆◆
青少年自杀之殇
——奥利维耶.杜维尔先生访谈录(二)
◆ ◆ ◆◆


据2012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数据,全球15-29岁的青年人中,自杀是排在第二位的致死原因。与中学生们有过紧密接触的学校心理老师、班主任或医院未成年人心理咨询中心的医生,更是熟知青少年中抑郁与焦虑状态、自残自杀现象的普遍存在。当前社会上频频见诸报道、甚至就发生在我们身边的青少年自杀事件,更是家庭、学校、社会之痛。
那么如何避免难以承受的“孤独”使青少年们走向自杀?法国分析家多尔多认为,“可取的做法是,和自杀意向的青少年坦率谈论死亡,谈论他周遭的人”。
青少年自杀是公认由多因素导致的社会难题,我们听听有着精神分析家和人类学家身份的杜威尔先生怎么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杜维尔先生简介
巴黎10大和巴黎7大临床心理学家、巴黎第13大心理学家、雷恩2大客座教授(病理心理学)、笛卡尔心理学研究所心理学家,雅克·拉康和克劳德·列维-斯特劳斯的学生。“分析空间”协会的成员、法国人类学协会成员;长期致力于青少年发展的研究,以及跨文化青少年发展的研究,并在此领域取得了骄人的成果。主要研究方向:精神病患者的心理护理、临床人类学和精神分析学;青少年(精神病学和精神分析学之间的联系、精神分析学的历史)。自2004年起,活跃在巴黎七大的精神分析-医学和社会研究中心。
在学校接待青少年来访时,常会遇到有自杀想法的学生:有时候他们的言说让人感觉是癔症性的,就是他们用自杀的说法吓唬你,以获得他们想得到的利益;有时候会听到深深的抑郁,他们因为从小对周围世界的不满而遁入自己以为理想的世界(幻想的或是书籍里描绘的),这时死亡就对他们产生很大的吸引力。您如何看这两类案例呢?两类案例的处理会有何不同呢?
你的问题里有答案,很复杂,我想把问题简化成:“为什么青少年想要自我毁灭?”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非常值得关注。自杀或是没有共情能力(编者注:共情概念来自人本主义学派,后来也影响至精神分析各流派。美国心理学家罗杰斯指的共情是咨询师体验来访者内心世界的能力,能设身处地体验到对方的处境和感受,但又不过分卷入失去自己的独立性。杜威尔先生在这里把它对应于一种成熟的人格品质,这也慢慢成为精神分析界的共识。缺乏此种能力的青少年,可能会缺乏对别人情绪的识别和反应,不太会为自己担心,对惩罚不太敏感,对笑声以及积极刺激也不太敏感,他们会缺乏社会性的连接,也不想讨好别人[1]),这二者会有交叉,很多的年轻人不想活。有些人有幸遇到了可以让他坚持下去的人和事,跟癔症性没有关系。
青少年通常的解决方法是被爱,特别是男孩子,不是一个要跟女孩子约会的问题,而是一个要去达到他想象性自我的问题。很多青少年为此就找到了极端组织,他在里面找到被爱、被支持的感觉。我们停止自杀的想法是当我们有一个身份认同时,被某个人爱或者被想象地爱着。当一个青少年他想自我毁灭时他想要毁灭的是什么?我们是有理由相信,他其实不是想毁灭自己的生活的,他是想要超越或克服某些东西从而达到正常的状态,但他做不到。当青少年想要被爱、想要被认可而不能实现时,他就会产生自杀的想法。
思考青少年的自杀不能像拉康思考成年人的自杀那样,那是不一样的。我们需要再引入一些东西,拉康的实践更多是与成年人的工作,与青少年工作是很少的,我深信法国精神分析家多尔多治疗儿童的方式。2006年成都曾有个关于多尔多的研讨会。我跟多尔多与蒙娜诺尼(编者注:精神分析家)对于接待青少年有很多的交流。拉康的很多观点对于成年人来说是非常正确的,但对于很多青少年则并不完全正确。对拉康来说,成年人的自杀是在跨越阻碍,是在最不得已的情况下的一种壮烈行为。他们中有些人自杀是有一种为了荣誉而死的意味。青少年就完全不一样,他们不是为了荣誉而自杀,而是困在问题的面前,被困住了。(编者注:或许还存在不同文化差异,在日本一直有为荣誉而死的传统,包括青少年的自杀。)要理解青少年的自杀,就要理解青少年的超越,是什么能让他们走出青少年期。
关于青少年自杀有些错误的观点,这会阻碍我们的临床实践。
第一个错误的观点就是认为这是癔症性的(编者注:当我们说青少年自杀是假装和欺骗时需要极端谨慎,自杀的意念、计划、实施都是需要有人解读的表达),但并非如此。青少年的方式是离家出走,不是去自杀,说他们癔症性的,其实是他们用这样的方式在寻求爱,让人注意到他。因为父母爱他的方式,不是他想要的方式。就像上午(编者注:讨论班课程里)所说,父母爱他的方式就像爱一个小孩子,但他希望以成年人的方式被爱。青少年的自杀很多时候是为了让他的父母“消失”。是为了跟他父母说不,对父母的要求说不,他其实不是为了得到父母的关注,而是希望父母不要用这种方式注意他。(编者注:做个比方,有些父母只跟孩子谈论学习、成绩,这是他们注意孩子的唯一方式,至于孩子的情感、人际交往、兴趣爱好等等是不被关注的。很明显每个青少年都希望父母把他们当成完整的一个人来看待。)分析家要做的,就是让父母不要跟小孩黏在一起,就希望他能稍微独立一点点。不是寻求父母的(这样的)爱,而是想要分离、远一点。
