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冬已暮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写在冬季
2021-1-14
我们内心的向往
一定是与文艺有关
冬已暮
文/香袭书卷
时急时缓,冬天走到了小寒时节。从高速路上,向着远方望去,旷野有些苍凉。树木落光了叶片,光秃秃的,树丫上的鸟窝特别醒目。天空有着冬日特有的辽远与空旷,少有的几只鸟,掠过,有了生命的迹象。
冬向着深处走去,眼前是一片残荷满塘的景象。悲壮与凄凉,具体而形象。冬天的荷,更是有着不同于其它地方的特质,它带着哀思与念想。
老去的荷,弯了腰,低了头,少了青葱时的朝气,留下一池塘的孤寂。明明看见过它备受人们称赞的盛景,老去时依然少不了凋零之意。
这样也好,安静的荷塘,少了许多的烦扰,可以用来静思。冬天的哲理,在它的静默与寂寥中,或多或少。
我从荷的繁茂,看着它走向枯零。植物在寒冬,是四季中变化最大的。树木的萧条,残荷的闭目,以及腊梅的示好。这些与冬天有关的事物,被风一吹,满腹经纶。

阅过盛年的华美,静默于离去时的尊严。残荷与枯木,古道与西风,自古就有。总有断肠人从秋思中走向冬天,他们把悲怆掩埋,露出一脸肃穆的表情。
人一旦明白了,就会少去张扬。敬畏之心,就会生出。桥下的残荷,孤独地活着。不再求得人们的赞美,它已经明白,生命的壮美来自于自然的茂盛与凋零。
干枯的莲蓬,挂在茎秆上,几片不完整的荷叶,躺在水面。残荷一塘,少有喧嚣。有了意境的事物,大多是沉默寡言的。“谨言慎行”,是内在素养的提升。
《说文解字》中说:“冬,四时尽也。”四季把冬天作为最后一站,也是季节的终点。冬,本意是“终”。也是一年的结束,此时万物收藏。
四时尽,应该是尽心,尽欢。人们在四时中,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冬天悄无声息地,把生活临摹成了一幅画,有留白,有拥挤。

襄阳古老的城墙下,护城河亦是安静的。老人们,在城墙根坐下。打牌的,下棋的,日光落在他们已经满是皱褶的手上,有了停顿。
时光中,你我亦是同乐。城市的景,在最后的冬天里,呈现出暖色调。今年的冬天不冷,早早地城市中的综合楼里,就摆上了迎春纳福的字眼。
奶茶店的门前,有着浓浓的文艺气息。而今的年青人开店,大多是体验式的,不光是卖几杯奶茶,更多的是情怀。
他们用华丽与简约同时装饰着,手中握着适当的温度,眼中饱含对生活的阅读。纸杯里搅动着各种滋味,相爱的人,坐在一起,就是养眼。
我循着时光的经络,缓慢地前行。从店铺里透出的灯光,看见了台面上的几只干枯的莲蓬。你看,生活是多么有趣的组合。

郊外的气息,渗透在城市的角落。爱着人,在哪里都有。“冬天,适合拥抱。”万物都在恋爱着,天地间,所有的事物都彼此深爱。
我们内心的向往,一定是与文艺相关的。残荷在郊外的池塘,被人们用如诗如画来形容。年轻人的时尚里,少不了与大地有关联的事物。
一对情侣,围着相同的围巾,相拥走来。暮冬,有寒意,也有暖流。一股暖流从古老的城墙根流出,它把城市的人们,紧紧地包裹,护城河用它深厚的文化底蕴,把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浸润。
冬的思念,年复一年。荷塘里,残荷如新,淤泥之下,藏着新生。城市的甜品店,透出晕黄的暖光,一首熟悉的曲子,直击心底。
“走过那条小河,你可曾听说,有一位女孩她曾经来过….”多年前,一个美丽的女孩为了保护丹顶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因为丹顶鹤身性孤傲敏感,陌生人很难接近。于是,与鹤为邻的女孩担当起了护鹤人的重任。

从小就跟着父亲照顾救助丹顶鹤的那位美丽女孩,为了救一只受伤了的丹顶鹤,年仅23岁的女孩,淹没在沼泽地。
女孩的家人,拿起护鹤人的接力棒,一直走在保护丹顶鹤的路上。女孩的父亲说,“他们一生只做两件事,十月送鹤离去,春天迎鹤归来。”其中漫长的一个冬天,就是满怀希望地等待。
冬至小寒,已是暮处。相拥与离别,期待与归来,都在冬天的路上。残荷的根部,正在长出新的莲藕,古城墙厚重的历史文化古韵,一代代在传承。
城市的甜品店,丹顶鹤的故事不断循环。年轻人的时尚里,保留着清新的文艺气息。人世间的爱一直在传唱,那是人与自然的共生,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万物收藏,收的是心,藏的是气。把心安放在当下的光阴里,去静静感受。把情绪调整到温柔,去拥抱所爱的一切。把一生的光阴,用来做一件热爱的事。
小寒时节,暮冬的苍凉与暖流,同时涌来。于四时尽头,我们赞美冬天,并期待着春的到来。

写在冬季
推荐阅读:
散文:腊月
散文:流光细影
散文集:《生生不息》
散文:抵达
散文:总相宜
散文:时间的行者
散文:小寒
《生生不息》作者:香袭书卷
中国书籍出版社出版发行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文章原创,感谢分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