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扣上的男朋友

张子鑫有网龄10年,扣扣上的好友有几百个,除了几个同事和同学,其余全部是女性。他见过十来个女网友,没有发生过别人口中的一夜激情,他觉得“见光死”是有道理的。他从来没想过扣扣上会真的有仙女。
不过是抱着打发时间的念头约王香怡,他觉得她的头像和其它所有漂亮姑娘一样假得可笑。夜深,路上人影寂寥。王香怡从路灯那边走过来,像个鬼魅穿过剪影,完全360度无死角。张子鑫一瞬间惊得像木桩一样拄在那儿。
“嗨。”王香怡淡淡地说。
女孩穿着吊带和牛仔短裤,头发随意扎成一个鬏儿,一些碎发散落下来,微风吹过的时候,有几缕拂到女孩的锁骨,那一瞬间。他的身体“砰”一声起了反应。
对于这样一个24岁、刚参加工作,还没谈过恋爱的理工科男生来说,爱情的模样是相当模糊的。而性欲就简单多了。他想要她,不需要形成概念他的身体就已经发话,他单线条的心灵又因为看到距离而心生卑怯,这种求而不得在他的词库所能搜集到的囊括,就是爱。
王香怡显然对这块榆木兴趣不大。他们并肩走了一小段路,女孩毫不掩饰地哈欠连天。走到不远处的超市,她进去买了一些水果。她说,“有点饿了,晚上不敢吃东西,还是吃水果不容易长胖。”他才知道她肯出来见面是因为她正巧需要下楼买水果。他很失落,但高冷才会塑造真正的女神范儿。他殷勤地帮她付了水果的钱。他甚至学着老道的口吻对她说:“你身材这样好,不需要减肥的,再说睡前吃太凉的东西,对胃不好。”他的强装镇定有多么不自然啊,可是她那儿连一丝涟漪波动都没有。
张子鑫再也没法做一个安静的理工男了。觊觎日以继夜,哪怕她在一分钟之内回条微信都能让他欣喜若狂。
周末张子鑫看到王香怡珑刷朋友圈,挂了张自己窝在床上一角的照片,配文“胃,又起义了!“。他立即冲进药店,买了十种常规的胃药,坐一趟地铁,转一趟公交车给她送到学校门口。当天晚上,她的朋友圈刷图是几盒胃药,配了一句嗔娇:“一个小暖男的暖心药。”
张子鑫瞬间激动得无法自持。虽然她在拿到药的时候态度冷淡,但至少他尚有让她小小炫耀一下的价值。他感到未来燃起无限希望,他被照耀得通体明亮。
之后,每周二次,张子鑫雷打不动约王香怡,但不管是吃饭、看电影、逛街、去游乐场,王香怡都提不起兴趣,并且只偶尔答应一下,这让张子鑫捉摸不透王香怡的心。
都说女孩子的心思你不要猜,是啊,每个夜晚失眠的张子鑫都猜不透王香怡对自己的态度到底是什么,离暧昧太偏,离感情太远。
或者漂亮的女孩子都这样吧,因为她们从小就被众人追着哄着,所以,现在更要追着哄着,并且要一直捧在手里,含在嘴里。张子鑫这样想着,不敢怠慢。他把自己已经假设成为了王香怡的男朋友,至少是不折不扣的扣扣上的男朋友了。
追了三个月,不见成效。周末的晚上王香怡忽然主动联系张子鑫,说让在国外的朋友代购一套化妆品,对方只能接受银行卡转帐,但她的网银不知什么原因一直不能转帐。
一套高档的化妆品,3000元。张子鑫二话没说帮转了。她说过几天见面给他。张子鑫想,如果她不给,就当给女神买礼物,如果她给,又多了一次见面的机会。
虽然他刚工作,每月工资去掉房租和日常开销所剩无几,但这3000元只是女神的一套化妆品,无论如何是要送得起的。
他满脑子都是她她她,工作没心思,生活无味道,平时里和大学同学的聚会今日显得嗡嗡蝇蝇。
他们问张子鑫,摸手没?亲了没?睡了没?多大罩杯?床上厉不厉害?还是处不?张子鑫在心里鄙视他们这些凑流氓。得知借钱这档子事,几个哥们骂他是SB,睡都没睡就给人转了那么多钱呢。
张子鑫懒得搭理他们。
