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装回忆 4 | 川久保玲的Shopping经

旧事,但画面和情绪可能是永恒。
《生于天桥底》黄伟文 著
2008年 天地图书出版公司(香港)
黄伟文在2008年出版的《生于天桥底》三册书中回忆2007年和川久保玲的晚餐。2007年,川久保玲专门店在港开业,玲姐与法国老公Adrian Joffe造访香港,I.T集团沈氏兄弟组了一个饭局,黄伟文和偶像晚餐。但也只得问一个良好问题,他问得紧要,却也和自己兴趣相关:
“Do you like shopping yourself?”
按照黄伟文的描述和回忆,玲姐嘴角泛出确实存在的微笑,她答:
“Only at the airport!”
“不买衫吗?”“No!”“不买化妆品吗?”“No!”,黄伟文记录下来,玲姐话,“But I go to market。”
去市集买food,是川久保玲最后的答案,像是她那些暗黑色不规则剪裁时装给我们的生活和时代下了一次狠狠的注解,犀利果断,又耐人寻味。短促,急急令。但请相信,再冷然的设计师也拥抱生活的冷暖,那是留给黄伟文深刻回忆的时装时刻。我亦觉得川久保玲为我们创造的时装与现实生活之间的“美丽的距离”是真正的美丽,因为这样的距离和揣测,让远观的画作蕴含了一种诗意。
我的第一次川久保玲是“红心”play,文先生2008年在东京出差,南青山买来最简单的白色小红心,虽然不是名正言顺的COMME des GAR?ONS,但心型图案换了红蓝绿金,潮咗多年不止,那是川久保玲的商业神话之一。
COMME des GAR?ONS白色笔记本,
记录了2008-2009年诸多的欧洲旅行。
文先生顺手送我一本COMME des GAR?ONS白色环保纸笔记本,小小的笔记本,简洁到只有封面的黑色COMME des GAR?ONS字体,我却带着它去了欧洲各地。每次都要在这本COMME des GAR?ONS笔记本上记下欧洲各地风情,去过的地方,遇到的人物,采访细节,或者在出发前,将要在旅行目的地做的事情,探访的店铺地址一一写落下来,白纸黑字。过了11年,我今天从书柜里找到这本COMME des GAR?ONS,旅行的观感和路过的风景,居然还历历在目,夹杂着川久保玲的时装印象,击打内心隐匿的泪点。

54 Rue du Faubourg Saint-Honoré,
COMME des GAR?ONS,
2008年11月 摄影:张朴
还是在2008年11月,我和文先生在巴黎。54 Rue du Faubourg Saint-Honoré,爱丽舍宫对面的庭院中,是COMME des GAR?ONS在巴黎的concept store,早年由Adrian Joffe拓展经营,地理位置实在大好,几大系列分散位于不同空间,又互相连接,安营扎寨围绕在这安静巴黎庭院里。店铺干净到只剩红色COMME des GAR?ONS字体做门面装饰外表,低调到需熟人带路,或是误打误撞走进来,才觉得玲姐的世界浩瀚,豁达,且无拘无束。结束拜访,为杂志写了那次COMME des GAR?ONS店铺游览经历,配上店内snap照。

