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汇丨中国应积极参与世界贸易新规则构建

作者丨张建平商务部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西亚非洲所所长
宋懿达对外经贸大学WTO研究院博士
来源丨《中国外汇》2018年第7期


要点
中国要在新一轮世界贸易规则发展中掌握先机,并由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迈进,就要积极参与世界贸易新规则的构建。



中国自加入世界贸易组织17年来,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并跃居为世界第一大贸易国。与此同时,世界贸易规则正处于不断发展和完善之中。在当前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如何在新一轮世界贸易规则发展中掌握先机,并由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迈进,是中国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中国努力维护多边贸易体制

经过十六年的艰难谈判,2001年12月11日,中国正式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WTO),成为其第143个成员国。入世以来,中国政府全面履行了各项入世承诺,加大了在农业、工业、服务业等领域的对外开放力度,通过大幅度削减关税水平,逐步取消非关税壁垒,加快推进贸易自由化和贸易投资便利化,并进一步放宽了服务行业的市场准入制度,推动中国经济登上了世界舞台的中央。与此同时,中国也为巩固WTO框架下的多边与诸边体制提供了中国的力量,实现了双赢。
一是《贸易便利化协定》(TFA)。为维护多边贸易体制,促进全球价值链的发展,经过包括中国在内的WTO成员国的不断努力,WTO最终在贸易便利化方面达成了新的协定成果。2017年2月22日,随着《贸易便利化协定》议定书得到WTO超过三分之二成员的核准,该协议正式生效,成为WTO成立20年来第一个达成的多边协定。世界贸易组织(WTO)总干事阿泽维多表示,通过核准这项协定,世贸组织成员国履行了它们对多边贸易体制的承诺。数据表明,完整履行《贸易便利化协定》将会使全球贸易成本减少14.3%左右。
二是《环境产品协议》(Environmental Goods Agreement,EGA)。作为谈判发起方之一,中国大力推进《环境产品协定》的签署与生效。该协定致力于将一系列与环境相关的产品(包括污水处理、风力发电、空气污染控制设备等)的关税水平逐步削减至零,促进贸易自由化,并且创造更多的绿色、环保方面的就业岗位。
世贸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表示,该协定说明了WTO能够为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气候协定》提供支持。一项欧盟的研究预测,若该协定生效,削减针对清洁能源技术产品的关税,到2030年,全球将会减排1000万吨二氧化碳。中国加入并积极主导此项协定的落地,不仅体现出了其在完善多边贸易体制方面的努力,也向世人展现了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中大国应有的责任与担当。
三是《信息技术协定》(ITA)。该协定是WTO框架下的诸边协定(在WTO框架下,未得到全体成员通过的协议即称为“诸边协议”),于1997年正式生效,旨在逐步将信息技术产品的关税削减至零。该协定成员国的IT产品出口额占到全球的97%。中国在入世谈判中承诺加入该协定,并于2003年4月加入该协定,为WTO框架下的诸边贸易体制贡献出了中国的力量。
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仍然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处于全球贸易生产分工体系的低端。为提升中国在全球贸易治理中的地位,还需要明确世界贸易发展的新趋势,适应甚至引领世界贸易规则的发展。

世界贸易规则内容的演变

随着全球经济贸易模式的不断发展,自1947年签订《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ATT)到目前为止,世界贸易规则先后经历了多边为主、诸边兴起、区域为主的不同发展时期,主要可以划分为四个阶段:
多边为主阶段——贸易规则以降低货物贸易关税及非关税壁垒为主题。关税及贸易总协定前五回合(1947—1962年)的主要内容便是货物贸易关税减让;自第六轮多边贸易谈判(肯尼迪回合,1964—1967年)开始,首次关注到非关税壁垒方面的问题,如反倾销措施、出口补贴、国内法规的透明度等,并在第七轮多边贸易谈判(东京回合,1973—1979年)中取得突破:在达成的11项协议中,有9项与非关税壁垒相关。
多边为主诸边兴起的前一阶段——贸易规则以服务贸易、知识产权等为主题。20世纪80年代,伴随着服务贸易在发达国家的蓬勃发展,假冒伪劣问题在贸易中逐步凸显。在美国的主导下,服务贸易、知识产权议题成为了第八轮多边谈判(乌拉圭回合,1986—1993年)的主要内容。另外,乌拉圭回合还于1995年达成了两项协定,即《服务贸易总协定》(GATS)和《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
多边为主诸边兴起的后一阶段——贸易规则以国内政策的议题为主题。第九轮多边谈判(多哈回合,2001—2013年)讨论了约20个议题,包括发展中国家较为关心的农业和非农产品市场准入等议题,也包括发达国家所关心的诸如环境保护、投资、劳动、竞争政策等有关成员国国内政策的议题。
区域为主阶段——以面向21世纪的、具有更高标准和要求的世界贸易规则为主题。随着WTO多哈回合谈判(2013年)的停滞,全球贸易规则的发展遭遇了困境,逐渐由多边走向了区域化发展。许多双边和区域自由贸易谈判开始不断涌现,其中,原《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除美国外的11个成员国于2018年3月8日签署的《全面且进步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是第四阶段规则的代表。此阶段中,新规则的范围由传统的“边境措施”向“边境后措施”延伸,而且,提高市场开放水平、降低投资与贸易壁垒,成为构建新型世界贸易规则的基本方向。此外,对新型投资规则的构建也将成为未来规则发展的重点。
总体而言,新的世界贸易规则体系主要包括三部分内容:一是自由贸易协定(FTA)深度一体化规则的新标准(如知识产权、劳工、环境、竞争政策、透明度等);二是对传统规则的深化与整合(如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和投资);三是新的规则与横向议题(如管制协调、国有企业、竞争中立、中小企业、电子商务等)。该规则体系为今后形成WTO2.0版的贸易规则打下了基础。

