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旧照片怀想

老旧照片怀想
作者简介:
李桂金,毕业于天津师范大学,中学高级语文教师,现任职于天津市静海区大邱庄中学。今天翻出老旧照片:初中时照片,高中时照片,大学及毕业考试后在水库游玩照。
目光定格在“水库照“上,思绪纷飞。
这是“素素”也可能是“燕子”给拍下的镜头。
人的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莫过于在“象牙塔”中的日子,而“象牙塔”里最美好的时光莫过于毕业考试后直到离校的那段闲暇的日子。
因为郭小川的《团泊洼的秋天》,所以那时她俩就非得磨着我来团泊水库来看看。于是留念。
那时,与我最要好的同学,一个是来自河北华油井下的刘素芬(我们都称之为“素素”),一个是来自汉沽的陈春燕(我们称之为“燕子”)。素素和我同住一个宿舍,上下铺。她举止文静大方,穿着时尚有气质,尤其是当她微笑或大笑的时候,脸颊上现出两个深深的酒窝,很甜美的样子,让人沉醉;燕子是我们斜对门宿舍的,同班不同屋。她活泼开朗,天真但不幼稚,喜欢率性而为,说话常常“语不惊人死不休”,做事风格泼辣,颇有“仗剑走天涯”的豪爽。走起路来两个高高的辫子一甩一甩的,走在满校皆披肩或留海的头发里,很显眼。
想起每天与素素一起吃饭,上学,走路,打逗,或者生闷气。一次,上完课后回宿舍的路上,她面带微笑地说:“金子,我给你讲个故事啊?”我说好。然后她闪着亮晶晶的眼睛,开始了:“从前有个傻瓜啊,人家问他什么,他都会说‘没有’‘不知道’‘没有’‘不知道’,你听过这个故事吗?”我不知是计,马上就说:“没有啊。”话刚说完,就见她马上站住不走了,笑靥如花,满脸绯红,乐得合不上嘴,一会儿就喘不上气来的样子。我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很气急败坏又很尴尬地望着她,用手指着她说“你真坏”,见她还笑,转身就走,不理她了。然后听见她“笃笃笃”高跟鞋在后面一路追过来的声音……高跟鞋,对,高跟鞋,有次她打饭和别人挤在一个窗口,结果打完饭后退,一脚踩在一男生的脚面上了,只听“哎呀”一声惨叫,她看着人家连个“对不起”也不说,冲人家嫣然一笑,人家就不说话了。绝招!谁能抵得住她那灿烂的笑容?让人四季都很温暖的笑容。春夏秋冬。秋天的时候,刚出宿舍楼门口,下小雨了,雨打梧桐,凭添秋愁。我多愁善感,不禁随口念起温庭筠的《更漏子》“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素素对这句词常常是记了前面,忘了后面,从宿舍到教室,一路上叨叨到某个地方就问:“金子金子,这句后面是什么?”我开始告诉她,教了两遍,等走到系门口就又忘了。再问,不理她了……
燕子是大二下半年参加到我俩的队伍里来的,因为她的性格,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喜欢她,我和素素也不例外。之所以加入我们这“铿铿三人行”,是因为我和燕子被推选为“生活委员”以后,我们“有难同当,有苦同吃,有钱同搭,有累同扛”。那时吃饭用饭票,经常有同学找我们俩换“饭票”,然后我和燕子轮流去中文系对面的“政教系”里面去找老师换。我和她都是属于那种“马大哈”型的人,换完饭票从没数过,老师递过来多少是多少。等发到同学手里的时候,经常有同学找来说少。少怎么办,只好自己赔给人家。就这样,我和燕子就一人一半“有钱同搭”……燕子口才极好,常常一个“连珠炮”就把人家的话给噎回去了,但不常用,尤其对女生,慎用。班里六个男生,成了国宝级的人物,其中一个男生经常是她数落的对象。如果此时用枪来比喻,那绝对是“机关枪”与“手枪”的区别。这口才,我领教过。辩论场上,通常我是一辩或二辩,她,当仁不让地成了“主辩手”。思维缜密,口齿伶俐,气势咄咄逼人,绝对一天才。佩服!活得坦荡荡,说得痛快快,做事风火,说话风趣,就是她啊,人见人爱的“小燕子”。
毕业考完试后直到毕业离校前,宿舍里的其余六位每天和纸牌粘在一起了,每天“拱猪”拱得不亦乐乎。我和素素对此没兴趣,甚至觉得无聊,可是自己也无聊,就到斜对门去找燕子玩。燕子喜欢画画,此时也不知画什么,就闭着眼什么也不想随手画,等睁开眼,看着像个什么的轮廓就画什么。那年夏天出奇的热,听说南方一些大学已经把学生放回家了,我们因为北方,没放。热得难受,怎么办呢。燕子说,走,我带你们去一好地方,猜什么好地方?房顶。六楼啊,我上去往下看我眼晕死了,再看下面等女生的男生,一个个小蚂蚁似的。心惊胆战。而燕子没事,高谈阔论,谈天说地。连着两天夜晚,这大露台上有风,真爽。然后同学们陆续知道了,也接二连三地上来。最后都有十来个人了。也不知怎么弄的,就被一楼那保卫处的“彪悍女人”知道了,把我们赶下来不说,还把天窗牢牢钉死,没戏了。
中文系教学楼和政教系教学楼遥遥相对,中间有一个小操场,有两个篮球架子,常有男生在那打球,无聊时我们三人也坐在一边观看他们打球。一个个身体矫健,英姿飒爽。然后我们三人聊天。我有两个高中男同学有时也出现在这个操场上,一个是天大的,叫华子。没宿舍,就到我们校来住。一个是浙江宁波海运学院的,叫单(shàn)立晖,我喜欢叫他“单(dān)立人”,毕业了,没事做,也跑到我们学校来找那天大的男生玩,顺便找我玩。当我和素素和燕子在操场上瞎聊时,华子背着吉它,旁边跟着“白面小生”单立人。然后坐在我们对面说话并唱歌。流行的《小芳》《住在我上铺的兄弟》《同桌的你》被华子和燕子演绎得颇为伤感。忧郁,即将离别的感伤在整个夜晚的上空弥漫……那个画面在我记忆里沉淀,不曾被惊动过,如今浮现脑海,却是如此的清晰和生动……
十年一觉大学梦,从此别梦两依依。
弹指一挥的十几年,从此各奔东西,杳无消息。
素素,燕子,华子,单立人,操场,楼顶,吉它,歌声。美丽的大学校园,如今早已没有了,找不到当初的一点痕迹。只是曾经的那些人,你们还好吗?
声明:以上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公号立场无关。配图源自网络,版权归著作权人所有,如有侵犯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图片。
敬请您关注公众号”安东之子”,"安东之子"是《中国教师报》《语言文字报·语文周刊》《作文合唱团》《语文报》《鲜素材》《课堂内外·创新作文》《读写天下》《现代写作》《作文与考试》《学习报》《学习周报》《中学生阅读》《新锐作文》《三悦文摘》等报刊的采稿基地,其中原创的教研论文为中文核心期刊《中学语文教学参考》《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用稿来源地!敬请您转发,欢迎您关注,更欢迎大家赐稿!真诚地感谢您,祝您工作顺利,阖家幸福安康!(赐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