COMME des GAR?ONS海报

但即便是20岁那阵,做杂志编辑,在欧洲留学,我也只单一认为川久保玲是破坏系的,打破一切陈规烂调,时装原子弹。时过境迁,我在30岁的阶段,觉得川久保玲是时装里的忧伤系,伤痕累累,她的思维其实根本不属于某一个时代,不属于这个星球。COMME des GAR?ONS时装所透露的愤怒和乖张,是玲姐对于当下的顽皮回应。无论如何,那些充满挑战的时装作品,已成为艺术品。更不要说,她对于摄影,独立出版倾注的热力,让人敬仰。川久保玲是时装界的艺术家。
2014年6月,我去巴黎看Dries Van Noten回顾展,再走去COMME des GAR?ONS,院子还是那么安静,店员还是那么轻省,不搭理,也不介入,不参与,也不多话,一切都follow the flow。那是我喜欢的态度,也是非常川久保玲式的。买红心play白球鞋。
2017年纽约大都会Met Gala主题是川久保玲。写过推文,一往情深让身边好友聊COMME des GAR?ONS给与我们的恩惠,有时装时刻,有出版海报,亦有设计灵光和美学要旨(请参阅文末“延伸阅读”)。
近几年,更懂川久保玲的“决裂”态度,大概也是因为人生阅历更为丰富,所以亦可以“决裂”很多人事。痛定思痛,我觉得川久保最大的恩惠是Not Making Clothing(“不做衫”)。Not Making Clothing正是她给2014年春夏系列起的名字。魔咒一般的口号,川久保玲绝然,她放佛否定了作为一个时装设计师的天然角色,并与之决裂,这种决裂,让她的暗语响了整整几十年。破茧而出,从她初初震颤等级森严的巴黎时装圈层开始,“原子弹”效果,从未止息,这才是川久保玲厉害的地方。
我时常认为,川久保在时装天桥上展现的那些繁复又华丽的轮廓,不规则剪裁,打破人体线条与肢体和谐感的装置,都是“帽子戏法”,障眼法,川久保才是真正的断舍离的圣手,她总是会把自己亲自建设起来的造型,轮廓,甚至是美学体系彻底打破了,再去挑战自己,建设一次崭新体系,如若她没有一个极度强大的内心,她不会果敢做到。
时装是你的人生态度。
早年接触到了川久保,人生悻然。不止息的决裂已经扎根在成长轨迹中。让我挑选人事的同时,也挑剔,冷,格格不入,如此可以学习川久保去打破,去重建,去把以前都抹掉,再来一次,再新生。川久保玲常看常新的因由大概就是决裂。
2017年9月,我又去了一次54 Rue du Faubourg Saint-Honoré,巴黎的时装友人在这里偶遇他们的挚友。彼此拥抱在川久保白色的店铺门口,商业潮流大胜的小红心似乎是唯一最后的暖。我知道,我回不到过去,也不需要回去,巴黎整个城市就是过去和现在的结合体。
我的衣橱里至今还保留着2008年,文先生从东京买回来的那件红心白色T,领口play tag已开始褪色,抽丝。我还有一件川久保玲的拼贴衬衣,当年在巴黎买了回来,直到有一次反面晾晒的时候,才发现从反面看,衬衣的拼贴图案是一副人像画!我惊呼川久保玲的这种玩味,playfulness,以及如何保留时装的惊喜和秘闻,像是那些通往巴黎秘密地点的暗语。
今时今日,有胆有识穿川久保玲的人是真懂决裂的美。上海的戴小姐家里有整柜的COMME des GAR?ONS。廓形裤装,黑色,她穿了去公司年会,她穿了和我们在沪上餐厅吃茶,吃靓食,她总有一颗坚定又刚硬的心,是hardcore。
2019年6月刚刚结束的巴黎男装周,
黄伟文Instagram闲话(左),
2018年9月我在香港参加活动遇到Wyman。
但我觉得川久保玲的shopping经,是去集市买食,那才是人间烟火的川久保。再硬核的设计师,再绝世独立的川久保也有那一抹生活的贴近时刻,那样的时刻,即是一个时装设计师给予我的最为人性化的时装时刻,我每次想起黄伟文回忆在饭桌上和川久保讨论的shopping经,我就会想起川久保的话,我在巴黎的周末市集买菜买食物,也觉得一样温柔可待。
一本关于川久保玲的书。
但如今,我不会着COMME des GAR?ONS,时日不同。日系已退潮(在我心上)。
我保持着远远观看的方式,一切人,一切事,远看都是一幅画,远观都是一首诗。
川久保玲如是。
撰文:张朴
推文图片,书籍摄影:张朴
除去署名,
其余均来自网络
未经同意,严禁转载,
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往期
时装回忆 1 | DKNY与agnès b的拍摄夜晚
时装回忆 2 | 拥抱过Martin Margiela的人是幸福的
时装回忆3 |蒙田大道的Jil Sander
延伸阅读
时装设计与Met红毯里外的私人COMME des GAR?ONS
?预告活动
《而我只想去巴黎》全国分享会
最后一场:
?? 广州站
时间:2019年6月30日(周日)19:30-21:00
地点:1200bookshop | 正佳Hi百货店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天河路228号正佳广场四楼Hi百货
主办方:地球旅馆、1200bookshop
参与方式:活动免费 预先报名
( 凭借二维码入场)
扫描二维码,预先报名

新浪微博:@Blonde小朴时态
微信平台ID:张朴好时光
Instagram:ethan_zhangpucd
张朴,作家,挪威奥斯陆大学媒体学硕士,曾在伦敦BBC,美国驻华使馆工作。出版文集《孤独要趁好时光:我的欧洲私旅行》《香港的前后时光》(内地与港台版)《仿佛,一场告别》。新书《而我只想去巴黎》于2019年1月正式出版上市。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