晚上躺在床上,张子鑫关了灯在被窝里看王香怡的微信相册。就像怕被人发现一般,摸摸索索的。娇俏的小嘴,妩媚的眼睛,凝脂般的小脸,若隐若现的事业线。他把所有的聊天记录又细细读一遍,基本上都是他说十句,她回一句。
他觉得手机显示出从未有过的寂寞,她身在其中,是一个灼热的迷团。张子鑫此刻想更多地触摸她。
他忍不住在深夜的最深处给王香怡发了一条信息:你睡了吗?我很想你。
他并不期待在几分钟内甚至这个晚上能收到女神的回复,只要让她知道我想她就满足了。张子鑫心满意足的退出微信,把手机放在一边准备睡觉。
可就在这时,手机“嘀“的一声。有信息。
他嗖的一下坐起来,拿起手机,屏蔽上是女神的回复。“你加这个号联系吧,具体价格和服务由他和你讲。“
张子鑫一瞬间有点懵,他忙点开具体内容:“你加这个号联系吧,具体价格和服务由他和你讲。807744xx“这是一个扣扣号。
还未等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信息被迅速撤回。
虽然只是短短几秒钟,但记忆数字对这个理工高材生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
他这回彻底失眠了,为什么会有价格和服务这样的字眼?那几个数字一直在他脑海里晃动,扰得他太阳穴如针扎般的疼。
他干脆放弃睡觉,登陆手机扣扣,然后在查找好友里,输入那几个数字。申请验证时,他手竟然抖了起来“需要服务。“
他想一定是自己想多了。想错了。
在战战兢兢中,扣扣上传来通过验证的消息提醒。
张子鑫的心莫名地被纠了起来,嗓子眼儿感觉要冒烟。他眼睛死死盯着手机屏幕上那个刚刚通过他的名字“名媛一夜“。签名栏:提供各大院校女大学生资源,详细资料看空间介绍。
张子鑫顾不上对方发来的招呼,直接点击进入空间,就在他点击进入空间的一瞬间,在首页第一栏就看到了女神王香怡。标注着3号相片上的她美得不可思议,低胸小衬衣,胸挤得要暴出来,丝袜高跟,迷离的诱惑眼神,头发仍是懒散地垂在肩上。
资料下面写着一行字:名校高材生,技术好,一晚三千。
张子鑫的心脏被慢慢挤压,变形。
他感到胸口一阵剧痛。
里面的姑娘,清一色的大学生,“有偿服务”,“陪游”、“模特”等字眼触目惊心。这个扣扣是姑娘们的“经纪人”。
张子鑫想起她清高的模样,她用钱堆砌起来的气质。
最高洁和最肮脏混和在一起,长出一排细小的牙齿,轻轻噬咬着他的心。
张子鑫从床上跳下去,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冷水,然后操起手机,点开了经纪人的头像。
“我要3号。”
“3000。”
“成交。”
张子鑫把地点定在离王香怡学校不远的一家连锁酒店内。这样可以最短的时间见到她。
张子鑫到24小时的药店,买了一盒安全套。
暗夜里的酒店,处处散发着诡异的气氛,长长的走廊里,全是援交的味道。张子鑫恨恨地想着,拿着房卡进入电梯,把房号发给经纪人。他关上灯,将门半掩,开始等待他的仙女。愤怒,紧张,不安,挣扎,躁动,这些情绪混扰着快要将他吞噬。越是挣扎越发窒息。
终于,这一切在越来越近的高跟鞋的叩击声中结束了。
门被优雅地推开,张子鑫看到王香怡乖巧的表情。
短暂的适应黑暗之后,她转身关门,上锁,开灯,再转身,一下子发现了他。她脸色遽变,夺路要走。张子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去将她拽进来,重重摔到床上。
“你故意的!”王香怡大叫。
“我就是故意的,你为什么做这个?”张子鑫的愤怒般如火山喷发。
“要你管?!”
张子鑫狠狠把她摁在床上,他恨她破坏了自己对美好女孩的想像,可是他不知道那想像同她有什么关系呢?
