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放7500亿增量资金!四问央行降准,将如何影响股市、汇市、债市及楼市?


据中国人民银行网站今日(10月7日)消息,为进一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优化商业银行和金融市场的流动性结构,降低融资成本,引导金融机构继续加大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及创新型企业支持力度,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18年10月15日起,下调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当日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不再续做。
中国人民银行将继续实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不搞大水漫灌,注重定向调控,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为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一问:央行再次降准的原因?
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负责人王一峰解读央行年内再次降准的主要理由:


1)“OMO+MLF”投放方式成本较高,不利于实体经济“降成本”,降准后可明显降低银行负债成本,进而有利于实体经济控制融资成本。


2)前期降准红利边际递减,部分流动性监管指标开始承压,随着近几个月信贷投放节奏加快,前期政策红利的利好效果开始边际递减,存贷板块资金缺口不断扩大,对LCR产生了较大消耗。同时,NSFR将在今年三季末正式作为监管指标纳入考核范畴,达标有难度。


3)存贷比高企增加流动性管理难度。高企的存贷比导致部分商业银行司库持续负差,需要不断通过向央行借款、主动负债融资等方式补充流动性,导致银行体系流动性脆弱程度增加。截至目前,央行向银行业提供的流动性支持已超过10万亿,其中MLF投放余额达到5.38万亿创历史新高,较6月末增加近1万亿。四季度表内信贷增长会进一步加剧存贷比上行压力。


4)综上所述,从商业银行流动性管理角度看,存贷板块资金来源与运用不匹配程度加剧,以及前期政策红利的边际效用递减,使得商业银行存贷比、LCR和NSFR等指标承压。从央行流动性管理角度看,在当前市场利率处于相对低位的情况下,“OMO+MLF”的滚动操作不仅不利于流动性监管指标的改善,而且抬高了商业银行负债成本。与之相对应的是,通过采取“定向降准置换MLF”、或“正回购+定向降准”操作方式,可以有效缓解商业银行流动性管理压力,更好的实现对实体经济的精准滴灌。
为何央行会选择在今日宣布呢?
有市场人士认为,这或许是为了对冲国庆假期海外金融市场剧烈波动,防止明日国内金融市场开盘后大幅度补跌有关。在过去一周里,受美元持续走强影响和美债收益率大涨影响,海外多国金融市场再度上演股债汇三杀,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上演过山车行情,多次跌破6.90重要关口。外围市场的波动必定会波及国内市场,此时宣布降准消息,无疑是释放重大利好对冲负面影响。
西南证券宏观团队认为,在外部利率攀升,美国国债利率达到近7年高位,而美元再度升值环境下,央行继续降准,显示央行政策已经明确的以稳定国内经济和金融市场为主。
年内继续降准的概率有多大?
中泰宏观点评降准:经济继续承压央行宽松继续
本次降准是今年以来货币宽松基调的延续,一方面用长期资金替换逆回购、MLF等短期操作工具,在外汇占款持续下降的背景下,优化基础货币的投放结构。另一方面,降准释放的流动性有助于呵护今年融资由表外转向表内的过程,缓解经济下行压力。
平安宏观七评本次央行降准:年内继续降准的概率较小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研究员、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表示,本次央行能够降准的另一个背景,是房地产市场已经得到基本控制。本次降准之后,我们预计,央行在今年年内继续降准的概率较小,下一次降准可能会放到明年年初春节之前。
二问:降准是否有利于市场行情展开?

经济学家鲁政委:降准有助于改善市场风险偏好

针对年内第四次降准,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再度降准置换MLF,保持了总量不变体现了稳健中性;但拉长了期限结构,有助于压缩期限利差;持续的降准,最终会有助于改善市场风险偏好,压缩信用利差,改善民营企业融资条件。
杨德龙:有利于股市“红十月”行情展开
前海开源基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认为,央行降准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大幅提升股市信心。国庆长假最后一天,央行突然释放重磅利好,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释放约7500亿元增量资金!这可以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和创新型企业的资金来源,促进提高经济创新活力和韧性,增强内生经济增长动力,推动实体经济健康发展,同时大幅提升股市信心,有利于“红十月”行情展开,进而四季度启动中级反弹行情。
节假日期间,外围市场出现不同程度下跌,由于美债收益率不断攀升,美股开始出现抛售,而港股跌幅更大,欧洲和其他亚太股市也普遍出现下跌,给A股节后开盘造成很大压力。央行降准无疑是场“及时雨”,可以抵消外围市场下跌的压力,有利于提振市场信心,延续节前反弹走势。
长江证券:降准后,市场短期大概率上涨
长江证券策略团队统计了从2014年以来,定向降准和全面降准之后5个交易日、30个交易日以及90个交易日,上证综指和创业板指数的表现:整体来看,定向降准后市场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规律;而全面降准后,市场在短期(5个交易日、30个交易日)大概率上涨,但长期来看并无明显的规律。
中信建投:降准从容应对风险 节后市场持续震荡
对于A股而言,虽然市场将面临一定程度的压力,但是仍然处于震荡中。对配置型投资者而言,最佳策略是适当降低投资仓位,控制风险,交易型投资者可以把握震荡中的机会。我们进一步分析了行业汇兑损益对汇率的弹性,我们发现国防军工、通信和机械设备三个行业受益于人民币贬值,这主要是存在海外收入的缘故。交通运输、钢铁、银行和房地产在人民币贬值过程中受损,因此需要规避。
洪灝: 降准对流动性等影响偏中性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洪灝表示 , 此次降准市场应早已预期 。 选择这个时间节点操作 , 对流动性 、 预期 、 情绪影响皆偏中性 。 看来九月经济数据进一步明显放缓, 人民币贬值压力仍存 。
长江宏观点评降准:债市中长期或仍回归基本面
债市短期提振或有限,中长期或仍回归基本面。国庆假期美债收益率创新高,此次降准或有利缓解国内债市情绪;在流动性环境持续合理充裕背景下,再次降准对债市短期提振或有限,类似4月中旬的情形或较难出现。与此同时,猪肉价格持续上涨和原油价格的阶段性走高下,通胀预期可能进一步抬升,或对债市形成一定压制。中长期来看,债市或仍将回归基本面。
海通姜超:央行再次降准资金充裕 结构性债牛延续

