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或正将万亿美元赤风险转嫁"脆弱7国",越南经济或被打回原形

由于美元储备货币和通用货币的特殊地位,美联储每一次货币举措,都牵动着全球多个市场的经济走势,特别是对于那些低外储、高外债,较为依赖美元贷款的经济体而言,美元的每次加息都是市场流动性缩水的过程。
较远的可参照委内瑞拉货币玻利瓦尔和该国经济,尽管委国并不是本轮美元强周期倒下的,但却是一个生动的案例。而在2018年的过去近12个月中,美元已展开4次加息的进攻,我们注意到,全球多个脆弱经济体正在因美元荒和债务困境而被刺痛,这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非常罕见的景象,其中包括阿根廷、土耳其、巴西、印尼、印度、马来西亚、越南这脆弱7国。
前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总裁杜德利透表示,“这些国家当中有一些拥有庞大的财政赤字及经常帐赤字,他们当前的财政路线要延续下去必须仰赖海外资本。这无论如何都会造成问题,”杜德利称。“因此,若将这一切归咎于资产负债表正常化未免有些太过。”
比如,前印度央行总裁帕特尔(Urjit Patel)早在6月就公开呼吁,美联储应该放慢加息步伐,印度等低外储的经济体已应付不过来了,陷入债务危机的概率正一天天加大。尽管印度经济近年取得了较为亮眼的指数增长,但指数背后却是美元债务堆积的结果,当美元持续紧缩时,美元每加息一次,此前投在印度的相关资本溢出效应则增大一次,印度的债务成本也随之上升。这就造成印度本币卢比的严重贬值,早在今年二季度,路透社就将印度卢比列为表现最差的亚洲货币。
与此同时,通胀也是印度经济蕴含的隐患,现实的例子则是印度5个省农民在今年6月起展开“关闭村庄”的停产,一部分印度农民正在制造“倒牛奶危机”。与之相伴的,是许多印度人担心通胀带来的生活成本上涨,例如,在南德里某邻里市场买菜的里提许(Ritesh)告诉记者,由于担心农民停产导致蔬菜价格上扬,他趁着今天还没涨价时,多买了一些蔬菜冰在冰箱,给家人未来一周食用。分析认为,这是印度经济陷入美元荒以后的现实写照。
相似的场面还出现在近期的马来西亚市场。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2月20日报道,仅仅在11月最后一个星期内,马来西亚鸡蛋价格就跳涨了30%。马来西亚官员表示,如果不阻止鸡蛋价格的上涨态势,那么这可能迫使当局限制鸡蛋出口量。这样,马来西亚的鸡蛋市场状况可能对其它国家的消费者产生影响。尽管一些人士把马来西亚的“鸡蛋危机”归咎于市场上的供求,甚至是禽流感隐患,但这一现象的根源却依然在于美元强周期中,马来西亚不具备宽广外汇储备护城河的通胀表现。
这几乎成为“脆弱7国”的一大经济共性,像阿根廷和土耳其今年的经济表现,更是众所周知的差。比如,路透社12月20日报道称,尽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570亿美元贷款帮助稳定了阿根廷市场,但阿根廷披索兑美元今年依然下跌50%,此前平均借款利率突破70%已经令这些企业步履蹒跚。
再以越南经济为例,尽管近年经济增速较快,但也依然是高度依赖海外投资和美元贷款的结果。据《西贡经济时报》报道,据越南国家财政决算审计报告,截至2016年底越南债务总额已逾1250亿美元。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分别是:2013年54.5%,2014年58%,2015年61%,2016年63.6%,2017年62.6%,2018年63.6%(预计)。HSBC(汇丰银行)于今年稍早前在一份报告中称,由于越南或在2019年逼近65%的债务比例上限,已将越南列为了东南亚最需要巩固财政的国家。而在美元加息进程中,路透社近期称,越南火爆的经济正在成为牺牲品。这就不难理解,我们曾提出的,越南经济或正在由过去的高增长被打回“原形”。
应该说,上述“脆弱7国”经济困境的始作俑者是美元,通过不同时间的货币宽松和收缩,在一张一弛之间,轻松收获全球财富利差几乎成为美元在过去数十年间的套路。这也是美国经济转嫁其每年近万亿美元赤字的有效方法。
多伦多Westwood International Advisors投资组合经理Patricia Perez-Coutts表示,“美联储政策收紧不幸引发投资者拿脆弱的经济体开刀。就像一群野生牛羚正在渡河,狮子会挑年幼体弱的下手…其他整群牛羚会继续前进。”因此,对于这些低外储高外债的脆弱经济体而言,去美元化或已迫在眉睫。(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