她恨他以这种方式羞辱自己,不过他觉得她这种人不会有耻辱感,她在他眼里此时此刻就是个婊子。他是替天行道的正义之士。
“你放开我,我把钱还你。”王香怡全力从张子鑫的身下挣脱,手发抖着从包里往出掏卡。她越是强装高冷,就是越发的掩饰惶恐,这给了张子鑫很大的信心。他摁压她的时候,感到了她身体的柔软。暴力使美更有新鲜感、更加刺激。他看着自己暴起青筋的手臂压住她白皙的小腿,他的指甲咬住她瓷质的皮肤,他骨节粗大的手指犹如一条蛟龙游走于草地,丛草无声倒伏。
张子鑫每根手指都充满探索的欲望。女孩柔软的身体似乎放射出某种温暖的射线,尤其是肩膀。当他撕开她的内衣,先前一直若隐若现的乳沟变成二个雪白跳跃的玉兔,他的小腹忽然聚集起一股酸痛的力量,犹如小河涨水,遽然喷薄。
一股热流喷酒在王香怡穿着丝袜的大腿上。
王香怡怔了一下,马上加大力度反抗。张子鑫狠狠捉住她的手,把她扳过去,拿皮带绑住了她的手腕。
他帮她擦去让他羞愧的液体,手指慢慢略过她的全身,他能够感觉到她肉体从反抗到挣扎,渐渐柔顺。她的挣扎,呼救,唾骂,变得遥远而空洞。他迷恋这个肉体和她气愤与娇喘交织在一起的声音,她蓬乱的头发,深陷的颈窝,一起一落的乳房,包括那给他极致温暖的秘密丛林,都让他深陷其中。整个晚上,他不停进出,直至太阳出来了,他的小河再度变得波光粼粼。当他身体的某一处通道忽然被打通,张子鑫竟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且意犹未尽。
女人的身体深处,给温暖这个词,赋予了世界上最美好意义。
他终于在她身边疲惫地躺下来,用被子轻轻盖住她赤裸的身体,他亲吻她的脸颊,温柔和怜惜地铺在他眼睛里。这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也是将自己处男之身倾情奉献祭祀的一夜,无比神圣而灼烈。
她也终于安静下来,不再挣扎。不知道是出于智慧,还是因为绝望。
“我以后可以给你钱,尽我的全力帮你,你以后就不要做这个了,你还在读书,还要嫁人……”
王香怡心底漫出轻蔑的笑。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担心小姐金盆洗手之后嫁不了好人家?良家女孩又有多少嫁入豪门且不被辜负呢?世界上的二逼真是多极了。
天亮之后,张子鑫给王香怡转了3000块钱,要她答应他从良。他没有向她提她欠他的3000块钱。他想他借给她的3000块是他感谢她这一夜给予他身体的多次温暖和高潮,而刚才转给她的3000块是作为一个顾客消费后所付的账单,这样才互不相欠,这样才让他对明知是她而故意点她欺骗的补偿。
回到住所,张子鑫删除了扣扣上的一切网友,他觉得所有关于因网而衍生的爱情和幻想一次性消失怠尽了。自那以后,两人再也没有任何联系。
一年后,在一次校友聚会上,张子鑫认识了一个温婉可人的学妹,二人互生情愫,迅速确定恋爱关系并领证结婚,并于一年后,喜当爸爸。
家庭的组建和儿子的出生,让张子鑫一头扎进繁忙交错的社交职场中,每天奔波于各色客户中。咖啡馆、饭局、酒场、洗浴中心、夜总会。三年的时间,迅速完成一个IT男向公关男的转变。他不再是刚毕业时看见漂亮女孩子会脸红的那个青涩男人,他可以游刃于各色场景和各类人群中,一边抚着女孩子的杨柳细腰,一边与粉黛佳人卿卿我我,暧昧丛生,并且老道地为客户安排好房间和美女。
在他看来,不过都是风花雪月,过眼云烟。兴致来了,就睡一夜,高潮退去,就穿衣走人。从不牵舍感情,每次的红包都是3000,并且永远都是现金。这样的接触多简单而直接啊,不需要去想念和心疼,不用小心翼翼顾忌女人的感受,反倒是身体下的女人要时刻迎合着他的想法需求和喜怒。
他不再相信美好的爱情和美丽的女人,所有美丽的后面都埋着肮脏和龌龊。曾经对纯洁爱情的向往都早在三年前的那一夜灰飞烟灭了。