另一个需要区分的观点是,认为青少的自杀念头是在幻想里困住了。如果我们这么说的话,就是把幻想和现实对立了。如果我们是拉康派的话,我们不会把幻想和现实对立的,因为拉康讲的三个维度,实在、象征、想象(编者注:关于三界的理论可参看《导读拉康》,肖恩.霍墨著,李新雨译,重庆大学出版社,2014)。在拉康的理论里,象征界是可以让想象界平静的,想象界就是把你置于镜子里,象征就是通过语言归纳整齐。想象,简单地说,就是处在他人目光中的身体的活动。(l’imaginaire, c’est quelque chose qui est la mise en jeu du corps dans le regard de l’autre.) 实在的身体就是冲动,象征界的身体就是通过语言表达的身体,想象的身体就是在镜子中的身体。在想象里面有理想自我,在实在里面是他的冲动,性冲动,象征里则是他说出来的。三界结构描绘了主体,而外部现实的社会对我们有很多要求,青少年是很知道怎么对这些要求说不的。青少年不去回应外界的要求,他是拒绝的,但他会通过游戏去回应。在游戏里,我们的想象界和象征界就有点混淆。在精神病的情况下,青少年的冲动就是主体遇到了外界的要求,这要求来源于社会、父母以及异性。男孩子在游戏里玩得越多,越不知道怎么跟女生相处。父母会要求你去学校,融入社会,在这个过程中你就会接触各种同学,特别是异性。现在有两种倾向非常多:一是青少年看不出男女(中性化),另一个倾向是极端化,有些男生变成肌肉男,非常男性化,还有些女生会整容变得更女性化。沉迷电子游戏的问题在于冲动的轨迹,主体是在和客体小a交流,就像神的化身,(在游戏里)他可以让人们像他想的那样出现或者消失。但大彼者是不会消失的,父母、社会,不是说你按下键就消失了,如果主体的冲动是通过客体小a实现的,他的象征界和想象界就混淆了,那象征界就变成了想象界。这就是我理解的你说的那些癔症性的关闭在想象界里的情况。但它造成的影响就是,真实的身体不能够被语言所表达, 随之而来就会产生很多真实的躯体的问题,如厌食症、暴食症、失眠、身份认同障碍等等。自杀,要么是主动地想让真实的身体“消失”,要么是一种想让他人“消失”的意愿。这就陷入了抑郁症之中:由于我对别人来说毫无价值,所以我要毁灭我自己。他会觉得自我的毁灭会影响、波及到他人,并不是希望得到他人注意。
注释
[1] Vivane Green:发展观点下对于共情能力的一些思考,心里程心理公众号,
https://mp.weixin.qq.com/s/vn4e4Td5RMQ_Zsj8eOFmTA,2017。
(注:特别感谢访谈翻译舒宇婷女士,采访那天傍晚她已陪同杜威尔先生逛了一整天的成都景点,但依然不辞辛苦担任我们的翻译。两个多小时的访谈,她耐心温和,口译清晰通畅,并在后期文稿中细致用心地校对补充。感谢宇婷对雪堂的鼎力支持!)


青少年面临的一个任务是:和父母分离,获得独立。温尼科特认为,青少年的长大,意味着“占据父母的位置”,而这“只能从成人的尸体上经过才能做到”。如果父母和成年人没有足够的理解,没有足够稳定地“托住”孩子的这种攻击性,他们就会感到绝望。有很多研究表明,自杀青少年的首要共同因素是受损的家庭关系。对此,法国分析家多尔多说,“如果他终于相信自己的消失没有人在意,如果幼年时期没有人真正爱他,指出他生活的价值,那么一段时间后,他就会幻想自杀。”自杀的意念或行为其实就是青少年的一种求索和寻找:寻求安全的依靠,寻找自己的身份定位。
必要的时候,我们需要为青少年寻找一个第三方的倾听者和对话者,以打破父母和孩子“一对一”的僵局。
敬请关注下一期《杜威尔访谈之三:中国印象、鲁迅以及精神分析中国本土化之漫谈》。
下期请关注……
上一期链接:分析家访谈 | 从一个精神分析临床案例谈青少年的孤独 ——奥利维耶.杜威尔先生访谈录(一)
微信编辑:玄渊
栏目编辑:贺辉
文字编辑:何一
最终审核:陈斌
雪堂卮言 精神分析杂志
▇扫码关注我们
本公众号版权归“雪堂卮言精神分析杂志”及作者所有,任何组织和个人,在未征得我们同意的情况下不能转载我们的文章,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们的关注。如需转载合作等其他事宜,请联系我们:xtzhypsych@126.com
平台重在分享,尊重原创。文章仅表达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立场。
点一下你会更好看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