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黑色乌鸫鸟

作者:静待花开




乌鸫大约都是黑色的,如果是白色的,那就是圈养的鸽子了。此刻,在窗外瞪着我的,就是一只自由的乌鸫,它警惕的看着我,一面在破败不堪的花盆里翻翻找找,终究是失望。


花盆里被我扔了不少水果的核,樱桃的,苹果的,橘子的,柑的,菠萝蜜的,林林总总十几种,在这寒冷的初春,无一例外的没有发芽。“没有不会发芽的种子,只有不会播种的果农”,这话是谁说来着?






去年春天的时候,花盆里莫名的多了一株龙葵,长势喜人,一派生机勃勃,后来还结了紫色的小果子,我以为是我播种的功劳,到处炫耀,还发了朋友圈。终于一个朋友委婉的告诉我,这是野果子,多半是小鸟的排泄物带来的,并非是我栽培的功劳。


我却总是怀疑,后来却信了,因为果子成熟的时候,麻雀们在无人的时候经常光顾,吃的只剩下三五个。也许它们才是辛苦播种的果农?

我静静地看着阳光洒在乌鸫身上,黑油油的亚光色,说不出的漂亮。那鸫也不怕我,跳来跳去地丈量着我家的露台,仿佛飞不是它的本领一样,这一只绝不是去年在邻居家阳台做窝下蛋哺育后代的傻鸟,那个傻妈妈,让我的邻居足足三个月只能小心翼翼地使用阳台,还生生的把一个教历史的逼成了热爱生活的鸟类学家。






我毫不掩饰对邻居的妒忌,并在心里腹黑地想,这中不溜的傻鸟,肯定不好吃,麻雀那么小,也有人去捕捉,据说还有治疗冻疮的功效,鱼儿在水底看不见,却有那么多人用了几百种方法去钓,捞,抓,网。据说,白鹭的肉很柴很腥,于是这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不仅在湿地公园,在城里的公园也自由地翱翔。


正这样胡思乱想着,那鸫扑棱一声,飞向了自由的天空,路过的麻雀和张飞鸟喳喳的叫着,对着在囚笼里的我好一阵嘲笑。






—end—



小编有话:
今日春分。古人将春分分为三候:“一候玄鸟至;二候雷乃发声;三候始电。”
初候“玄鸟至”,这里的玄鸟是燕子,春分时节北方天气变暖,在南方越冬的燕子又飞回北方原来居住的屋檐下,衔草含泥筑巢居住,又开始新一年的生活。
”乌鸫“为中国南方喜欢饲养的歌鸟。野生成鸟野性大,难驯熟,常因过度撞笼而死亡,故多掏取幼鸟人工喂养。
空空儿喜欢静待花开笔下这一只自由的玄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