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支付离婚费用,曾重伤前妻的葵花药业实控人将减持1600万股

近日,葵花药业披露了实控人关彦斌减持公司股份的计划。从2019年8月5日到2020年1月13日,关彦斌将减持不超过1,662.07万股公司股份,占其个人持股的25%,减持股份所得资金用于履行与前妻张晓兰离婚协议中的相关财产支付约定。关彦斌和张晓兰从2017年离婚,到2019年初“动手伤人”的刑事案件,再到民事纠纷冻结资产,最后到实控人公告减持,未来可能的涉及金额将高达近3亿元。
2019年7月12日,药业上市公司葵花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葵花药业,证券代码:002737.SZ)发布了一则《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减持公司股份预披露公告》。
据该公告披露,葵花药业实控人关彦斌计划于2019年8月5日至2020年1月13日期间,以大宗交易或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1,662.07万股,占其个人直接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25%,占公司总股本的2.85%,实际减持股份数量将视计划减持期间上市公司是否发生送股、公积金转增股本等事项而相应变更。本次减持股份的主要原因,是用于履行关彦斌与前妻张晓兰离婚协议中相关财产支付的约定。
两位实控人两年前离异,张晓兰股份全部转归关彦斌
据公司招股书披露,2014年12月30日葵花药业上市伊始,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关彦斌和张晓兰夫妇。
在葵花药业完成首次公开发行之后,关彦斌直接持有2,183.59万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4.96%;而张晓兰直接持有32.49万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0.23%,两人合计直接持股占比为15.19%。
此外,葵花药业的控股股东为葵花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葵花集团),第二大法人股东是公司的员工持股平台黑龙江金葵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葵投资)。在葵花药业完成IPO之后,葵花集团和金葵投资持有葵花药业的股份数量分别为6,076.00万股和600.00万股,占葵花药业总股本之比分别为41.62%和4.11%。其中,关彦斌在葵花集团和金葵投资的出资占比分别为51.09%和17.75%,张晓兰在上述两家法人股东中的出资占比分别为0.76%和4.03%,关彦斌和张晓兰还分别担任葵花集团和金葵投资的法人代表,对这两家法人股东实际控制。夫妻两人合计直接并间接控制葵花药业60.92%的投票权,是葵花药业当之无愧的实际控制人。
但到了2017年,这一实际控制人的持股结构因为两人的离婚出现了变化。2017年7月12日,葵花药业披露了《关于共同控制关系解除的公告》。据该公告披露,关彦斌和张晓兰经协商一致,已经办理离婚手续,解除婚姻关系。由此牵涉到两名实控人对葵花药业持股权的分割。
在离婚之前,关彦斌和张晓兰分别直接持有占葵花药业总股本为14.96%和0.22%的股份,持有葵花集团股权占比分别为51.09%和0.76%,持有金葵投资股权占比分别为17.75%和4.03%,与两年半前葵花药业刚上市时相比,除张晓兰直接持股占比略降了0.01个百分点之外,未发生明显变动。
根据关、张双方签署的三份股份分割协议,在本次婚变中,张晓兰将原属其名下的葵花药业、葵花集团和金葵投资的全部股份、股权转归关彦斌所有,由关彦斌享有并承担此后全部股份、股权的权利和义务,即关彦斌持有葵花药业、葵花集团和金葵投资股份占比分别为15.18%、51.85%和21.78%。关彦斌仍为葵花药业的法人代表、董事长兼总经理,公司的实控人由关、张夫妇俩,转为关彦斌一人。
关彦斌因重伤前妻被捕
股权转让完成,但这次离婚的影响还没结束。2019年,离婚两年后,葵花药业的实际控制人又一次被媒体关注。
2019年1月1日,葵花药业在新年元旦披露了董事长、总经理辞职公告。公司董事会于2018年12月28日收到实控人、董事长、总经理关彦斌的书面辞职报告,关彦斌以个人年龄为由,辞去第三届董事会董事、董事长、总经理等职务。
2019年3月21日,葵花药业披露了2018年年度报告,在年报的“处罚及整改”部分中提到,“关彦斌因个人原因与他人发生纠纷造成身体伤害,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原来,关彦斌已经出事了。
2019年4月10日,新京报以《葵花药业原董事长关彦斌曾将前妻张晓兰打成植物人》为题进行了报道。据该报道提供的信息,4月10日,葵花药业实控人关彦斌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检察院批捕,公安机关提请逮捕的时间为1月29日。而据大庆检察院方面证实,关彦斌因与张晓兰发生纠纷,产生肢体冲突。双方扭打中,关彦斌失手将前妻打至重伤昏迷,被警方控制。
对于上述报道,深交所及时作出反应。2019年4月10日,葵花药业收到深交所关注函,交易所要求公司说明关彦斌被人民检察院批捕将对公司控制权稳定性的影响;对其行使股东权利是否受限;公司生产经营活动是否受到影响;以及公司是否存在信息披露不及时等问题作出说明。
4月10日当天,葵花药业就发布了回复公告。除了说明关彦斌持股未发生变动,控制权保持稳定,生产经营活动未受影响,以及不存在信披违规的情况之外,公司在回复中指出,“关彦斌行使股东权利未受到限制。……通过律师依法会见,签署相关文件,依法有效行使其股东权利。”值得一提的是,在上述回复公告中,葵花药业还提到,双方当事人均已无大碍。
离婚引发民事诉讼,实控人减持还债
在关彦斌将张晓兰打至重伤昏迷承担刑事责任之后,张晓兰与关彦斌因离婚后的财产纠纷和儿子的抚养费纠纷,又引发了民事诉讼。
2019年4月29日,葵花药业披露实控人部分股份被冻结的公告。据该公告披露,关彦斌直接持有的1,927.86万股公司股份,占其持有股份数量的29.00%,占公司总股本的3.30%,被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法院)依法冻结。
其中,在关彦斌和张晓兰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中,因按离婚协议中的相关财产支付约定,关彦斌尚有2.5亿元尚未到支付期,故张晓兰向法院申请,要求冻结关彦斌名下银行存款2.5亿元或与其价值等额的财产,对应1,554.73万股已冻结公司股份。而在关、张之子关童骏抚养费纠纷一案中,因关彦斌尚有6,000万元抚养费尚未到支付期,张晓兰也向法院申请,要求冻结关彦斌名下6,000万元存款或价值等额的其他财产,对应373.13万股已冻结公司股份。
上述离婚后财产纠纷和关童骏抚养费纠纷案尚未公告审结,但是,2019年7月12日,葵花药业披露的实控人减持股份计划,或许与该案有一些联系。本次减持股份数量不超过1,662.07万股,以7月12日葵花药业收盘价15.29元/股计算,减持兑现总金额约为2.54亿元,与双方离婚协议中关彦斌尚未完成支付的金额相差不大。
看都看完了,还不点这里试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