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文苑】水兵|月季曾是文人花

月季曾是文人花
文|水兵
一作家、诗人大都是爱花的家伙。又到月季繁华时,空气中弥散着浓郁的花香,置身白河两岸的花海中,香甜的风吹着碧波的水,一切明亮了许多,仿佛新的世界。因为疫情,今年南阳的月季花会被取消,改为“花开南阳,云赏月季”。花不能白开,我依然要为它放歌。何曾想,一个曾经除了灰墙土楼街道光秃而缺少鲜花碧水,有点呆笨的中原老城,几年间的培育、发展,一下子被花包围,被花簇拥,被花点燃,成了名副其实的花城。随之而来的是文化、旅游、产业,一个以花而生的花的新城跃然而出,吸睛世界,大放异彩。而这朵硕大的花织成的花的新城,就是南阳月季花城。月季花太普遍了,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公园、广场、路边、庭园,甚至沟渠之旁,荒坡之上,只要有空闲处,随处可见,随处飘香。普普通通的月季,不说与雍容华贵国色天香的花仙子牡丹相比,就是与代表浪漫爱情的玫瑰相比,它也太平常了。月季是大众之花,因为大众,与我平等,才人人喜爱;因为平常,不拣贵贱,才茁壮旺盛;尤其到了秋尽冬来,娇贵的花不是隐匿了,就是进了花房温室,唯有月季,百花萧落我仍在,菊后梅前独风景。因为耐寒,才有风骨,有风骨才让人肃然起敬。月季花又名长春花,月月红,四季蔷薇等。因四季开花,适应性强,不论江南塞北甚至世界各地都可以看到她的倩影。而且色艳香浓,被喜爱的人们排名十大名花第五位。
月季美艳多娇,引来无数诗人竞折腰。在繁若烟海的月季诗中,我只截取唐宋一节,就有无数。如宋杨万里《咏月季》就属上品:只道花无十日红,此花无日不春风。一尖已剥胭脂笔,四破犹包翡翠茸。别有香超桃李外,更同梅斗雪霜中。折来喜作新年春,忘却今晨是季冬。诗仙李白也写月季,因不用心就有点逊色:牡丹富贵为春晓,芍药虽盛只初夏。只有此花开不怨,一年独占四时春。
然而,爱屋及乌,惺惺相惜,就这诗,大宋的全能天才大文豪苏东坡竟也模仿,而且模仿得很拙劣,几乎是整句抄袭:花开花落无间断,春来春去不相关。牡丹最贵惟春晚,芍药虽繁只夏初。唯有此花开不厌,一年长占四时春。想那大唐诗人,知晓几百年后还有这样的铁粉,该会笑醒吧。月季与文人相惜,月季花成了文人花。但花有盛衰,人有悲欢。爱花的人和花一样容易折损命陨。傅雷夫妇一生酷爱月季花。上世纪六十年代,他们居住在上海江苏路一座带后花园的小楼中,因为喜爱,老俩口种下的月季竟有50多个各色品种。傅老除了伏案笔耕外,唯一的爱好就是到花园栽培和观赏月季,像平时的工作一样专注认真,一丝不苟。浇水、施肥、修剪、除虫,样样精通。他很少使用化肥,多用自制的有机绿肥。如丢弃的鱼鳞、落叶、毛豆荚再加上草木灰,沤熟发酵后埋在离花根约15厘米的泥土中。在“文革”初期,因白天太忙,傅雷夫妇夏夜里常打着手电筒嫁接月季或浇水施肥。一次,竟被警觉的红卫兵发现,他们诬告老俩口深更半夜藏什么东西,不由分说,将他们珍爱的50多种月季全部铲光,还挖地三尺寻找“罪证”,当然是只找到已经沤烂的鱼鳞和毛豆荚等肥料。批斗、恐吓和辱骂,1966年9月3日,傅雷夫妇欲哭无泪,心随被砍的心爱的月季而枯萎,与终生为伴的书和月季永诀了,双双吊死在屋中……一代翻译家、大学者,视花和美为人生至上的人含悲而去了。1985年,上海著名作家叶永烈写出纪念文章——《献给傅雷一束月季花》发表在《散文》杂志社,让多少人扼腕泪流。
