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小林:十年,沃尔沃的新生 | 汽车产经

被吉利收购至今的十年时间里,沃尔沃汽车完成了“新生”,并站在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文 | 陈昊、黄持
沃尔沃汽车集团全球高级副总裁,亚太区总裁兼CEO袁小林曾说,奔跑的过程中可以感到精神愉悦,整个人也可以变得平和。他从10年前加入吉利,参与并购沃尔沃汽车,并见证了吉利与沃尔沃汽车的十年“长跑”。
2009年,福特旗下的沃尔沃汽车全球销量33万辆,触及十年来的最低值。
2018年,沃尔沃汽车全球销量64.2万辆;2019年1-10月,沃尔沃汽车销量同比增长8.1%,达到56.9万辆,其中中国市场销量12.4万辆,同比增长15.2%。
数字背后,是这家企业十年的“新生”,袁小林说:“整个公司原先是以瑞典为中心,现在则是真正的全球企业。”如今的沃尔沃汽车,在坚守这个品牌一直引以为傲的价值观的同时,企业管理更加现代、高效,适应全球不同市场的需求。但基于CMA和SPA平台的新一代产品完成更新布局后,沃尔沃汽车也站在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面对未来电气化的变革会给出怎样的答案?在刚刚亮相的XC40纯电动版上,可以看到大家对沃尔沃汽车的期待,也更应该看到沃尔沃汽车做出的选择。这些务实渐进的节奏,核心着眼点显然不是拼速度,而是如何符合自身品牌的定位和商业逻辑。
正在经历最好的时期
袁小林说:“一路走来,几乎所有人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如今的沃尔沃汽车正在经历发展史上最好的一个时期。”吉利董事长李书福与福特CFO莱维斯-布思签约后握手
时间回到10年前,从2008年福特开始寻求出售沃尔沃汽车,到2010年8月2日,吉利控股集团宣布正式完成对福特旗下沃尔沃轿车公司的全部股权收购。
当时在收购谈判团队中主要负责谈判并购的袁小林,可以说是吉利与沃尔沃汽车这段“联姻”的全程见证者。
回忆起这段经历,袁小林说:“这段经历是很不平凡的,当一个人一直集中精力于一件事情,就能够达到心无旁骛的状态,这时人的心灵是很充实、幸福的,也就是所谓的投入感。想起当年的并购,很多事就像昨天一样。”
时间证明了这桩当初并不被看好的交易的成功,袁小林说:“沃尔沃汽车从公司的运营到品牌的建设,都一直处在稳步向上的状态,而这次收购也被列为中国企业对外收购的经典成功案例。”大庆制造基地符合沃尔沃汽车的全球生产品质
沃尔沃汽车过去连续5年刷新销量记录,技术研发和生产体系也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其实,沃尔沃汽车的成功并非偶然,因为早在收购之时,吉利就已经在思考三个问题:
· 沃尔沃汽车从一个全球性的大公司脱离出来,与一个从中国本土发展起来的企业,如何能够更好地结合?· 沃尔沃汽车应对如何定位,才能够变成一家全球公司?· 面对行业发展,沃尔沃汽车的技术选择和战略布局又是怎样?
而后的十年时间,就是在解答这三个问题。答案有三个:首先,守正出奇;其次,快慢平衡;第三,全球融合。所谓“守正出奇”,是完善体系力建设的同时敢于突破和创新。在袁小林看来,体系力的本质就是注重商业的基本逻辑,建立完善、高效、符合市场和企业本身特性的组织结构和机制,此为“正”。沃尔沃汽车在技术上敢于突破创新,此为“奇”。比如,在XC90上推出4缸涡轮增压发动机,这项当初曾被业界质疑“不够豪华”的技术,如今却引领了行业的发展方向。所谓“快慢平衡”,是把握“快”和“慢”两者的节奏。前者是对市场的反应,而后者则是企业内部的体系与氛围。袁小林说:“市场端我们曾第一时间响应国家下调进口车关税,降低进口车价格;而在体系搭建、内部能力培养、品牌建设、消费者情感培育方面,我们也一直稳扎稳打。”所谓“全球融合”,是海外市场与中国市场的整合与优化。研发领域,两者资源实现全球实时共享,人才也可以交流协作。同时,依托遍布全球的网络体系,实现了全球范围内实现资源优化配置,比如在中国生产的XC60通过“一带一路”中欧班列实现了两大本土市场之间整车进出口运输的互通闭环。中国制造的沃尔沃XC60驶出中欧班列笼车
在袁小林看来,沃尔沃汽车能够在战略定位、执行力上达到如今的水准,是比吉利收购成功本身更大的奇迹,他说:“从一个具有挑战的开局开始,沃尔沃汽车能走上正轨,不断壮大,并且在工厂建设、研发等巨大资金投入之下,盈利保持健康发展状态,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采访中袁小林举了一个小例子,沃尔沃汽车在韩国市场连续几年保持两位数增长,在细分市场销量排名靠前,街头的能见度也越来越高,而这些汽车大多数都产自中国工厂。
十年时间,沃尔沃汽车依然流淌着瑞典文化的基因,坚持这过去九十年的价值观,但吉利的加入,也让沃尔沃汽车真正获益于全球化发展,成为国际化企业。沃尔沃的未来如何走?