我们认为债市当前仍处于震荡期,短期内利率上下行的空间均有限。但从长期来看,我们认为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中国的通缩风险大于通胀风险,而中美利率趋于脱钩,因此短期债市调整都是长期的配置机会。
三问:降准是否会加大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


国盛固收点评降准:时点耐人寻味 已为汇率做好缓冲
对于大国而言,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无疑更为重要。降准定向宽松,以对冲内部的部分经济数据放缓,以及外部的关税影响。对冲之后,国内经济的下行有望得到缓解,也就为汇率平稳创造了条件。而通过离岸央票和逆周期调节因子工具,离岸和在岸汇率受到的冲击减小。
华泰金融:降准优化流动性结构 金融板块估值回升可期
当前紧信用问题源于信用风险忧虑和合规压力。降准以及近期的理财新规落地,将有利于引导货币信贷和社融的合理增长。在表内信贷、表外融资的政策呵护下,四季度社融增速有望实现企稳。目前银行板块估值处于估值底部区间,流动性边际宽松将成为板块估值修复的催化剂。

中信固收:降准置换MLF 不会对汇率产生贬值压力
降准置换MLF,不改实质中性取向,不会对汇率产生贬值压力。(1)本次降准除置换本月4515亿元MLF到期量,在6月份以来大量续作和新做MLF后,MLF余额已经突破5万亿元,远高于上次降准置换MLF的存量规模,(2)将释放大约7500亿元资金,对冲10月下旬的税期,弥补商业银行和金融机构中长期流动性缺口。
西南宏观团队认为,中美利差收窄以及美元升值加大汇率贬值压力,这在国庆节期间的离岸市场有所体现。而央行在此降准意味着中美利差将继续收窄,汇率贬值压力可能有所增加。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汇率贬值将失控,由于外汇市场的发展和管控加强,我们看到4月份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持续贬值的同时,资本并未出现明显流出,无论是外贸企业结售汇意愿还是商业银行对外净资产,均基本维持稳定。因而,央行在控制汇率贬值速度上具有较强可控力,汇率贬值将是有序可控的。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评论称,事实上,在美联储继续加息的背景下,中国货币政策的放松将会继续压缩中美利差,使得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基本面上面临贬值压力。央行的上述表态,一方面说明央行认为国内目标要优先于对外目标,另一方面也说明央行有意愿与能力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维持在特定水平上。
牛一丁: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也会降低

降准就是为了贯彻落实降成本补短板的政策,让企业融资成本降低,减少实体经济压力。特别是在美联储九月底加息过后,会存在一个美元回流的预期可能。而央行降准后靴子落地了,后面再度降准的预期就会大大降低,从而资本外逃压力就会骤减,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也会降低。
四问:降准对楼市有何影响?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表示,本次降准的宏观背景,是实体经济增速的进一步放缓。另一个背景,是房地产市场已经得到基本控制。
目前受棚户区改造规模下降影响,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市场已经开始回落。受房地产调控趋严以及银行信贷控制影响,部分二线城市房地产市场加快回落,而一线城市房地产保持价格阴跌、成交量收缩的冰封状态。此外,关于房产税的讨论也在影响市场相关主体的预期。
张明认为,只要房地产市场调控不松,央行降准预计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非常有限,房地产企业仍应做好过冬的准备。
经济学家马光远称,降准是对的,降准可以稳预期,稳经济,特别是稳房价。
近年来历次对股市影响?
数据统计,自2011年12月至2018年7月5日,存款准备金率一共下调10次,大型存款类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从21.5%变动至15.5%,中小型存款类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从19.5%下调至13.5%。而从降准后下一个股市交易日的情况来看,上证指数录得4次下跌,6次上涨,平均涨幅为0.14%。其中,2016年3月1日降准后,次日上证指数收盘大涨4.26%。跌幅最大的一次是2015年9月6日降准,隔日上证指数大跌2.52%。
受益三板块:资金敏感型品种,包括银行、券商、地产;大宗商品类,尤其是有色金属;高分红的新蓝筹。
附:央行三次定向降准表述


10月7日,为进一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优化商业银行和金融市场的流动性结构,降低融资成本,引导金融机构继续加大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及创新型企业支持力度,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18年10月15日起,下调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当日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不再续做。


6月24日,为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18年7月5日起,下调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邮政储蓄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鼓励5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运用定向降准和从市场上募集的资金,按照市场化定价原则实施“债转股”项目。支持“债转股”实施主体真正行使股东权利,参与公司治理,并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定向降准资金不支持“名股实债”和“僵尸企业”的项目。同时,邮政储蓄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商行等中小银行应将降准资金主要用于小微企业贷款,着力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4月17日,为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增加银行体系资金的稳定性,优化流动性结构,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18年4月25日起,下调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同日,上述银行将各自按照“先借先还”的顺序,使用降准释放的资金偿还其所借央行的中期借贷便利(MLF)。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及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一切有关本文涉及上市公司的准确信息,请以交易所公告为准。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