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梅:邀牡丹

邀牡丹王晓梅后院牡丹正艳,而我一直对她有些疏远。
越过似锦繁花,随着大雁渐尽,看长空遥祭落英魂,我的心情也为之黯淡。细雨迷濛中,我徜徉在后院花园边,看见几片枯萎的叶子极不情愿地被无情的秋雨从显得枯黄的枝头剥落下来,一头载到花园里,幽幽地躺在污土中,满身的泪珠。它是在后悔没有借秋风舞尽自己最后一次洒脱?还是在怨恨这无休止的绵绵细雨总是勾起它对往昔春风得意的眷顾?雨夹裹着落叶的酸楚打落到我的身上,淋湿了我的心。恍惚中,一个红色身影嬝嬝婷婷飘落眼帘,点燃了我的视线,我看见她那火焰般的热情闪耀在枯木朽枝丛中,照亮了萧瑟中秋的眼瞳,逐渐萧条的花园也因她有了活力。踏过梦般繁华,历经秋霜染红、蝶去蜂空,我惊诧于万紫千红过后她竟然如此成熟稳重,落落大方中不失款款深情,日熏雾扰、霜打雨压中仍一如既往,笑得这么灿烂。我想起谁说过的一句话:笑到最后的才是最灿烂的,这句话送给她应该是最恰当的。她好象听见了我发自内心的赞美,雨中的她显得有些羞涩,笑靥中露出雨做的小酒窝。
她的羞涩倒让我觉得有点无地自容,怨过牡丹争宠、忌过她傲气临风,却没想到她如此地痴情。为表衷情她一度跟百花争春,为迎成功她在酷暑中绿得那么坚定,直到最后,她还紧扣秋的衣襟,笑得那么镇定,缓缓述说来此一趟的深情。想着她的风情种种,温暖中我也变得从容,走上前握紧了她最后的笑容,歉意中我将陪她走完最后这一程,姗姗来迟的邀请把我深深的祝福带给她:来岁共枯荣!
2009年写于佛坪
王晓梅,陕西洋县人。1995年大学毕业,财务会计专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