沃尔沃全新S60即将正式亮相国内市场,这也意味着沃尔沃汽车新一代产品矩阵的最后一块拼图得以完成。未来,随着S60的上市,沃尔沃汽车的销量表现或许还有一次跃升的机会。但在更长的时间里,CMA和SPA平台产品完成更新,下一代产品该如何突破?或许这个问题抛给任何一个车企,答案十之八九都是“电气化”,沃尔沃汽车也并不例外。11月7日,沃尔沃汽车亚太区研发中心电池实验室在上海揭幕,成为瑞典哥德堡总部之外的首座电池实验室,主要用于插电混动汽车和纯电动汽车电池的开发和验证。
沃尔沃汽车亚太区研发中心电池实验室在上海揭幕
早在2017年,沃尔沃在业内首家提出全面电动化战略;此次电池实验室的揭幕,包括10月份刚刚发布的首款电动车,让人看到了这家企业对于转型的思考和扎实的推进与布局。
袁小林说:“沃尔沃汽车的全面电气化战略并非CEO一拍脑袋的决定,在明确了这个战略后,我们所有的内部规划都已经理清了,对外宣布之后,那就要马上一步一步地去实施它。”沃尔沃汽车提出了向出行服务商转型的目标,早在2013年便在瑞典启动了“Drive Me”自动驾驶测试项目,与Uber合作推出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在车联网系统方面与谷歌、华为开展合作。而沃尔沃汽车的转型并不局限于技术本身,甚至更加关注企业的社会责任与人类发展。在“2040环境计划”中,沃尔沃汽车提到了这样几个数字目标:· 2018年到2025年,将旗下每辆沃尔沃汽车全生命周期中的碳排放平均降低40%;到2025年,· 全球年销量的50%为纯电动车型;· 全球所有生产制造基地均实现气候零负荷运营;· 与全球供应链相关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25%;· 所有新车型中使用的塑料至少有25%来自可再生原料;· 沃尔沃汽车的企业总体运营(包括制造和物流)碳排放量降低25%。
袁小林说:“沃尔沃汽车提出‘2040环境计划’,是对于人和环境的尊重,以及对人类生存所面临的挑战的考量。”
到2025年,沃尔沃全球年销量的50%是纯电动车型
就像沃尔沃汽车选择坚持安全、环保、健康这些价值观一样,碳排放的降低与再生材料的使用也远比生产几辆纯电动汽车来得更困难,且不易被认知与衡量。这也意味着,沃尔沃汽车必须要在商业收益与可持续发展中寻求一个更微妙的平衡,让品牌价值观被更多人所接受和认同,这是沃尔沃汽车和袁小林需要面对的一个挑战。比如安全、健康这些一直被强调的价值,如何让客户更好地感知并且意识到它们的重要性,袁小林自己也说:“传递这些东西,对我们的市场沟通带来非常大的挑战,但我也有信心,因为沃尔沃汽车知道自己能够给客户提供什么价值。”又比如在应对市场下滑时,沃尔沃汽车如何稳定自身的节奏,保证品牌价值和收益的稳定。面对问题,袁小林说:“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遇到一些磕磕绊绊很正常,这是每天都要面临挑战。”但应对问题,沃尔沃汽车并非有什么灵丹妙药,而是扎实地做好企业经营的每个环节,包括战略方向、计划、匹配的资源、流程、人才……
写在最后
有时候,沃尔沃汽车总让人感觉是一家“非典型企业”。论赚钱,沃尔沃汽车也一直在追求商业逻辑的成功,与吉利合并内燃机业务以提升效率,更合理地分配资源。但论企业责任与价值观,沃尔沃汽车从过去无偿开放安全带专利,到如今坚持倡导车内健康和交通安全,沃尔沃的目标绝不仅仅是做一家赚钱的企业。
或许,就像袁小林所说:“沃尔沃汽车作为一个企业,难能可贵的一点是对于价值观的坚持,这是我们始终坚持安全健康,坚持可持续发展的初心,也将是这个品牌充满希望的原因所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