世界贸易新规则带来的影响

发展中国家面临制度改革的挑战
随着英国脱欧、法国和意大利等国民粹主义兴起,以及美国特朗普当选总统与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世界范围内的逆全球化趋势正愈演愈烈。这对多边贸易体制的存续以及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的经贸发展无疑是一个严峻的挑战和考验。
在此背景下,2018年1月23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达沃斯论坛宣布, 11个原TPP成员国在日本东京达成了《全面且进步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美国总统特朗普随后则表示,未来美国可能会在合适时机加入CPTPP。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希望通过TPP和TTIP等协议,将其贸易规则和市场制度向发展中国家以及在全世界范围内传递,引领制定新一代世界贸易规则体系。以TPP为例,该协议谈判中包括了发达国家诸如美、日,同时也包含了越南、文莱、智利、秘鲁等发展中国家。不同的成员国在市场经济体制完善程度、经济发展水平等诸多方面均存在较大差异。美国希望通过该协议的签订,将其知识产权、劳工、环境、竞争政策与透明度等国内规则应用于发展中国家。但对发展中国家而言,则存在能否适时进行国内经济改革和国内外制度的衔接,从而顺应新的世界贸易规则发展的问题。因而,这既是其促成改革的机遇,也是需要应对的巨大挑战。
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力图成为新贸易规则的制定者
当前的世界贸易新规则,如投资者-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劳工和环境保护标准,金融服务自由化等,均是由美国为主导、欧盟、日本等国为核心力量所构建的。这反映了面对全球价值链背景下新生产分工模式的发展,美国等发达国家,为维护其在就业、增长及其境外投资的利益,力争成为新一代贸易规则的制定者和书写者,维持其在全球经济中的主导地位。这给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未来的经济贸易发展带来了不小的挑战。

新贸易规则下的中国抉择

中国要在新一轮世界贸易规则发展中掌握先机,并由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迈进,就要积极参与世界贸易新规则的构建。建议如下:
坚定维护WTO多边贸易体系,坚决与贸易保护作斗争
针对逆全球化趋势以及美国的贸易保护政策,中国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及其以邻为壑的策略,最终将损害双方的利益。中国仍将坚定不移地以WTO框架下的多边贸易体制为依托,深入推进开放政策,努力为中国企业与包括美国企业在内的世界各国企业的合作,营造更加开放、透明、便利的环境,为全球经济复苏贡献出一份力量。正如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在“2018达沃斯论坛”中所指出的,中国将“继续推动全面对外开放,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加强与国际经贸规则对接”。
发挥中国在国际平台中的领导与建设作用,促进多边贸易谈判发展
中国应在全球贸易投资治理中发挥其作为发展中大国的责任及贸易大国的作用。2013年WTO的第九届部长级会议,达成了自WTO成立以来的第一个多边贸易协定——《巴厘一揽子协定》,体现出了159个成员国在多边体制下推动贸易自由化发展的决心与努力。因此,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新兴经济体与东亚国家的代表,应该在APEC、G20、WTO等国际合作对话机制中,积极参与并带领发展中国家制定新型世界贸易投资规则。
随着中国国际化步伐的不断加快,在国际组织中担任中高层职位的中国人也不断增多。目前任国际组织高层的中国籍人士已有四位,其中包括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陈冯富珍、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总干事李勇、2017年刚当选的国际电信联盟(ITU)秘书长赵厚麟,以及世界贸易组织(WTO)副总干事易小准。这将更有利于中国在包括全球贸易治理在内的国际事务中建言献策,发出中国声音,提出中国方案,贡献中国力量。
需要强调的是,新的贸易投资规则的发展并不意味着忽视现有WTO框架下的多边贸易体制,中国应在维护和完善多边贸易体制的同时,探索出适合当前贸易发展模式的WTO2.0版。
积极推动自由贸易区的实验与探索
中国应以自由贸易区的建设为平台,加强中国对高标准贸易规则的适应性。加强国内自由贸易区建设,同时以周边国家为基础,加快构建自由贸易区,在实验区内创造更加开放的贸易投资环境;以中国正在进行的深度一体化的实践为基础,探索国内外规则整合的渠道,争取设计出适合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且能兼顾全球各国利益的高标准贸易规则,建立起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由贸易规则与贸易网络。
通过国内和对外经济体制改革,促进与国际贸易规则的衔接
通过国内和对外经济体制改革,建立与国际新规则相衔接的、具有更高标准和要求的开放市场和市场机制,促进国内政策与世界贸易新规则的融合。就国内而言,关键任务包括:推动服务业发展,促进服务业的市场准入条件的进一步放开;以市场化为主导,深化大型国有企业改革,加强分类监督的管理水平,推进产权均衡多元化发展;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营造有利于创新的营商环境;加大维护劳动者权益力度,实现经济、社会、环境的可持续发展等。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中国外汇”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外汇管理杂志社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公众号授权不得进行营利性使用。非营利性转载或引用,应注明“来源:中国外汇”。违反上述声明者,本公众号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