可是,有时候命运就是偏偏爱捉弄人。一些相见相遇或者重逢,总是不期而至。遂不及防。
最近张子鑫要为公司签下一笔300百万的定单,但对方公司的赵总是一个非常讲原则不喜应酬的人。约了三次的饭局,赵总都以晚上要陪夫人吃饭而婉拒。久攻不下,索性连同老婆一起邀约。最后赵总碍于职场面子,答应一起吃晚饭,但要他来买单。这样,两人终于坐到一起。
为了这个饭局,张子鑫准备了一份丰厚的礼物,一张京城顶级商场10万元的购物卡,并且仍旧定了最好的夜总会房间。在他看来,没有不偷腥的男人,自己当年多纯情,如今不也天天淌这欲望的河。只要你答应来,我就有办法让你签这个单。
但张子鑫只等来赵总一个人。夫人并未到场。“我家夫人从不参与我的饭局,她现在只喜欢在家相夫教子,不闻屋外酒绿灯红。哈哈”一见面,赵总主动打了招呼。
而席间,赵总的话题基本都围绕着家庭和孩子,从他脸上洋溢的幸福感,可以感受得到他的家庭生活应该是美满之极。
这时包房的门被打开,服务生领着一位美女走了进来:“小姐,您看这位是不是您要找的先生?“
美女婉而一笑点头,从包里拿出药盒。“老公,你今晚出来吃饭,忘记带药,给你送来,饭后15分钟一定要吃。
直到把药放到赵总手里,美女的目光才轻轻掠过张子鑫。
四目相对,惊悸万分。张子鑫端起的酒一下子洒在桌上,他局促地找纸巾来擦,可仍不小心将酒渍洒了几滴在美女的衣服上。
而美女也瞬间停滞,搭在赵总肩上的手轻轻缩了一下。
职场的老道在这瞬间显现出来,他慌地站起来说“对不起,看见漂亮嫂子,手就抖啦,该罚该罚。”
倒是赵总爽朗一笑,无事无事。站起身,给彼此介绍。“这是我们合作公司的张总,这是我夫人王香怡。”
俩人尴尬的握了握手。“你们继续聊吧,我去洗漱间清理一下。”说着,王香怡转身离开。
接下来的几分钟时间,张子鑫有些语无伦次,也没有听着赵总具体说着什么。胃突然翻江倒海的难受,他起身跑向卫生间。
当他呕吐清洗完出来,迎面撞见了也从洗漱间出来的王香怡。俩人静默了几秒中,一起开了口:“你,还好吗?”
然后又彼此尴尬的笑一下。
“我结婚了,他是我老公,他对我挺好的。”
“恩,我也结婚了,有个儿子,你有孩子了吗?”
“恩,刚半岁……”
气氛再次陷入尴尬。
“那我回去陪你老,哦不,陪赵总吃饭啦!
就在张子鑫转身的一瞬间,王香怡说:“我很爱他,我现在很幸福。“
张子鑫停住了脚,没有转身,但他感觉到了王香怡那一双寓意深长的目光。
那目光已不是几年前被他压在床上无力挣扎忿恨的样子,而是对生活稳定未来美好的期许和向往,而这一切她正享受其中,并且会越来越好,所以曾经的过往,她正在努力的忘却。如果没有今天的相遇,也许那一段记忆在她脑海中再也不会掀起。
“我明白,祝你幸福。“
回到包间的几步路,张子鑫感到从未有过的漫长,似乎像一个世纪般撕扯着他的心灵与某些仪式进行着告别。那个曾经刺在心里一直没有放下的感情图腾在这一刻终于了然。曾经的傲慢、执拗与偏见在这一次转身后彻底化解了。
曾经情窦初开的懵懂少年,几年商海沉浮后,走向了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而当年的奈何伊人落红尘,提笔一曲长恨歌的女子,如今却暮去朝来颜色故,嫁作商人妇,回归了家园操持起家务。
时间的坐标就是如此公平,它在向前推进的过程中,允许我们将一切冲突冰消雪融。他们认可的、不认可的,接受的、愤怒的,所有的恶性情绪都将随着时间老去。
如果暂时无法左右和改变你和他人的人生观,那就宽佑所有的不同,并尊重它,已是最好的成长。
推门回包间前,张子鑫整理了一下衣角和脸颊,微微转过身看着远处的王香怡,轻轻说了一声再见。
这一次再见,与过往的自己和逝去的青春,一同,终将再也不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