二月季花还是和平之花,曾让“和平”遍地花开。据《花卉鉴赏词典》记载,月季于1789年,中国的朱红、中国粉、香水月季、中国黄色月季等四个品种,经印度传入欧洲。当时正在交战的英、法两国,为保证中国月季能安全地从英国运送到法国,竟达成暂时停战协定,由英国海军护送到法国拿破仑妻子约瑟芬手中。自此,这批名贵的中国月季经园艺家之手和欧洲蔷薇杂交,产生了“杂交茶香”月季新品系。其后,法国青年园艺家弗兰西斯经过上千次的杂交试验,培育出了国际园艺界赞赏的新品种“黄金国家”。此时,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弗兰西斯为保护这批新秀,以特殊代号的邮包,空运寄到美国。又经过美国园艺家培耶之手,培育出了千姿百态的珍品。1945年4月29日,太平洋月季为欢庆德国法西斯被彻底消灭,就从这批月季新秀中选出一个品种定名为“和平”。1973年,美国友人欣斯德尔夫人和女儿一道,带着欣斯德尔先生生前留下的对中国人民的深情,手捧两株“和平”月季,送给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从此,这个曾经远离家乡的使者,经历了近200年的发展变化,环球旅行一圈后,又回到了它的故乡——中国。从此,“和平”月季在北京中南海落户繁衍。
而这个欣斯德尔,正是1944年抗日盟军的美国飞行员。抗战中,他因座机被击受了伤,流落在山海关一代,游击区人民营救了他,并千辛万苦把他送到了延安。毛主席、周恩来、朱德分别接见了他,毛主席还专请他吃饭,一起为盟军胜利干杯。欣斯德尔在延安一直住到抗战胜利才返回美国。
三月季花是夏季花海里最美的舞者和丽人。花树下,花丛中,爱花的人都在为它喝彩做梦!现在的南阳月季,已是香飘五洲,誉满天下。供苗量居全国之首,出口量天下无双。而在它的娘家,无论是月季园、苗圃,还是大街小巷,房前屋后,花期时,到处色彩斑斓,馥郁芬芳,标准的花的海洋。作家诗人们的一生,都是好做梦的一生,每一次被感动纠结,就是一次梦的触须,都是通向一本书一首诗的开始。月季曾是文人花,惟愿南阳的月季花,绽放出南阳作家诗人们的好梦好诗来。
【作者简介】 水兵,本名乔海军,男,1966年8月出生,河南省唐河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河南省散文学会理事、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上世纪80年代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在《诗刊》、《中国作家》、《散文》、《散文选刊》《散文世界》、《散文家》、《西部散文》、《西部散文选刊》、《莽原》、《当代小说》、等多家刊物发表诗歌、散文500余(首)篇,获“中国首届散文精英奖”、河南省五四文艺奖、中国散文百篇奖、中国散文排行榜上榜作家,中国旅游散文金牌作家。“南阳作家群骨干作家”。作品入选多种散文随笔集、年选和大中学生课外阅读及语文阅读试题,已出版散文、报告文学作品集九部。现为躬耕《文化南阳》主编,南阳大文化研究院秘书长。
往期精彩回放:
【南阳·文苑】水兵|“幸福,像花儿一样”
【南阳·文苑】水兵|生命的落差
【南阳·文苑】水兵|小记周同宾老师谈人生后事
【南阳·文苑】水兵|南阳向西是武关
【南阳·文苑】水兵|光芒
【南阳·文苑】水兵|春天
【南阳·文苑】水兵|大汉落霞——诸葛亮
【南阳·文苑】水兵|一个人的江湖
【南阳·文苑】《白河诗丛》连载——汗漫 郝以旭
【南阳·文苑】李帆|五月的阳光
【南阳·文苑】走过千年,仲景经方光华灼灼
【南阳·文苑】张春峰|月季花,飘在时光里的一抹馨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